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O 在 Web3 中作為治理層存在,發揮著上層建築的作用。

作者:curiousjoe,DAO 的參與者、實踐者;Web3 信徒;政治學博士

封面: Photo by BRUNO EMMANUELLE on Unsplash

美國大選舉世矚目;DAO 的選舉幾人問津?

墮胎權能引發全社會的大討論;有多少人參與了 Web3 的治理討論?

Google Scholar 中 “美國政治” 詞條下的論文一輩子也讀不完;又有多少學術思考關注了 “crypto 政治”?

在恨鐵不成鋼的時候有沒有反思過關注不夠?

在傷感 DAO 的問題的同時是否想過我們罵了太多思考地太少?

DAO 的答案尚需我們進一步去探尋。

Web3 治理和 Cryptopolitics

眾多 DAO 組織於 2021 至 2022 兩年中蓬勃興起。繁榮過後,熊市呼嘯而來,多少還在堅持,多少已成笑柄。

最近一篇好文流傳甚廣—— “國人 DAO 大敗局:放心吧!我們都實現不了去中心化自治”,雖然題目激進,其中對 DAO 的批判很能切中要害。這些問題不僅存在於國人 DAO 中,我親歷了不少 DAO,可以說老外的 DAO 也存在同樣的問題。感同身受,嘆息不已。

不破不立。對 DAO 反思是一個好現象,只是在 “破” 之餘,我更需要的是 “立”,找出更好的建設 DAO 的方法。

科研是進步的力量,這一點在網絡世界 Web3 中同樣試用。實踐的同時我們也需要嚴肅的研究。

西半球已經有一群人在做了,從成員姓名來看,其骨幹中還有華人。

他們從底層入手,解決基礎問題,為線上治理創立標準和基礎設施。同時還將 Cryptopolitics 作為單獨的研究對像看待。這一點很有趣。“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涉及到利益的分配就必然有政治。DAO 在 Web3 中作為治理層存在,發揮著上層建築的作用。對其更有針對性的研究還是很必要的。

不妨從這些人的實踐中看看他們是如何 “立”——追尋 DAO 的答案的。

Metagovernance Project(https://metagov.org/)

Metagov 是一個跨學科的研究共同體。目標是為數字自治設立標準並搭建基礎設施。

為數字自治設立標準和基礎設施即是為 Web3 治理搭建一個底層規則。就好比為所有 EVM 的 DAPP 創建一個 solidity 語言。不得不說這個目標誌向高遠,野心很大。

該組織 2020 年 1 月左右成立,已經做了不少事情,可以從一下幾個側面更好地了解一下這個組織。

成員

Metagov 的成員陣容還是讓人放心的。其成員以高校研究人員為主,學術氣息很濃,核心成員包括來自哈佛大學、牛津大學,加州大學戴維斯分校,華盛頓大學等一些頂尖大學的研究人員。這些人員的背景涵蓋了技術、社會和政治等幾個學科。

值得一提的是核心成員中有數名華人,都是領域中的頂尖研究員。

比如,

Joshua Tan 是項目的主管,背景是斯坦福大學數字公民社會實驗室的 practitioner fellow 和牛津大學計算機科學專業的博士,還有數學和 AI 方向的學術背景。他寫的文章還是非常值得一讀的。( Joshua Tan’s Medium )

Amy Zhang 是華盛頓大學計算機科學和工程專業的助理教授,也是該校 Social Futures Lab 的主管。她正在 metagov 項目裡面帶頭做一個叫做 PolicyKit 的工具:

“想想今天在用的線上社區平台。這些平台的治理模式是不是從上到下、專權的治理模式,其中存在比如像 admin、mod 這樣的角色?平台能不能擁有更加民主的治理模式?……PolicyKit 能夠讓社區成員方便地自主定義一系列治理程序,讓這些程序在母平台上自動執行。我們的框架是受諾貝爾經濟學獎獲得者 Elinor Ostrom 的啟發,將治理分解為一系列的行動和規則,並將這些用簡短的代碼寫成。”

這個工具也是 metagov 的一個重要工具。

背後資助者

這個項目的資助者也都很有實力,包括,Henry Luce Foundation ,  One Project , the  Grant for the Web ,  Gitcoin  grants , the  Filecoin Foundation , the  Ethereum Foundation , the  EPSRC  / University of Oxford,  GnosisDAO ,  Aragon ,  Radicle ,  Metacartel Ventures ,  NEAR , 和 Stanford Digital Civil Society Lab 等。

該項目由自己的 DAO——MetagovDAO 來管理經費。這個 DAO 也是採取核心成員多簽管理的模式。

理念和工具

1. 理念:

Metagov 並沒有成系統的大綱把其下所有項目整合成一套統一的理念或工具。所有項目都是在同一個方向上做著不同的拼圖。其中不乏創新性的思考。

依據官網描述,Metagov 聚焦於 “描述、支持和擴展” 網上社區自治(self-governance)的權力。這種自治的權力特指新一代互聯網公民 “聚集起來組織社會和政治機構的權力”。

為什麼需要描述和支持這種權力?因為 “線上治理正在演變,競爭、意識形態和科技進步創造出了新一代的遊戲 (eg Minecraft, Seed)、社交網絡 (eg Mastodon, Vingle)、和合作平台 (eg Aragon, Colony),此類新一代的線上社區正在改變著線上治理。” 參與了 Web3 的人都明白,雖然我們相比 Web2 擁有了更多的自由,但當前的線上治理權並不是與生俱來的權力,因為線上治理還是依託於不同的治理平台。這些平台為我們設計了工具,制定了規則,比如,當投票在 snapshot 上執行時,我們的治理權就受到 snapshot 底層邏輯的規範。所以 Metagov 要 “描述和支持” 這種線上自治權。目標是,1. 讓使用者可以創造自己的治理機制;2. 創造統一標準以使得治理機制變得可組合、可交互、可兼容。這些目標達成後,線上治理就可以擺脫平台限制,線上治理權得到了擴展,我們也將獲得更大的自主權。

“模塊政治”

圍繞 “描述、支持和擴展” 社區自治權這一目標,Metagov 的成員在一篇已發表的學術論文中提出了一個很有意思的理念——“模塊政治”(Modular Politics: Toward a Governance Layer for Online Communities)。

“模塊政治” 大概的意思是,以現實世界中的機構分析理論為依據,為線上自治創建一系列範式,這些範式區別於現實世界中籠統的對治理結構的定義,比如民主、寡頭這樣的宏觀定義。而是旨在創造一系列可分割、可組合、可遷移、可交互的數字化模塊。依托這些模塊,DAO 這樣的線上治理機構可以依據自身實際情況為自己量身定做出一套治理體系,先選出適合自己的治理模塊,然後將模塊排列組合,最後整合成理想的治理機制。

所以,如果這些模塊足夠多元、有效、可兼容,那麼這些模塊就可以為 Web3 的的世界創造出一個擁有統一標準的治理層,這個治理層將是 cryptopolitics 層面的治理層,解決的問題是新一代互聯網中人與人的關係,而不僅僅是停留在代碼層面。

標準化的 DAO URI

DAO 是新一代線上治理的重要形式,DAO 自於以太坊白皮書中提出,之後一直沒有特別清晰的界定,也沒有人成功為其製定統一標準。

Metagov 嘗試為 DAO 創立一種統一的標準。其想法是設立一種 “類似於 ERC-721 token URI 那樣的標準”。他們將這種標准定義為 “EIP-4824”,用代碼將 DAO 的基本結構、成員系統、提案系統、活動記錄等模塊都做成了 JSON-LD SCHEMA 這樣的代碼文件。( https://daostar.one/EIP  )

一個基於代碼的底層模塊也解決了 DAO 不夠自動化(Autonomous)的問題。其實 DAO 的最初設計就要求組織需要依託於一個基於代碼的自動執行系統。只不過在當前階段這種想法無法實現,所以大家都退而求其次了。

當然 Metagov 的嘗試尚在早期,如果這些目標最終能夠實現,那麼 DAO 就可以更加接近最早預想中的形態。同時 DAO 之間的兼容性也可以大大提升。有了統一的底層架構,DAO 之間的人員、資源就可以方便地實現交互,DAO 之間的交流與合作也會更加順暢。 

Cryptopolitical Party 

我們需要拉近 Web3 和現實世界的鴻溝,讓現實世界中有生命力的事物也出現在 Web3 中。政黨作為一個凝聚共識、推動實現某個目標的組織其有效性已經在現實世界得到驗證。Metagov 與其他幾家機構(Stakefish, Figment, Chorus One, Chainflow, and Metagov)就組成了一個 Web3 的 crypto 政黨。與傳統的政黨不同,他們的政黨是由節點驗證者(aligned validators and allies)組成的。 

什麼是 cryptopolitical party?他們這樣定義: 

“與傳統政黨一樣,我們擁有共同的理念、目標和政策。我們在一個完好定義的系統(proof-of-stake governance)中支持某些代表(節點驗證者)。我們協調一致,共同為一些提案投票、研究新的提案、擴大與社區的聯繫。我們為社區中的代表和活躍成員提供技術、組織和財務支持。

與傳統政黨不同,proof-of-stake 的區塊鏈在經濟和技術方面需要更高的參與度,所以我們在工作中會直接改變治理和參與中的經濟激勵。我們為多鏈治理創建技術標準和基礎設施。在需要的時候,我們會對鍊和節點提供治理評估。有一天我們可能會把自己變成一個可組合、可交互的自動化協議。” 

無疑,這個 cryptopolitical party 是為了完成這個目標所組建的組織。

2. 工具:

為了 “描述、支持和擴展” 新一代的網上社區自治權,Metagov 的研究人員們正在創建一系列有助於數字自治的小工具,比如:

Metagov Gateway:這是一個面向線上社區的開源 API Gateway。這個工具旨在為新一代的線上社區提供治理的標準和工具,內容包括治理系統、決策過程和工作量界定,面向的平台包括論壇、聊天工具和其他區塊鏈相關的社區平台。 

DAOstar:即上文提到的以 EIP-4824 定義的 DAO 的標準。 

Validator Commons:即上文提到的 cryptopolitical party。 

Govbase:一個線上社區治理方面的數據庫。其中數據可以幫助研究中的定量和定性分析。數據對象包括組織、組織架構、案例、文件、調查問卷等等很多項。 

Agreement Engine:要構建一個網絡原生的用於協議創立的開源軟件。 

另外,為了保障組織活動,Metagov 中還有兩個實體負責管理財政和安排活動。

一個是 Metagov DAO,主要是管理 Metagov 的國庫。另外一個是 The Metagovernance Seminar,這個組織會每週組織交流活動,組織成員可以在活動中獲知其他人研究的最新進展,還可以協調下一步的研究計劃。 

熊市是多事之秋,治理代幣價值縮水,很多 DAO 都產生了問題。面對這些問題我們是放棄還是繼續建設。Metagov 給出了答案。在讀過 Metagov 的各個文件後,出於好奇心我又上網查閱了一下有關 DAO 的學術研究,讓我驚訝的是原來已經有很多學術資源投入到了 DAO 相關的研究。這也讓我對 DAO 的未來有了更強的信心。

只不過中文世界中的相關研究還比較有限,中文 DAO 友一起加油,眼前尚有大片藍海有待我們探索。

免責聲明:作為區塊鏈信息平台,本站所發布文章僅代表作者及嘉賓個人觀點,與 Web3Caff 立場無關。本文內容僅用於信息分享,均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及要約,並請您遵守所在國家或地區的相關法律法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