FTX CEO vs Fireblocks CEO vs Circle CEO,這一次的國際清算銀行創新峰會硬核內容可能太多…

2022 年 3 月 23 日至 3 月 24 日,國際清算銀行(BIS)召開了國際清算銀行創新峰會,其中在 Panel 1 討論環節中,邀請了 Circle 的 CEO  Jeremy Allaire、FTX 的 CEO  Sam Bankman-Fried  和 Fireblocks 的 CEO  Michale Shaulov.

筆者全程參加了會議並對內容進行了聽譯,到底加密領域的知名企業家如何看到央行數字貨幣?如何看待監管和技術創新之間的關係?以下是 Panel 1 的全文。

*注意:由於設備和網絡、語速等問題,筆者對原話的揣摩不一定準確,僅供參考,必要的地方增加了註釋由讀者自己來做推演和判斷,以會議官方表達為準。本號不提供任何投資建議,不接任何 PR 需求,本文不構成任何投資上的建議。

來源:國際清算銀行

聽譯&註釋:阿法兔

原用標題:國際清算銀行創新峰會:Web3 企業家如何看待監管?【全網首發】

封面及圖片:Bank for International Settlements

核心觀點

Foundational technology for a new financial system

*本文 8500 左右,閱讀時間 20-30 分鐘

  • 未來,我們將看到相當多的去中介化的現象。用戶可以更公平地進入金融市場,我們正在趨近於一個世界,在這個世界裡,每個用戶,無論是一家複雜的交易公司,還是普通人,都可以獲得公平的金融應用、協議和流動性。
  • 從本質上講,NFT 不僅僅是數字藝術,它實際上還存在其他影響,包括安全、參與其他金融應用等等。而且我們實際上看到很多參與者,包括很多大的資產管理公司和投資銀行,他們開始研究如何將 NFT 傳播到一級和二級市場。
  • 大家將能夠為抽象訪問 DeFi 的去中心化的的金融空間的複雜性。但真正的問題在於,到底誰將能夠創造最好的體驗,持續鏈接這些服務的體驗,這仍然是一個開放問題。
  • 新的基礎設施,正在為價值交換所構建,這不僅僅是指支付領域,而是指經濟組織如何發生的結構,包括實體之間如何進行經濟交換的所有結構,這是令人驚訝的。很多時候,當這些突破性的技術出現時,如果我們用舊世界的觀點去看,並把他們比擬成為更快的傳真?更好的長途電話?這是不合適的。
  • 新技術和舊的系統間存在固有兼容性問題,例如,將我們的基礎設施與核心銀行平台整合這樣的場景。比如說,很多運行 DeFi 的基礎設施是間接在雲端運行的,大多在技術實施層面大家是 OK 的,但是問題在於,不同團隊之間的 Know how、能力差距和麵臨的風險,區別非常大,我們可以看到,某些市場參與者有多強,而其他參與者則非常一般。
  • 目前真正的問題還包括監管清晰度非常缺乏,這種現像在很多司法管轄區都存在。但大多數監管機構目前正在尋找解決方法,以實現創新。
  •    成功和失敗都會發生,在我看來,把問題分解,例如服務可以創造怎樣的價值?如何獲得更多的客戶?完善經濟體系?
  • 我認為全球加密貨幣的監管框架目前有些混亂。每個地區的方法都不盡相同,每個司法管轄區,都在試圖單獨解決監管問題。但我認為,監管方面已經有了很大的改善,過去幾年,世界上幾乎沒有國家有數字資產的框架。
  • 關於監管:美國在去年取得了巨大的進展,我們將看到的核心是:一是穩定幣的儲備審計證明可能成為標準;第二是包括市場,監管,清晰度,聯邦監督,系統性風險,保護方面。第三是會出現部分數字資產的註冊系統,其中許多資產類別,可能會模糊傳統資產類別之間的界限。
  • 我認為,是軟件改變了架構,進而改變了資產的性質。我們需要為數字資產提出新的定義,而不是試圖把所有東西都塞進一個已有的體系中。數字資產是一種貨幣,它是一種商品,它是一種證券,但我們對數字資產的定義要非常具體,因為我們發現許多數字資產,符合以上屬性的兩個或多個。
  • 但風險仍然存在,包括資金監控、保管、操作在內的各種風險。披露風險當然很重要,但我們需要達到某種共識,目前有人試圖把現有的金融系統的運作方式和它的法規映射到互聯網的開源基礎設施,但我認為這倆沒辦法進行比擬。
  • 我認為 CBDC 和穩定幣之間肯定是共存狀態的,包括數字國庫。但是大部分的市場和資金實際上是通過市場上不同的資產和債券來運行的,以釋放出真正的力量。央行必須同時考慮這兩件事,除非我們在這兩種資產之間有像原子交換一樣的跨鏈交換。
  • 我認為可能真正有趣的是,可以讓大家自由創造沙盒,不一定在整個全球範圍內運行,但確實可以把這些項目中的其中一些在一個受控制的環境中進行測試,之後大家可以真正看到效果,且他們可以在此基礎上進行迭代。

新興金融體系的基礎技術

先介紹一下參會方:主持人是國際清算銀行 Swiss 創新中心的負責人 Marten Bech

企業家包括:

Circle 公司,Jeremy Allaire—CEO(知名連續創業者)

Circle 於 2013 年成立,創始人是 Jeremy Allaire 和 Sean Neville。2015 年 9 月,Circle 得到了紐約州金融服務部頒發的第一個 BitLicense。2016 年 4 月,英國政府批准了 Circle 的第一個虛擬貨幣牌照,Circle 也是 USDC 穩定幣的發行方。

融資情況: 2013 年到 2016 年,Circle 在 4 輪投資中獲得了超過 1.35 億美元的風險投資,其中包括高盛領投的 5000 萬美金。2016 年 6 月,Circle D 輪融資 6000 萬美元,2018 年 5 月 15 日,Circle 融資 1.1 億美元。

再介紹一下 Circle 的 CEO,Jeremy D. Allaire:

1971 年出生 Jeremy , 在 1995 年和親兄弟 JJ Allaire 共同創立了 Allaire Corporation;Allaire Corp. 於 1999 年 1 月上市,於 2001 年被 Macromedia 收購。

2003 年 2 月,Allaire 離開 Macromedia,加入風投公司 General Catalyst,擔任技術專家和駐場企業家。2004 年,Allaire 創立了 Brightcove,2012 年這家公司又上市了,之後 Allaire 於 2013 年卸任 CEO,現擔任董事會主席。

2013 年 10 月,Allaire 宣布推出 Circle,這是一家基於互聯網的加密/消費金融公司,旨在將 BTC 等數字貨幣的力量和好處帶給主流消費者。

FTX 公司,Sam Bankman-Fried—CEO

Sam Bankman-Fried 是斯坦福大學法學院教授 Barbara Fried and Joseph Bankman 的兒子,少年時期參加了加拿大/美國的數學夏令營(一個針對有數學天賦的高中生的暑期項目。從 2010 年到 2014 年,Bankman-Fried 就讀於麻省理工學院,他主修物理,輔修數學。

2013 年夏天,Bankman-Fried 在知名對沖基金 Jane Street Capital 工作,2017 年 11 月,他創立了量化交易公司 Alameda Research。

在參加了 2018 年底在澳門舉行的加密貨幣會議後,同時也受到 BTC 並發分叉的啟發,他搬到了香港,於 2019 年 4 月創立了加密貨幣衍生品交易所 FTX。SBF 崇尚利他主義的支持者,並追求以利他為職業的賺錢方式,也是 Giving What We Can 的成員,併計劃在他的一生中將大部分財富捐贈給慈善機構。SBF 是素食主義者,他經常睡在他辦公室,旁邊就是他的電腦。

FTX : 知名加密貨幣交易所,截至 2021 年 7 月,該交易所的日均交易量為 100 億美元,用戶超過 100 萬;

2022 年 1 月,FTX 以 320 億美元的估值籌集了 4 億美元的 C 輪融資;

2022 年 2 月 11 日,FTX.US 宣布該公司將很快開始向其美國客戶提供股票交易服務;據報導,2022 年 2 月,FTX 正在創建一個遊戲部門,該部門將幫助視頻遊戲開發商將加密貨幣和 NFT 等基於區塊鏈的技術用於視頻遊戲;

Fireblocks 公司,Michael Shaulov—CEO(網絡安全連續創業者)

Michael 是安全數字資產基礎設施公司 Fireblocks 的 CEO。在加入 Fireblocks 之前,參與創立 Lacoon Mobile Security,後被 Check Point 收購,Michael 是網絡安全的連續創業者和企業家。

他曾經在 RSA Conference、BlackHat 和 Infosec 大會多次發表演講。在從事商業之前,Michael 在以色列軍事技術單位 (8200) 開創了移動安全領域的先河,並因傑出貢獻獲得了以色列總統頒發的特別榮譽。

Fireblocks: Fireblocks 於 2018 年成立,致力於構建安全基礎設施和託管服務,技術核心主要是由 Fireblocks Networks 和基於 MPC 的錢包基礎設施組成。銀行、金融科技公司、交易所、流動性提供商、場外交易商和對沖基金等客戶能夠安全地管理各種產品和服務的數字資產。

融資情況:目前共五輪融資,2021 年 12 月,E 輪融資 5.5 億美金。從成立到現在共融資 10 億美金。

Panel 1

主持人 Morten:我是 BIS 的 Morten,非常高興能夠參加這次會議,本次會議將討論如何推動金融業創新的基礎技術。我們將討論圍繞穩定幣和 Defi 的優勢和風險,大家還將一同探討公共部門可以做出哪些努力,以保持金融系統的安全和穩定。今天我們請來了三位嘉賓,他們也可以說是加密貨幣、DeFi 領域的巨頭,他們都在致力於創建下一代金融市場基礎設施。讓我們來介紹一下:

  • Circle 的首席執行官 Jeremy Allaire  ,Circle 這是一家全球金融技術公司;
  • Sam Bankman Fried,世界上最大的加密貨幣交易所之一 FTX 的首席執行官和創始人;
  • Michael shavlov,數字託管+安全領域的公司 Fireblocks 的首席執行官

歡迎,在開始討論之前,大家可以做一下自我介紹,對於大多數人來說,肯定很熟悉你們,但是因為觀眾中也有各國央行的官員,可以再次介紹一下自己和自己的公司。

Jeremy Allaire:感謝邀請。我是 Jeremy Allaire,也是 Circle 公司的 CEO。我作為一個有技術背景的創業者,已經有將近 30 年了。我也在互聯網領域從事過很多不同的工作和軟件技術產品開發,大約 9 年前,創立了 Circle。

我們的使命和願景是主要關注公鏈的具體應用,以及如何建立混合型的貨幣模式,既可以採取法定貨幣,如美元或歐元或其他主流貨幣,並將其用數字的方式進行表達,在此基礎設施上,通過公共互聯網上發揮作用。我們的任務是,如何使存儲和傳輸價值的成本盡可能降低且安全?

其次,如何開放創新,當你擁有可在公共互聯網上可編程的加密貨幣時,哪種模式是可行的?我們是美元 Token/USDC 的主要運營商和發行商,USDC 是世界上最大的美元數字貨幣之一,近兩年增長達 1000%,目前流通量約為 530 億。

  這確實是加密經濟的核心市場基礎設施,可以用於數字資產、去中心化金融的交易所,並且越來越多地與現有的支付系統接。這就是關於我自己和 Circle 的情況。

Sam Bankman Fried: 我是 Sam Bankman Fried,FTX 的 CEO,MIT 畢業之後我在華爾街工作了一段時間。FTX 是一個加密貨幣交易所,這意味著從背景上,它是一個完整的系統。

我們從前端界面、後端技術、匹配引擎、移動應用、託管、清算等一切都做得不錯,平台上每天有 150 億美元的交易量,在全球能排到前三名。

FTX 在過去一年中主要關注監管這塊,盡可能獲得監管部門的許可,我們還在努力協助建立關鍵貨幣生態系統的全球監管基礎設施。

Michael shavlov:我是 Michael shavlov。我是 Fireblocks 的聯合創始人。我的職業生涯的前 20 年是在網絡安全領域,最初為以色列網絡司令部工作。而在創辦 Fireblocks 之前,在 Checkpoint 的公司,Checkpoint 是最大的網絡安全公司之。2018 年,開始創辦 Fireblocks,我們的目標是對加密貨幣(領域)進行保護。首先,我們為客戶提供一個安全的保管基礎設施,基本全世界的機構和企業可以都安全地保存這些(加密)資產。

第二,我們在過去幾年中建立了 Fireblocks Network,本質上是一類信息傳遞基礎設施層,允許機構目前在不同的區塊鏈上進行安全結算,而不容易受到各種攻擊,對操作過程進行了簡化。在過去 18 個月,我們在為客戶提供和啟用 DeFi(安全)方面非常深入,為他們在 DeFi 創新方面安全和有效地運作賦能。

因此,Fireblocks 目前在為 1000 多家金融機構提供服務,從對沖基金、交易所再到到世界上一些知名大銀行。我們還與很多支付服務提供商進行合作。而且我們抓曾經監控到很多資產被轉移的案例。

金融的未來&未來銀行的角色

主持人:第一個問題是關於金融的未來,金融永遠不會停滯不前,你們對金融的未來到底有什麼看法?5 年後的金融系統會是什麼樣子?加密貨幣如何能真正成為現實世界資產的槓桿?或者說,你認為銀行在未來會扮演什麼角色?未來有什麼將是去中心化的,有什麼將是中心化的?

Sam Bankman Fried:  第一個問題:我不知道,沒有人知道。我們都是邊做邊說的。但如果必須做一個預測的話,那就是我們將看到相當多的去中介化的現象。

用戶可以更公平地進入金融市場,我們正在趨近於一個世界,在這個世界裡,每個用戶,無論是一家複雜的交易公司,還是普通人,都可以獲得公平的金融應用、協議和流動性。這種狀況和目前很多市場的運作方式是不同的。

這是加密貨幣的優勢,我認為,在未來幾年,我們會看到加密被輸送到金融系統的許多其他領域。因此,這是我非常看好的一個領域。

Michael shavlov:我同意 Sam 的觀點,未來難以預測,不過我們在試圖思考這個點花了一些時間。也許在未來的某個時間點上,金融系統的轉型將會往去中心化的方向發展。對於我們來說,因為這是我們業務的一個部分,我們花了相當多的時間與傳統金融機構,包括銀行,包括央行等部門打交道。

那麼現在在市場上看到,很多人關注的法定數字貨幣,關於它的很多強大的應用案例正在不斷湧現,另外,我想很多人都聽說過 NFT,但從本質上講,NFT 不僅僅是數字藝術,它實際上還存在其他影響,包括安全、參與其他金融應用等等。而且我們實際上看到很多參與者,包括很多大的資產管理公司和投資銀行,他們開始研究如何將 NFT 傳播到一級和二級市場。

但我認為,現在的問題是,未來會發生什麼?他們將能夠為抽象訪問 DeFi 的去中心化的的金融空間的複雜性。但真正的問題在於,到底誰將能夠創造最好的體驗,持續鏈接這些服務的體驗,這仍然是一個開放問題。

Jeremy Allaire:我補充一些,每當我考慮 5 年後的事情時,我會嘗試回到第一性原理去思考,即我認為,哪些可能成為可能,然後再嘗試想像。

正如 Michael 所指出的,我們剛剛開始思考一些最基本點,可以有一個充分的儲備,數字美元,可以在任何能夠接入互聯網的地方,進行兌換,甚至可以以互聯網的速度進行交易結算,有非常強大的隱私和安全保證,交易成本只佔以小部分。

如果看看過去,我們發現,互聯網的本質是一個開放的、需要許可的網絡,人們可以將計算機相連,網絡協議出現,然後通過共同的協議,交換結構化的信息和互聯網的數據協議。當年也沒有人預測到,不僅世界上的所有用戶都可以瞬間免費獲得互聯網上的知識,大家也沒有想到,全世界創造和發布的信息量居然會增長 100 萬倍,沒有人想到今天世界通信的速度和規模會變成這樣。 

類似地,5 年後的世界,通過(加密)貨幣疊加的程序能力,儘管目前的構件還相對初級,但這抓住了很多人的想像力,這種想法已經存在了 5 或 6 年,然後它在過去的幾年裡開始產生真正的增長。正在發生的純科學、創新、開發者創新、商業模式創新的速度,世界各地成千上萬的創意正在這個(加密貨幣疊加的程序能力)公共基礎設施上構建。

新的基礎設施,正在為價值交換所構建,這不僅僅是指支付領域,而是指經濟組織如何發生的結構,包括實體之間如何進行經濟交換的所有結構,這是令人驚訝的。很多時候,當這些突破性的技術出現時,如果我們用舊世界的觀點去看,並把他們比擬成為更快的傳真?更好的長途電話?這是不合適的。

現實究竟發生了什麼?這需要企業家們真正去創造未來。2007 年,當蘋果手機出來的時候,可以有一個觸摸屏和一個不錯的界面,然後其他的技術逐漸融合發展。

例如,3G 出現, 更快和更迅速的數據交換得以進行。於是乎,有手機公司決定把 GPS 與他們的移動電話相結合,很多人覺得這就是一個導航而已,但是實際上沒有想到的是,當我們把這些東西結合起來的時候,可以在物流、運輸等等環節產生很深刻的變革。

今天,互聯網上的可編程(加密)貨幣,包括任何人都可以訪問的公共基礎設施,將釋放經濟創新,任何人在這一點,都很難預測。

關於過渡期和挑戰 

主持人:謝謝,還有一個問題,大家認為這個領域的過渡將會如何發生?是否會有一些明確的 Winner 和陷阱?在我們與一些合作夥伴在 BIS 的項目中,我們基本上是將一個新的基於數字資產的基礎設施與傳統古代銀行系統進行整合,感覺這給我們帶來了很多挑戰,但也可能限制了潛在的創新。

Michael shavlov:在這種過渡中是否存在特別的技術渠道挑戰?我認為有的。新技術和舊的系統間存在固有兼容性問題,例如,將我們的基礎設施與核心銀行平台整合這樣的場景。

比如說,很多運行 DeFi 的基礎設施是間接在雲端運行的,大多在技術實施層面大家是 OK 的,但是問題在於,不同團隊之間的 Know how、能力差距和麵臨的風險,區別非常大,我們可以看到,某些市場參與者有多強,而其他參與者則非常一般。

目前真正的問題還包括監管清晰度非常缺乏,這種現像在很多司法管轄區都存在。但大多數監管機構目前正在尋找解決方法,以實現創新。

Jeremy Allaire:很多事情都是循序漸進的,在座的三家公司所做的一切,都在於不斷迭代,而不是要去解決所有存在的問題。我認為,關於這項特殊技術最強大的特點之一是,創新完全公開,所有的基礎設施都是開源的,由社區自發運行的,大家投入自己的計算基礎設施,改進協議,這代表公共利益和公眾意見。這也是大部分互聯網建立的方式,已成為極具彈性的基礎設施。

加密計算層這些技術基礎所提供的,且都是在公開的模式下創造的,有團隊正在努力嘗試創造一個更好的整體,當然挑戰也存在,無論是可擴展性、隱私和安全、還是監管;但每個人都明白這些需要持續性改進。例如,有許多區塊鏈在通過零知識證明或類似的技術進行改進。

我對來自央行、監管部門、政策制定者的參與感到非常鼓舞,世界各地建設性地來共同參與這些主題,以了解它們。

如何理解風險

主持人:如何以不同的方式去思考運營存在的風險或其他的風險?如何採取某種技術中立的方法來思考這些問題?

Sam Bankman Fried: 成功和失敗都會發生,在我看來,把問題分解,例如服務可以創造怎樣的價值?如何獲得更多的客戶?完善經濟體系?

當明確這一點後,很多東西就清楚了。到底是失敗者還是贏家?還是這根本就不重要?在這裡可以增加哪些新的價值? 當確定了這一點,事情往往會變得非常清楚,如何能夠持續創造價值,就像我們一直在做的那樣。就算形式可能會有變化,但從根本上是不變的。所以,我關注更多的是具體的公司要做什麼,以怎樣適應變化。

主持人:所有央行在面對 DeFi 都會想到一個問題,那就是它的可擴展性。Jeremy,在可擴展性方面這塊,你怎麼看?你認為這個問題能否被解決?大概需要多長時間來解決這個問題?

Jeremy Allaire:目前的進展是有的,最早每秒能處理 7 個交易,現大幅上升。如果把區塊鍊和計算架構放在一起思考,真正的規模改進是源於其計算輸入的改進,遵循摩爾定律的生產力的連續循環以及帶寬的增長,我認為這個領域會有持續的巨大進展。

如何看待監管?希望央行怎麼做?

主持人:在座的所有嘉賓也都提到了風險。聽聽你們的想法,在這個未來的新世界裡,應該如何看待監管?你們希望從中央銀行和監管機構怎麼做?如何理解風險?

Sam Bankman Fried: 我認為全球加密貨幣的監管框架目前有些混亂。每個地區的方法都不盡相同,每個司法管轄區,都在試圖單獨解決監管問題。但我認為,監管方面已經有了很大的改善,過去幾年,世界上幾乎沒有國家有數字資產的框架。

現在,有 5 個左右的國家有全面的監管框架,而有更多的國家正在朝著這個方向前進。特別是,美國在去年取得了巨大的進展,我們將看到的核心是:一是穩定幣的儲備審計證明可能成為標準;第二是包括市場,監管,清晰度,聯邦監督,系統性風險,保護方面。

第三是會出現部分數字資產的註冊系統,其中許多資產類別,可能會模糊傳統資產類別之間的界限。
Jeremy Allaire:我補充一下,我覺得區塊鍊和建立在區塊鏈上的金融服務的運作方式是不同。正如 Sam 說的,他們的結合了託管、清算、結算、支付交易,這麼多不同的組成,只是在一個軟件堆棧中就可以完成,在歷史上,這些資本市場的部分都是分開的。

我認為,是軟件改變了架構,進而改變了資產的性質。我們需要為數字資產提出新的定義,而不是試圖把所有東西都塞進一個已有的體系中。數字資產是一種貨幣,它是一種商品,它是一種證券,但我們對數字資產的定義要非常具體,因為我們發現許多數字資產,符合以上屬性的兩個或多個。

但是風險仍然存在,包括資金監控、保管、操作在內的各種風險。披露風險當然很重要,但我們需要達到某種共識,目前有人試圖把現有的金融系統的運作方式和它的法規映射到互聯網的開源基礎設施,但我認為這倆沒辦法進行比擬。 

因此,這需要更多學習和探討。在監管者方面,有很多更加詳細的問題值得討論。不過我們也看到,在過去的幾年裡,在許多主要的金融監管機構中可以進行關於這些問題嚴肅的討論,這非常令人鼓舞。

Michael shavlov:是的,我同意。我的觀點是,首先,我們需要確保我們不要把突然出現的、具有破壞性創新性質的新東西納入舊的框架中。很多時候,要么它就基本上革新了舊的本質,這種事情沒有意義。現在對監管機構來說,我覺得有意義的是兩件事。一個是監管是一個全球性的事情,所以最終必須有合理的全球一致性框架,加密資產沒有邊界,所以我認為,全世界各地區國家的法規之間需要有某種程度的協調。 

第二,我認為監管機構需要首先要問自己。如何利用已有的創新改善對終端用戶的保護?這絕對是可行的。即使大家經常抱怨或批評加密貨幣,例如洗錢等犯罪行為,但是實際上,我覺得加密貨幣可能是最糟糕的洗錢方式,因為它是可追踪的,一個地址就能追踪到所有交易。KYC 和新技術會加強對用戶的保護。

新系統也帶來了有趣的初創企業。有的初創企業可以增加對系統的保護,監管者需要去學習他們的運作方式。 

Sam:  從其他資產到加密貨幣,很多類似政策或監管的原則,圍繞著消費者保護的細節,不過,在很多具體情況下必須有些改進。

央行扮演的角色

主持人:謝謝,非常好的討論。大家覺得中央銀行在這個未來的系統中會扮演什麼樣的角色?

Jeremy Allaire:從電子貨幣的歷史講起,創新,然後建立標準和調整細節。我認為穩定幣只是這種創新的另一個產物,這種創新與與公共互聯網和開源技術相融合。因此,它具備自己的獨特力量,與此同時,從中央銀行的角度來看,顯然,架構也需要與此一起發展。

我相信,從公共互聯網創新中發生的那種創新的步伐和技術選擇的經驗教訓也會持續存在。我傾向於會存在共存的形式,但我也相信核心架構將從過去的計算和數據以及交易技術演變為更安全和更可互操作的東西。

Michael shavlov:我認為 CBDC 和穩定幣之間肯定是共存狀態的,包括數字國庫。但是大部分的市場和資金實際上是通過市場上不同的資產和債券來運行的,以釋放出真正的力量。

央行必須同時考慮這兩件事,除非我們在這兩種資產之間有像原子交換一樣的跨鏈交換。

對國際清算銀行創新 Hub 的建議

主持人:大家對 BIS 創新 Hub 有什麼建議?國際清算銀行的創新 Hub 基本上是為了幫助中央銀行探索技術而設立的。我將非常希望聽到你的任何建議。

Michael shavlov:關於開放社區,開源肯定有助於帶來一些創新。我認為可能真正有趣的是,可以讓大家自由創造沙盒,不一定在整個全球範圍內運行,但確實可以把這些項目中的其中一些在一個受控制的環境中進行測試,之後大家可以真正看到效果,且他們可以在此基礎上進行迭代。

Jeremy Allaire:我認為在開源、開放的區塊鏈生態系統中發生了很多創新,與一些主要的開放區塊鏈合作,甚至用自己的私有共識模型運行,與市場正在建立的基礎設施同步,進行實驗性質的堆棧。

Sam: 有很多很酷的事情可以做,特別是要思考如何共贏。*本文不構成任何投資上的建議。

*參考文獻:

https://en.wikipedia.org/wiki/Circle_(company)

https://en.wikipedia.org/wiki/Jeremy_Allaire

https://en.wikipedia.org/wiki/FTX_(company)

https://en.wikipedia.org/wiki/Cryptocurrency_exchange

Crunchbase

免責聲明:作為區塊鏈信息平台,本站所發布文章僅代表作者及嘉賓個人觀點,與 Web3Caff 立場無關。本文內容僅用於信息分享,均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及要約,並請您遵守所在國家或地區的相關法律法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