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於閃電網絡開發的各種應用已經逐步成熟並進入實用階段,未來的閃電網絡可能會激活數十億甚至數万億的加密市場。

作者: BillWaterdrip Capital 丨授權 Web3Caff 發布

封面: Photo by Nikhita Singhal on Unsplash

本文共 9628 字 ,推薦閱讀時間 20 分鐘

引言:

比特幣是現今最成熟的數字貨幣系統,無需任何中間人,用戶可在比特幣的網絡裡轉移貨幣,實現對商品和服務的支付能力。但作為實用的支付系統,比特幣還存在著一些缺陷。比如,比特幣平均每秒只能處理大約 7 筆交易,每筆交易要等到 1 小時後才能基本確認(6 個可信區塊);對微支付(micropayment)來說,交易費用可能太高,相比之下,Visa 平均每秒處理 1700 筆交易,聲稱每秒能處理 65000 筆交易。比特幣網絡可以改變其協議,通過增加區塊大小或減少區塊時間來允許每秒更多的支付,但這將犧牲比特幣的安全性,與比特幣的核心價值主張相悖。

實際上,很多人忽視了比特幣的閃電網絡和側鏈的發展。閃電網絡代表了在不損害比特幣網絡安全的情況下解決比特幣吞吐量緩慢的解決方案。利用閃電網絡,數百萬人可以在同一時間以近乎即時的速度發送一部分比特幣。

從理論上講,閃電網絡每秒能夠完成數百萬筆交易,遠遠超過 Visa 和萬事達等全球支付提供商,而且閃電網絡交易的成本非常低,沒有區塊大小限制。基於閃電網絡開發的各種應用已經逐步成熟並進入實用階段,未來的閃電網絡可能會激活數十億甚至數万億的加密市場。

(來源:Arcane Research)

閃電網絡

閃電網絡(Lightning Network)由 Joseph Poon 和 Tadge Dryja 在 2015 年首先提出,被認為是比特幣創立以來最重要的革新。它利用了比特幣的安全特性,在線下提供高速的實時交易處理能力。用戶既可通過點對點的直接支付方式,也可以通過網絡路由的方式實現間接支付。閃電網絡並沒有發明新的加密形式,也沒有使用新奇的比特幣腳本,卻巧妙地實現了離線支付的功能。

一、閃電網絡發展現狀

閃電網絡自 2018 年推出以來,一直僅有一些小眾應用。但最近的發展表明,這種情況正在迅速改變。自 2020 年底以來,閃電網絡的被使用量已經顯著增加,尤其是去年薩爾瓦多政府支持比特幣作為國家法定貨幣後。

1、閃電網絡基礎數據穩步增長

閃電網絡通道中 BTC 的數量:從 2018 年 7 月 1 日的 26 個,到 2019 年 5 月 9 日增長至 1104 個,一年增長了 4 倍;從 2021 年 1 月 1 日的 1058 個,到 2021 年 9 月 30 日增長至 2968 個,9 個月增長近 3 倍。

(來源:Arcane Research)

截至今年 10 月 9 日,閃電網絡所有通道累積的比特幣容量約為 4940 個

(來源:Bitcoin Visuals)

同時,約有 1.7 萬個節點在網絡上運行,以及來自全球各地的 8.5 萬個連接節點的通道。

Lightning Network Nodes

(來源:Bitcoin Visuals)

Lightning Network Channels

(來源:Bitcoin Visuals)

雖然對比 “跨鏈” 到以太坊、BSC 等鏈的各種 “錨定” 比特幣,閃電網絡的規模距離 wBTC(24.44 萬個)hBTC(1.29 萬個) 等仍有較大差距,但是從用戶數量上,閃電網絡的發展仍然值得期待。根據 Arcane Research 的統計和預估,去年夏天,全球僅有超過 10 萬用戶使用閃電支付,而到了 2022 年 3 月,估計有 8000 多萬人在已安裝的應用程序上(如 Cash APP)使用閃電網路。

(來源:Arcane Research)

通過收集實際交易數據,可以觀察到通過閃電網絡進行支付的數量和金額正在迅速上升。去年,付款數量大約翻了一番,付款價值增加了 400% 以上。

(來源:Arcane Research)

二、閃電網絡基本原理

閃電網絡的主要思路並不復雜,作為比特幣的 Layer2 解決方案,其核心是將大量交易過程放到比特幣區塊鏈之外進行,只把關鍵環節放到鏈上進行確認。

閃電網絡利用一個由智能合約驅動的支付通道網絡,在點對點之間發送交易,構成閃電網絡的核心概念主要有兩個:

RSMC(Revocable Sequence Maturity Contract),序列到期可撤銷合約;

HTLC(Hashed Timelock Contract),哈希時間鎖定合約。

RSMC 的原理是雙方在鏈下互持一個對己方不利的合約(未發布上鍊的交易信息)來記錄當前的交易狀態。要更新狀態時,互相把 “把柄”(Revocation Key)交給對方來將上一個狀態作廢掉(因為如果要單方面反悔、發布過時的狀態上鍊,則對方可以用 “把柄” 來獲得更多資產)。在這個過程中只有在提現時候才需要通過區塊鏈。另外,即使雙方都確認了某次提現,首先提出提現一方的資金到賬時間要晚於對方,這就鼓勵大家盡量都在鏈外完成交易。通過 RSMC,可以實現大量中間交易發生在鏈下。(https://twitter.com/hu_zhiwei/status/1529332924679860224?s=20&t=laBZlrZvHTpmTwcOuNT9LQ,作者 @hu_zhiwei, 有修改)

HTLC 哈希時間鎖定合約,可以將其理解為限時轉賬,通過智能合約,雙方約定付款方先凍結(時間為 t1)一筆比特幣用於付款,收款方會生成隨機信息 R,並會將 R 的哈希值 H(H = Hash(R),R 是哈希 H 的原像)提供給付款方,如果在一定時間內 (t2,且 t2 < t1),有人(節點)能提供信息 R 給付款方(使得 R 哈希後的值跟已知值 H 匹配, 實際上意味著收款方授權了該節點的提現),則該節點可以拿到該筆鎖定的比特幣。HTLC 機制可以擴展到多個人的支付場景。

(來源:lightning.network)

RSMC 保障了兩個人之間的直接交易可以在鏈下完成, HTLC 在 RSMC 的基礎上解決了比特幣跨節點傳遞的問題,保障了任意兩個人之間的轉賬都可以通過一條支付通道來完成。這兩個類型的交易組合構成的閃電網絡實現了任意兩個人之間的交易都能在鏈下完成。

Basis of Lightning Technology (BOLT)

上面介紹了閃電網絡的核心概念,然而若是想要實際使用閃電網絡,尤其是基於閃電網絡進行項目開發,還需要一個協議對其進行規範,BOLT 就是閃電網絡中的這類協議。BOLT 規範定義了所有閃電網絡軟件都應運行的一系列功能,以便互操作,BOLT 包括各個層面的子協議,如網絡連接、消息傳遞、P2P、路由和支付層等。

(來源:https://blog.csdn.net/mutourend/article/details/118671063)

以上僅是對閃電網絡技術原理的概括性描述,想深入了解閃電網絡的讀者可參考白皮書等公開資料。(https://lightning.network/lightning-network-paper.pdf)

三、閃電網絡生態系統

隨著閃電網絡技術的不斷迭代和發展,以及使用閃電網絡的用戶量和資金量日益增長,越來越多的公司正在進入閃電網絡生態系統。

(來源:Arcane Research)

從上圖可以看出,使用閃電網絡的產品和項目已經相當豐富,包括節點和流動性服務、支付基礎設施和商戶解決方案、錢包/銀行、金融和貿易、甚至有遊戲、播客、流媒體和社交應用等。

使用人數比較多的有:

Cash App

一個金融服務平台,除了提供銀行服務外(由 Cash 的銀行合作夥伴提供),還提供比特幣服務,可用於支付、消費和投資等。正如上文提到的,今年 3 月份,預估有 8000 多萬人在通過 Cash App 使用比特幣閃電網絡支付。

Strike

自從薩爾瓦多將比特幣與美元一起列為法定貨幣以來,Strike 已經成為閃電網絡上最受歡迎的應用程序之一。

但是,除了一些基礎設施外,以上的各種服務基本都是僅限於閃電網絡中比特幣本身的支付/轉賬/收款等功能,雖然這是目前其最大的使用場景,但站在比特幣網絡和比特幣生態來看,因其不能夠將更多資產(即便是基於比特幣的 Omni 網絡發行的 USDT)帶入閃電網絡,因而並不能給比特幣生態帶來其他更多的可能行。

OmniBOLT

為了解決這個問題, OmniBOLT 協議應運而生。OmniBOLT 可以看作是比特幣閃電網絡的延伸。它專注於更快、更便宜地轉移代幣。它不僅專注於比特幣,還整合了閃電網絡上的其他智能資產。

Omni 是區塊鏈界的老品牌,可以追溯到 2012 年的 Mastercoin(2015 年改名為 Omni),它得到了 Omni Foundation 的支持。Omni 最大的貢獻是, 通過在協議級別, 在不改變比特幣基礎、不產生替代技術來處理新規則的情況下,使用現有比特幣構建了具有新程序的新貨幣層(Omnilayer)。

OmniLayer 建立在比特幣之上,支持智能合約和發行代幣等功能。加密世界中眾所周知的 USDT 最早就是基於 OmniLayer 發行的。

OmniBOLT 是繼 OmniLayer 之後的第二個重要協議,兩者均由 Omni Foundation 提出。同時,OmniBOLT 背後也是 Omni Foundation 的核心成員。

上文已經提到,BOLT 代表閃電網絡技術基礎,這是閃電網絡的實際標準。基於這個標準,閃電網絡能夠兼容比特幣、萊特幣(或其他類比特幣的 Token)。但是,那些基於 OmniLayer 的 Token 被排除在外。

為了解決這個問題,Omni 提出了 OmniBOLT 協議,使得以 USDT 為代表的一系列 Omni-aware 資產和穩定幣都可以接入閃電網絡。此外,它還允許多鏈資產在 onion network 網絡內交互。隨著 OmniBOLT 的出現,使得通過一個協議將所有區塊鍊和相關的數字資產進入按照閃電網絡規範設計的通道成為可能。通過 OmniBOLT 標準,它完整實現了可感知資產的閃電網絡節點,並且致力於鏈接不同的公鍊和生態,提供對外一致的接口和用戶環境,其核心的產品和標準除了 OmniBOLT 協議外,還包括 OBD 網絡。

OBD 網絡

OBD 網絡實際是一個無託管 OmniBOLT 守護進程(None-Custodial-OmniBOLT-Daemon)。OBD 設計中把通道和底層公鍊網絡解耦,從而支持更多公鏈的資產進入 OBD 網絡流通。

OBD 實現了 OmniBOLT 規範,也是一個開源的鏈外分散平台,構建在 OmniLayer 網絡之上,在智能資產閃電網絡通道上實現基本的多跳 HTLC 支付、多貨幣原子交換(Atomic Swap)和更多的鏈外合約。此外,OBD 是專為入境流動性提供商設計的。守護程序允許數千個遠程 light 客戶端連接,包括來自 LND 錢包的連接。

OmniBOLT 的工作原理

1、鏈上協議是 Omnilayer,是發行和結算層;

OmniBOLT 本身不發行代幣。所有代幣均在 OmniLayer 上發行,通過 P2(W)SH 支持的通道進入 OmniBOLT 網絡,鎖定在主鏈上,可隨時在 Omnilayer 主鏈上兌換。

2、主要構成 OmniBOLT 的網絡協議包括通道管理對等協議,RSMC 和 OmniLayer 交易,HTLC,以及支付路由等。

需要注意的是,僅比特幣地址不能感知除了比特幣之外的任何資產信息。當用戶將 Omni 資產轉賬到不支持 Omni 層的比特幣地址交易通道時,很難或不可能恢復所轉移的 Omni 資產。因此,OmniBOLT 及其實現中的地址必須是 Omnicore 創建的 Omnilayer 地址。這也是當前 lnd 通道不能成為 OmniBOLT 通道的原因,不久的將來,OmniBOLT 將更新為 “OmniLayer 安全隔離見證地址格式”。

據我們了解,OmniBOLT 也會擁有自己的節點,這些節點預計將分佈在全球各地,其數量將與 LN 相同或超過 LN。此外,支持 OmniLayer 的節點(各個交易所、錢包等基本都支持 OmniLayer)也可以升級成 OmniBOLT 閃電網絡節點。

3、應用層由各種應用的合約組成,也是構成比特幣 DeFi 的核心應用,如去中心化交易平台(DEX)、抵押借貸平台、線上商店等更多應用。

比特幣 DeFi 值得關注的項目

一個公鍊或者 L2 協議的生態想要發展壯大,其生態系統(尤其是 DEX)的重要性不言而喻。Uniswap 出現之前和出現之後的 Ethereum, 幾乎就是兩個不同的世界。目前,基於比特幣的 DeFi 項目雖然還不是很多,但是已經初步顯現出構建比特幣 DeFi 版圖的輪廓,值得投資者長期關注。

Uprets

Uprets 是由 OmniLab 開發的基於比特幣閃電網絡技術的 DEX, 是比特幣閃電網絡的延伸,Uprets 的閃電網絡就是原生的 token 通道, 能夠將更多資產(如 Omni-USDT,無需換成 BTC)直接帶入閃電網絡。用戶和比特幣礦工能夠直接在比特幣 Omni Layer 上進行比特幣和其他資產的交易而無需轉入到中化交易所。該項目已經得到 USDT 發行方 Tether 的支持,項目目前處於開發測試階段,部分功能已經進入社區公測階段。

Taro

Taro 是由 Lightning Labs 開發的一種新的 Taproot 支持的協議用於在比特幣區塊鏈上發行資產,可以通過閃電網絡進行即時、大容量、低費用的交易。Taro 依賴於比特幣的最新升級 Taproot 來構建新的樹結構,允許開發人員在現有輸出中嵌入任意資產元數據。Taro 的核心是利用比特幣網絡的安全性和穩定性以及閃電網絡的速度、可擴展性和低費用,可以與閃電網絡上的多跳交易一起使用。與新協議一起,Taro 於今年 4 月初,宣布其完成了 7000 萬美元的 B 輪融資以進一步建立閃電網絡基礎設施並幫助增加人數。

RGB

RGB 是用於比特幣和閃電網絡的可擴展和保密的智能合約系統。RGB 基於 Peter Todd 關於一次性密封和客戶端驗證的研究,並被 Giacomo Zucco 和社區在 2016 年設想為比特幣和閃電網絡上更好的資產發行協議。我們可以將 RGB 定義為一組允許我們以可擴展和保密的方式執行複雜智能合約的開源協議。它並非一個特定的網絡(如比特幣或閃電網絡),每個智能合約只是一組能用不同通信通道(默認為閃電網絡)進行交互的合約參與者。RGB 利用比特幣區塊鏈作為其狀態承諾層,並在鏈下維護智能合約的代碼和數據,藉此實現可擴展性。

Kollider

Kollider 是使用比特幣閃電網絡的實時結算的衍生品交易所。在 Kollider 上,用戶目前可以用法幣進行 5 種加密資產的交易,並可以最大加到 100 倍的槓桿。該項目採用永續合約模式,暫時交易量並不大,社區基礎相對薄弱。

Portal

Portal 是使用比特幣閃電網絡的點對點交易所,之前官宣過融資信息,由 Coinbase 領投。項目目前正在開發一款跨鏈的原子化交易應用。

除了通過閃電網絡,也有一些項目在其他路徑上豐富著比特幣的生態,比如通過智能合約、側鏈、跨鏈協議等,其中比較知名的有 RSK,Stacks 和 Liquid 等項目,以及各種 “跨鏈” 到以太坊、BSC 等鏈的各種 “錨定” 比特幣。

RSK

我們把 RSK 理解為比特幣主鏈的一條側鏈,在無需分叉或更改原始的比特幣的前提下,通過智能合約等附加功能對其進行擴展。RSK MainNet 網絡已於 2018 年 1 月初發布。智能比特幣(RBTC)是 RSK 的原生代幣,用作在 RSK 網絡中執行交易的 GAS。RBTC 以 1:1 的比例與比特幣掛鉤(1 RBTC = 1BTC),可以通過所謂的 “比特幣– RSK 橋接機制” 自動在 BTC 和 RBTC 間轉換,從而將比特幣和 RSK 協議結合在一起。

此外,RSK 具有很好的兼容性, 在以下各個層面與以太坊高度兼容:執行虛擬機(EVM)、javascript 編程接口(web3)、節點進程間連接(JSON-RPC)和智能合約編程語言(Solidity)。RSKVM 提供 EVM 中不具有的其他功能,要利用這些改進,需要對智能合約源代碼進行一些更改。此外,RSKVM 還具有特定的預編譯合約,可以提供與比特幣的橋接功能。

目前,RBTC 的數量約為 3076 個,流通市值約為 0.61 億美金。官方在最新的博客中表示,RSK 網絡 Liquality 集成了 Rootstock 並提高了比特幣 DeFi 的可見性。

Stacks

Stacks 是比特幣主鏈的另一個知名側鏈,原名 Blockstack,2020 年第 4 季度更名為 Stacks。與 RSK 不同的是,Stacks 將其發行的 STX 作為 Stacks 網絡的原生加密貨幣(STX 最大供應量為 18.18 億,流通市值約 5.5 億美金)。它用於為比特幣的智能合約提供燃料,獎勵開放 Stacks 網絡上的礦工,並使持有者能夠通過 Stacking 賺取比特幣。

作為比特幣側鏈,Stacks 通過其轉移證明 (PoX) 共識機制直接與比特幣區塊鏈連接來實現這一點,該機制讓礦工支付 BTC 以鑄造新的 Stacks (STX) 代幣。此外,STX 代幣持有者還可以 stack ( not stake ) 他們的代幣以賺取比特幣作為獎勵。

Stacks 引入了一種新的智能合約編程語言,稱為 Clarity,由於其明確的語法,它的設計既安全又易於構建。根據其官網顯示,目前已經有 30 個 Dapp 運行在 Stacks 上,涵蓋了 Data、DAO、DeFi、NFT、錢包等。

Liquid Network(Blockstream)

Liquid Network 是由加拿大 Blockstream 公司開發的比特幣主鏈的一條側鏈,可以實現快速以及隱私轉賬,也可以在該側鏈上進行數字貨幣發行,如發行證券型代幣和其他數字資產。

去年 11 月,薩爾瓦多政府計劃發行的 10 億美元 “ 比特幣債券” 就將發在 Liquid Network 上。該債券為 10 億以美元計價的 10 年期債券,票面利率為 6.5%。所募資金的一半將用於購買比特幣,並持有五年,其餘的將用於資助與比特幣有關的建設項目。薩爾瓦多政府開創了這種以比特幣作為基礎資產擔保的新的債券發行方式,也可能會成為比特幣 DeFi 的一種新玩法。

其他的比特幣側鏈項目還有如 Nomic,Impervious 等,但是目前還有待開發。

以上這些項目雖各有不同,但都是構成比特幣 DeFi 拼圖的一部分,那麼比特幣上的 DeFi 究竟是如何實現的呢?下面以 OmniLab 開發的項目 Uprets 為例 (Uprets 為暫定的項目代號,後期可能會更名),淺析基於比特幣閃電網絡技術 DEX 的基本原理,以及對比特幣生態發展的展望。

Uprets ——Lightning Swap

一、自動做市商(AMM)模型分析

Uprets VS. Uniswap

DEX 最重要的就是其 AMM 模型。相信大家都已經熟知諸如 Uniswap、Curve 和 Balancer 的 AMM 模型。

AMM 模型簡單來說,就是通過定義全局常量不變量,在 AMM 模型上運行,確保成交確定性和鏈上交易資本的有效使用。他們的智能合約持有各種代幣對的流動性儲備,交易員直接針對這些儲備進行 Swap 交易。

在此模型中,價格是根據常數乘積 x*y=k 模型(或其變體)自動設置的,其中 x 是令牌 a 的數量,y 是池中令牌 B 的數量。當交易者賣出 x’ 代幣 a 換 y’ 代幣 B 時,池中代幣 a 的數量增加,代幣 B 的數量減少,但產品保持不變:(x+x’)*(y-y’)=x*y=k。

通過收取交易費(一般為 0.3%)激勵流動性提供者 (LP)。這也是 2020 年 DeFi Summer 爆火後,各大公鏈競相模仿並推動各類 DeFi 創新的底層邏輯,可以說 2020-2021 年的整個市場上漲正是由 DeFi 及其衍生品的持續創新推動。

比特幣上的 DEX 和傳統的 DEX 機製完全不同。想要了解 Uprets 在閃電網絡上 AMM 工作的核心機制,需要將套利者加入模型。我們假設讀者對閃電網絡和 AMM 都很熟悉了,省略對基本概念的介紹。為了便於理解,我們對比 Uniswap 來說明。

1、流動性池

閃電網絡已經有資金通道支持多跳 HTLC 支付。由某種代幣出資的通道形成了一個邏輯網絡,在這個網絡中,即使沒有直接通道,Alice 也可以向 Bob 付款。支付路徑上的節點提供流動性,如果支付成功,通道則會收到部分費用。參與交易的 Alice 和 Bob 通過閃電網絡收付款和交易,並不會產生額外的 Gas 費用。

在 Uniswap 的 AMM 模型中,流動性提供者扮演著類似的角色:如果 Swap 成功,將資金存入 LP 池的人將根據其對流動池的貢獻比例獲得佣金。但用戶在交易時,實際上調取了智能合約,因而需要支付網絡 Gas 費用。

全局池

Uprets 在 lightning network 中的資金通道形成了一個全球流動性池,不同之處在於整個 lightning network 是一個池,每個節點都維護一部分流動性,而 Uniswap AMM 使用一個合約地址來收集流動性:所有代幣都存放在一個地址中。

CEX 和 DEX 的有機結合(比特幣版本的 Uniswap V3)

從概念上講,訂單簿是一個離散的空間,由一系列具有多種價格的訂單組成。最高出價和最低出價之間必須存在價差,如果價差太大,則無法成交。如果訂單簿 dex 處於鏈上狀態,做市商通常還會承擔 Gas 費的損失。

為了獲得成交的確定性,Uprets 利用融資通道填補所有價格之間的價差。因此,會有有一個覆蓋整個價格空間的連續空間。當價格變動時,流動性提供者有動機將流動性集中在當前價格周圍,以獲得更高的佣金。他們撤銷舊的流動性範圍,並提交涵蓋當前價格的新流動性範圍。這對沖了訂單簿模型的流動性稀疏性。它的作用類似於 Uniswap V3 和 CEX 訂單簿的結合

2、流動性挖礦

節點提交流動性範圍後,在該範圍內交換時將收到佣金。Lightning Network 沒有為流動性提供商收取佣金的合約,而是利用路由協議,使流動性提供商的通道資金能夠用於交易,因此這些通道直接賺取佣金。

增加流動性

為閃電網絡增加流動性很簡單:只需與你的交易對手打開一個通道並為其提供資金。lightning network 會發現新的通道並更新網絡圖,以便你的通道為全球支付流動性做出貢獻。

移除流動性

撤回已簽署和提交的訂單和範圍內的流動性,或者關閉通道並將代幣撤回到主鏈。

需要注意的是,為通道融資需要 BTC gas。但增加(消除)流動性沒有成本(基於閃電網絡)。

3、通道狀態

在閃電網絡中,交易、增加或者移除流動性,都會改變通道狀態

4、運行匹配引擎的跟踪器

當 OmniBOLT 節點在線時,它必須通過其連接的跟踪器向網絡宣布自己,作為集合點,通知其鄰居更新其令牌類型、通道數量和流動性儲備。Omnibolt 應用跟踪網絡來註冊節點,並更新節點圖的狀態。任何跟踪器都可以是允許節點連接的集合點。

5、費用結構

代幣 A 到代幣 B 的交易:在 A 中支付 0.3% 的費用。該費用將在原子交換支付路徑中的節點之間分攤,這意味著儘管池中有許多流動性提供者,但對於每筆交易,並非所有提供者都得到支付。跟踪器平衡了整個網絡的工作負載:如果一個節點忙於處理 HTLC,則會選擇另一個節點作為跳點並賺取交換費。如果流動性提供者認為他所聯繫的追踪者不夠公平,他可以選擇另一個。每個跟踪器應發布其路徑/節點選擇策略。而在 Uniswap 中,是通過智能合約自動分配。

6、非永久性損失(又被稱為無常損失)

Uprets 中支付流動性提供商幾乎永遠不會面臨任何損失(因為資金相當於只在套利時參與了中間的 “墊付” 環節,且可以賺取差價)。

Uniswap 的 LP 提供者希望利用流動性賺取交易費用,可能出現潛在損失。

下圖顯示無常損失如何發生以及損失有多大的示例。

7、小結:

Uprets Ligntning Swap 與 Uniswap 式的 AMM 模型對比表

8、除此之外,Uprets(Lightning Swap)作為比特幣網絡原生交易解決方案的優勢還有很多,比如:

1)大量的比特幣礦工/BTC 持有人可以在比特幣閃電網絡上直接將 BTC 換成 Omni-USDT, 不用再必須依賴某些 CEX 進行交易,暴露個人信息,甚至無端被凍結提幣等困擾;

2)無須再依賴其他中心化機構將 BTC 打包 (wrap) 進入 DeFi,可以直接參與到 Uprets 等原生 DeFi(LiFi) 協議,同時將其他資產帶入閃電網絡,激活比特幣網絡本身潛在的巨大 DeFi(LiFi)市場。

3)基於閃電網絡和 zkRollup 的二層計算,沒有 GAS 費,交易滑點低,速度快,能夠滿足大額交易和高頻交易的需求。

回顧與展望

閃電網絡現在已經成為全球最受歡迎的加密貨幣支付協議。OmniBOLT 是繼 OmniLayer 之後,由 Omni Foundation 提出的第二個重要協議。

可能很多人不知道的是,USDT(應該) 是除了比特幣(Bitcoin)之外的第一個基於比特幣網絡的區塊鏈應用。早在 2014 年,第一批 USDT 於比特幣網絡上誕生,大概在 2015 年 2 月正式上線幾大主流交易所。在 2018 年之前,USDT 的轉賬路徑只有一條,那就是基於比特幣網絡的 Omni-USDT。

後來隨著以太坊網絡開始流行,基於以太坊開發的項目開始井噴式增長,Tether 在 2018 年發行了基於以太坊網絡的 ERC20-USDT。而現在被使用最廣泛,發行數量最多的 USDT 是 Tether 在 2019 年開始,基於波場發行的 TRC20-USDT。雖然 TRC20-USDT 在安全性方面沒有比特幣和以太坊網絡上的 USDT 高,但使用 TRC20-USDT 的轉賬成本更低,速度更快,更迎合了市場的需求,因而被廣泛使用。(通過質押獲得帶寬和能量後,可以做到零成本轉賬,秒級到賬,但是當轉賬次數超過帶寬或能量的消耗,則需要質押或通過租賃的方式獲得更多的帶寬和能量)

目前 USDT 已經成為全球使用最廣的加密穩定幣,同時還在 BSC,AVAX、EOS 等多個區塊鍊網絡發行。目前總供應量超過 685 億個, 其中 TRC20-USDT 超過 341 億個,Omni-USDT 大約為 8.88 億個。

(來源:https://tether.to/en/transparency)

雖然基於比特幣網絡的 Omni-USDT 發行最早,享受了比特幣網絡的安全等級,但是 Omni-USDT 在使用體驗上,也繼承了比特幣網絡的弊端:轉賬手續費太高,到賬時間比較長(1 個小時左右),完全不適合頻繁的小額轉賬和支付。因而逐步被大家所忽視,發行量常年在幾十億美金當量。

如果,Omni-USDT 能夠通過 OmniBOLT 和 Uprets 無縫接入閃電網絡,與 TRC20-USDT 相比,支付/轉賬/交易的速度更快,費用更低(無需質押代幣帶寬等資源),同時還更安全,那將會會發生什麼?

事實上,在今年年初,Tether 就曾在 Twitter 上官宣,2022 年,Tether 會聯合 Synonym 一起,通過 OmniBOLT 將代幣(不僅是 USDT)帶入閃電網絡來推動比特幣經濟的發展

並於今年三月,Synonym 通過 OmniBOLT,在比特幣閃電網絡上完成了第一筆 USDT 穩定幣交易(https://mempool.space/address/3N5YQzhGGaJMbbVSC2KTWZaqMVtZmvyoQT)

Bitcoin magazine 等媒體爭相報導(https://bitcoinmagazine.com/business/usdt-pilot-brings-tokens-to-bitcoin-lightning)

值得期待的是,OmniLab 開發的 OmniBOLT 協議和 Uprets(Ligntnig Swap)產品有望在 1-2 個月後發佈內測版。以 USDT 為首的 Omnilayer 資產和其他公鏈資產如能通過其順利接入閃電網絡,憑藉比特幣網絡自身的安全性,閃電網絡的便捷性,以及比特幣網絡巨大的資產體量和良好的流動性,如今有了原生的交易對手 (USDT),未來比特幣的交易可以徹底不再依賴 CEX,相信在 DEX 等比特幣 DeFi 上交易量將會十分驚人。另外,從 OmniBOLT 核心團隊得知,該團隊正在用零知識證明實現 BTC/OmniBOLT 上面真正的智能合約,基於支付網絡的智能合約是又一個潛在殺手級功能。沉寂在 OmniLayer 上超 10 億個的 USDT 必定會被激活,經過一定時間的積累,發行在比特幣網絡上的 Omni-USDT 數量可能會超過發行在其他所有鏈上 USDT 的總和,推動比特幣 DeFi 和區塊鏈行業走向一個新的高度,進而吸引更多開發者、社區和投資者,以及傳統商業,投入到比特幣 DeFi 研究、創新和建設,更複雜的需求被滿足,更豐富的應用被發布,更龐大的資產進入加密領域,更有價值的創新融入現實世界,在比特幣網絡上建立真正的商業帝國。

【參考文獻】

1、https://lightning.network/lightning-network-paper.pdf

2、https://arcane.no/research/reports/the-state-of-lightning

3、https://arcane.no/research/reports/the-state-of-lightning-volume-2

4、https://arcane.no/research/the-lightning-network-is-bringing-payments-back-to-bitcoin

5、https://bitcoinvisuals.com/lightning

6、https://mirror.xyz/huzhiwei.eth/J2Kv1ATWo0_d3ZidG-8BDrIJcYX7DFew_ruQ2p03sgU

7、https://omnilab.online/

8、https://github.com/omnilaboratory/OmniBOLT-spec

9、https://github.com/omnilaboratory/obd

10、https://github.com/omnilaboratory/OmniBOLT-spec/blob/master/OmniBOLT-06-Automatic-Market-Maker-and-DEX.md

11、鄒鈞、張海寧.區塊鏈技術指南 [M].北京:機械工業出版社,2017.220-226.

免責聲明:作為區塊鏈信息平台,本站所發布文章僅代表作者及嘉賓個人觀點,與 Web3Caff 立場無關。文章內的信息僅供參考,均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及要約,並請您遵守所在國家或地區的相關法律法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