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包含互聯網公民身份 ID 和共識投票系統的 Web3 社交媒體網絡可能會成為減少集中化、審查、操縱和錯誤信息的解決方案。

原文:A Vision for a Web3 Social Media Network(Medium)

作者:Mada AFLAK

編譯:白泽研究院

封面: Photo by visuals on Unsplash

原用標題(譯後) TwitterSapce 技術主管的 “靈魂思考”:Web3 社交媒體網絡的願景如何實現?

Mada AFLAK 是一名軟件工程師,現任 TwitterSpaces Android 的技術主管,致力於在 Twitter 中引入區塊鏈技術。本文是她個人反思而寫,僅代表她個人的觀點,並沒有得到 Twitter 的任何認可。

在過去的美好時光裡,當錄像機還很流行,孩子們玩耍電子寵物時,Web1 只允許用戶閱讀在 Internet 上找到的信息。然而,Web2 的誕生,伴隨著智能手機等新技術的出現,為用戶提供了閱讀和寫作的機會:任何擁有社交媒體平台的人現在都可以獲得影響力,擁有粉絲。

這些年來,社交媒體公司變得非常強大。他們掌握用戶信息,壟斷群眾意見,主導和決定新聞。雖然社交媒體網絡也確實為民主鋪平了道路(用戶可以公開談論和分享他們的觀點),但這些平台的缺點仍然值得細思。

社交媒體平台已經存在超過 15 年,在這段時間裡,它們的使用方式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在本文中,我旨在批評和重新構想社交媒體網絡的核心認證系統,使用戶能夠自主調節平台。我將通過一個想像的投票系統來證明這一點,該系統旨在賦予言論自由和多樣化的意見,從而形成一個類似於數字民主社會的生態系統。

分散的數字身份:Internet-Citizen-ID

社交媒體網絡的社交圖譜

社交媒體網絡中的虛假賬戶是一個重大問題:用戶能夠通過創建數千個機器人和發布假新聞來操縱社交媒體。目前,社交媒體公司投資數十億美元來打擊錯誤信息,消除詐騙以及其平台上的自動化操縱機器人。結果呢?現在演變為了黑客和安全工程師之間無休止的戰爭。

在我看來,唯一可持續的長期解決方案是將每個用戶識別為合法用戶:確認每個人都有經過驗證的用戶賬戶。例如,一個人可能擁有多個 “虛假賬戶” 或匿名瀏覽互聯網,但該用戶只能擁有一個與其身份相關聯的經過驗證的賬戶。

對人類進行身份驗證沒有簡單的解決方案,這依賴於我們能夠接受的錯誤幅度。也就是說,這個問題的解決方案可以將今天的社交媒體網絡徹底轉變為一個健康的可持續生態系統。這個廣受讚譽的生態系統將代表一個新的數字社會,使來自世界各地的用戶能夠在一個共享平台上信任、識別和投票。

需要強調的是,這樣做的結果不會是存儲用戶的身份,而是通過一個經過驗證的賬戶來驗證每個人。

由互聯網上的通用數字身份表示

比特幣證明了對通用網絡上去中心化數字貨幣的需求,為人類的去中心化數字身份鋪平了道路。

然而,一個人的身份對於他們的安全感和歸屬感至關重要,這使其成為他們最重要的資產之一。出於這個原因,數字身份不應該由公司、政府或任何其他主要實體持有,而是作為證書頒發並存儲在區塊鏈(分佈式賬本記錄系統,幾乎不可能篡改)中。為簡單起見,讓我們將此證書稱為 Internet-Citizen-ID,可譯為 “互聯網公民身份”。

社交媒體網絡驗證身份後,每個用戶都會收到一個 Internet-Citizen-ID,該 ID 連接到一個加密錢包(也就是存儲和贖回數字資產最安全的地方)。假設,此 ID 可以作為通用的身份驗證手段,那麼它不僅可以確認用戶是他們所說的身份,而且可以在互聯網平台之間產生可互操作

Internet-Citizen-ID 背後的技術:Non-Tradable-Token (NTT)

你可能已經聽說過 NFT(非同質化代幣),這是一種存儲在去中心化數據庫中的所有權證明。這些可交易代幣以現實世界資產主題的形式出現,包括藝術、音樂、遊戲內物品等。這種技術的原理也可以應用於 Internet-Citizen-ID,例如 Non-Tradable-Token(簡稱 NTT,即不可交易代幣,以太坊創始人 Vitalik 喜歡稱之為 “靈魂綁定的 NFT  )。

NTT 將遵循特定的標準,類似於 NFT 的標準,但沒有可轉移的能力。事實上,NTT 沒有貨幣價值,但會親自交付給你並作為擁有證明。NTT 可用於代表固有的個人財產,例如大學文憑、在線培訓證書、政府頒發的身份證等。

目前這種代幣標準已被寫進以太坊改進提案 EIP-4671 中。(https://eips.ethereum.org/EIPS/eip-4671)

去中心化憑證錢包:存儲 NTT

在日常生活中,我們都習慣攜帶駕駛證、護照、學校文憑和員工標牌等身份證明。一整天,我們都會向同事、組織和公司出示這些證書。

Internet-Citizen-ID 反映了數字世界中的此類場景,允許用戶在個人設備上攜帶身份證明。通過去中心化身份的保障隱私、可靠的來源和可信賴的交互,為用戶提供了對身份信息的即時訪問,允許用戶自主決定如何存儲、共享和訪問他們的個人信息。

為了保證此功能,客戶首先需要在其手機上安裝加密錢包應用程序,該錢包包含一個 Internet-Citizen-ID 以及其他用戶憑證,被鑄造為 NTT。

從概念上講,這樣的加密錢包類似於一個密碼管理器,但它管理的是用戶在去中心化身份系統中使用的私鑰。例如,在加入新公司時,招聘人員通常會聯繫員工簡歷中的前任雇主。在這裡,候選人可以使用其前雇主的 NTT 登錄,而不是進行傳統的背景調查,並向招聘人員證明他們曾經為該公司工作。

錯誤信息和虛假信息

信任社交媒體網絡上的信息

幾年前,觀眾只能在集中的、完善的新聞媒體機構中收看新聞。如今,隨著 Web2 的興起,在線社交媒體已成為新聞發布的重要渠道,因為 “人們依靠社交媒體獲取新聞”(福布斯,2019 年)。與此同時,大眾媒體 “受到公眾信心下降的影響”(NET 基金會,2018 年)。

顛覆新聞分發的標準化渠道是歷史上最大的民主突破之一:它為普通人提供了一個共享空間,讓他們可以參與並表達他們的意見,不僅僅是在新聞上,而是通過多樣化的事態。

然而,社交媒體網絡也讓傳播錯誤信息和虛假信息變得更加容易。

通過一個被稱為 Deepfakes 的術語,社交媒體網絡上的信息完整性受到了重大的挑戰。借助 Deepfakes,任何人都可以將頭像替換為另一個人的圖像這方面的一個著名例子包括喜劇演員喬丹·皮爾(Jordan Peele),他扮演美國前總統巴拉克·奧巴馬並操縱觀眾(Youtube,2018)。

社交媒體網絡識別 Deepfake 和其他錯誤消息來源如此困難的部分原因在於,識別、跟踪和響應大規模操縱內容的標準不一致。

雖然不可否認,社交媒體網絡有積極的作用,但我們也必鬚麵對黑暗的一面:人為地誇大陰謀論和對主題的虛假主張要容易得多;敢於突出種族歧視的賬戶大量充斥;選舉結果和戰爭已經被垃圾郵件傳播到病毒識別的地步。

誰應該管理社交媒體平台?

內容審核可以說是社交媒體網絡的最大挑戰。確實,平台的標準是,用戶可以表達自己信仰的自由,但不以大規模操縱為代價,這樣的內容難以識別:

  • 究竟是誰見多識廣,有足夠的正義感來決定新聞的真實性?
  • 我們是否在審查用戶的言論自由時禁止民主?

在理想的世界中,社交媒體網絡的設計方式應使用戶可以自主調節構成平台的內容。

一個開放、透明平台的投票系統

NTT 如何幫助審核內容?

在鼓勵意見自由的網絡世界中,我們應該能夠對內容進行投票或反對,不過僅此一項不足以調節用戶內容。

通常,我們會看到機器人大量參與內容和主題標籤,人為地誇大話題和趨勢以操縱公眾輿論。我們需要一個更複雜的系統來創建一個值得信賴的、自動調節的社交媒體網絡,而去中心化憑證錢包將在其中發揮關鍵作用。

在一個包含 Internet-Citizen-ID 的世界中,使用投票系統,每個人都將在某個帖子上僅獲得一票。這將使操縱社交媒體的算法變得更加困難,公眾輿論也更容易追踪和建立。

除了這個投票系統,去中心化憑證錢包還可以允許合法用戶使用他們的 NTT 憑證進行投票:軟件工程師、健康醫生、新聞文章記者、數據科學家等等。投票的結果將分為公眾意見和專業意見。

讓我們思考一個反對疫苗效率的帖子。用戶會看到公眾與專業人士之間的明顯分歧,即 40% 的公眾支持,而 80% 的醫生反對。由於有明確的專業認可,這些指標將與帖子信息本身一樣具有影響力,甚至更重要。

民意調查:公開輿論以造福民主生態系統

從歷史上看,我們知道美國政府提供虛假信息並操縱社會以更好地滿足其利益的情況並不少見。擁有了解真實公眾輿論的工具對於民眾的認識至關重要,但它們在 2022 年還不存在。

由於社交媒體平台仍然無法生成可靠的指標,輿論算法模棱兩可,不太可靠。除此之外,用戶會根據他們的閱讀和點擊習慣進行分類,因此算法會根據他們的興趣給出建議。結果,一種反复無常的孤立文化誕生了,導致用戶不願接受新的觀點。

未來,投票工具可以通過 “投票” 的方法存在於社交媒體網絡中。不幸的是,在用戶要么是機器人要么擁有多個賬戶的生態系統中,這樣的投票結果是不確定的。

在對平台上的合法用戶進行身份驗證時,我們可以圍繞熱門話題進行民意調查,並準確了解公眾意見與專業意見。

這些結果可以賦予一系列用途,包括市場研究、可靠數據、一般統計數據,還可以引髮用戶之間的討論。

創作者投票:對用戶的經濟激勵

在社交媒體網絡中,有兩種類型的用戶:被動用戶和主動用戶。被動用戶是平台上的讀者;主動用戶是那些創造內容的人,通常被稱為 “創作者”。創作者代表了社交媒體網絡上總用戶的少數,但卻是平台成功的關鍵組成部分。

沒有創作者,沒有一種使創作者長期收益的激勵舉措,那麼被動用戶連接到平台只能消費廣告而不是閱讀精彩內容。

從戰略上講,平台可以向將個人身份 Internet-Citizen-ID 連接到平台的用戶每月分發代幣獎勵(公司自身發行的固定總量的數字貨幣)。為簡單起見,我們將這個數字貨幣稱為 Agora Coins。Agora Coins 只能在其發行的平台上使用和估值,允許用戶在內部宣傳自己以提高知名度。

為了進一步解釋,用戶可以使用存儲在加密錢包中的互聯網公民 ID,在平台上申請 “收入”。例如,讓每個合法用戶每月可以領取 100 個 Agora Coins,用戶可以將 20 個 Agora Coins 發送給他們最喜歡的經濟學家,另外 60 個發送給他們最喜歡的喜劇演員,剩下的 20 個發送給一位企業家朋友。這種基於 “用戶投票” 的獎勵系統將授予一個人在平台上可見的知名度和被關注度。

與點贊/關注/分享不同,Agora Coin 將支持特定特徵,例如單一身份驗證和數量限制,這將使它們本質上類似於加權投票。

通過每月向經過身份驗證的用戶分發代幣,我們經歷了數字經濟的誕生,並自動獎勵投身於該平台的創作者。通過建立一個類似於數字民主的生態系統(用戶可以選擇哪些創作者提高了知名度),社交媒體網絡被賦予了更公平的商業策略。

投票歸檔內容

我們經常忘記我們是第一代擁有互聯網訪問權限的人,又對互聯網存檔的工作原理以及它為何如此重要知之甚少。對於後代,我們有機會為他們提供歷史積壓的 “互聯網檔案”:使他們能夠跟踪歷史中任何特定時間的對話。

不幸的是,如果網站創建者停止支付服務器費用,他們的內容就會消失。為了避免丟失有價值的內容,很少有組織旨在歸檔 “互聯網”。儘管這些組織有良好的意圖,但由於雜亂無章、未標記,“互聯網檔案” 目前水平較低。如果過去的內容可以被精心安排來在線存儲,並附加了豐富的元數據,那麼用戶能夠在任何時間以原始格式找到任何內容。

使用區塊鏈技術或任何其他允許數據存儲的分佈式系統,我們可以解決存檔互聯網的問題(無需依賴中央機構)。然而,鑑於當前 “互聯網檔案” 系統的昂貴、混亂、難以管理,社交媒體網絡可以使用混合系統:只有重要的內容(包括身份憑證、認證、用戶投票和互聯網檔案)才被鑄造到區塊鏈中;然後,所有其他用戶內容將存儲在集中式的數據庫中。

為了取得成功,應建立必要的投票系統以讓用戶達成共識。這種共識將決定一個帖子是否值得存儲在區塊鏈上,因此,所有相關的互聯網區塊鏈都必須要滿足互聯網存檔的新標準。

結論

“如果我們稱世界上所有螞蟻的重量,它們的重量將與所有人類一樣重”。(E. O’Wilson 和 B. Hoelldobler,1994 年)。

在這裡,這句話的準確性無關緊要,因為它顯示了集體智慧的影響。雖然螞蟻可能沒有情商,但它們已經非常熟練地掌握了合作、協調而不衝突的藝術。總的來說,它們的智慧使它們成為地球上最主要的物種之一!

同樣的概念也可以應用於人類:由於我們能夠相互交流,我們已經取得了令人難以置信的成就。與其他物種不同,我們的進化因時間而復雜化:我們不僅要向我們身邊的動物世界學習,還要向我們的祖先學習,他們通過書籍、百科全書傳播了廣泛的知識。

在地球的未來如此不確定的時代,戰爭、大規模移民、生態災難和全球變暖威脅著我們的物種,現在我們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需要一種工具來解決這些問題並增強人類集體智慧。

在為用戶提供自主調節的去中心化社交媒體網絡時,一個變革性的生態系統可能會成為減少集中化、審查、操縱和錯誤信息的解決方案。這不僅有助於建立一個民主的平台,而且還能提高透明度、信任和治理。

歷史不僅可以由企業集團書寫,也可以由大眾書寫,因此,Internet-Citizen-ID 和社交媒體投票工具將建立一個通用數字社會。其結果將使大眾有機會以有影響力、有影響力和歷史性的方式在互聯網上發表意見,從而永遠改變在線世界。

免責聲明:作為區塊鏈信息平台,本站所發布文章僅代表作者及嘉賓個人觀點,與 Web3Caff 立場無關。本文內容僅用於信息分享,均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及要約,並請您遵守所在國家或地區的相關法律法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