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由於 SudoAMM 創新,BendDAO 大規模清算,讓 NFT 市場又有了一點活力。趁這個機會,我來聊聊 PFP 真正的敘事,算是我 PFP 系列三部曲最後一篇文章。

作者:Shrimpwen

首先強調下,NFT 是一個很大的類別,本文僅僅從 PFP 的角度出發,來聊聊 PFP 的現狀與未來,嘗試探尋 PFP 真正的敘事。

本文分為以下 5 個部分:

  1. PFP 熊市現狀&原因
  2. PFP 是 IP 的新範式
  3. Web3 的先進性
  4. PFP 目標-成為文化符號
  5. IP 收益應取代版權費

PFP 熊市現狀&原因

NFT 市場的現狀,來看一張 Opensea 的統計圖。雖然有 Looksrare、X2Y2 興起,ETH 價格下跌等原因,但無論是交易人數,還是交易價值都遠遠低於高峰時。

從 “藍籌” 來看,BAYC 的地板價跌幅已經超過 50%,而 Azuki、CloneX 等項目的地板價,跌幅已經達到 70%-80%。

Opensea 數據

在我看來,造成這種情況,主要有兩個原因:

1、熊市典型特徵:賺錢效應下降,原本持有者傾向於賣出。沒有新鮮血液的加入,沒有資金流入。這兩個方面,造成資金不斷從 NFT 市場流出,現象便是藍籌地板價不斷降低,其餘 PFP 社區幾乎完全喪失流動性。

2、PFP 敘事失效:BAYC 開拓的路,對外人而言,以空投賦能為主。無論是 BAKC 還是藥水變異為 MAYC,或是 Otherside 土地空投,都是一種不斷發行新資產給主資產賦能的行為。這種敘事是無法持續的,牛市有人買單,但熊市缺乏資金的情況下,新資產的價值從何而來?

另一方面,文化基因、精神共鳴、身份認同等敘事沒有繼續發展,導致 PFP 整體敘事失效了。

綜上所述,現在 PFP 市場的痛點是:發展自己真正的敘事,吸引擴展新用戶。

我的觀點

PFP 是 IP 的新範式

先讓我們回歸本源,來看看 PFP 到底是什麼。PFP:Profile Picture,名字已經說明,PFP 反映的是社交網絡中頭像的價值。人們可以為自己喜愛的 PFP 付費,從而延伸出身份認同、新型社交網絡的敘事。

我之前的文章,已經很詳細的探討了,PFP 是 IP 的新範式。

PFP 是 IP 的新範式:本質是誕生於 Metaverse 的 IP,是元宇宙的新品牌。

IP 是 PFP 真正的敘事,只要意識到這一點,我們就明白 PFP 的未來應該怎麼走。IP 的力量遠超人們的想像,是侵入人們心智的最好方式。

IP 一直貫穿於人類歷史中,上帝佛祖都是 IP,是文化符號的具象化。

首先我們來明確以下兩個事實:

1、不同的時代,IP 有不同的載體和形式。最早人們口口相傳、在書寫於紙上、電影、電視、互聯網。迪士尼通過電視渠道,打造了自己的 IP 帝國。那下個時代的 IP 載體是什麼呢?

2、不同的時代,需要順應時代潮流的文化符號。遠一些百家爭鳴、文藝復興,近一些披頭士、搖滾等。盜火的普羅米修斯,吃下智慧之果的亞當夏娃,削骨還肉的哪吒,與天抗爭的齊天大聖,都是不同時代的文化符號。

IP 一旦成為文化符號,便會有極強的凝聚力和生命力,可以穿越時間。

PS:下圖為包括 XCOPY 在內的多位藝術家,共同創作的 NFT 藝術品:First Supper。致敬了達芬奇的畫作:最後的晚餐。

First Supper – Async Art

Web3 的先進性

這時候我們要問:為什麼是 NFT & Web3?為什麼我相信 Web3 會出現席捲全球的大 IP?

Web3 的先進性,在於所有行為都有價值,Web3 解放了人的創造力。這裡引用我《PFP:IP 的新範式》裡的內容,不再贅述。

Metaverse IP 和傳統 IP 的不同點,還在於價值的轉移。Web2.0 時代,我喜歡皮卡丘,我只能通過玩 Pokemon 遊戲、看動畫、買周邊來表達。也就是說我只能通過消費來表達我的愛,我所有的創作都真真是為愛發電。哪怕我的同人創作,為 IP 的傳播起到了很大的作用,但我還是沒有一點收益。所有的收益都給 IP 所有者,也就是公司拿走了。

Metaverse 的 IP 則不同,如果 BAYC 受到了更多人關注,他們的價值會自然反映在 NFT 的價格上。那持有者就會收到 IP 擴大的收益,每個 PFP 的地板價上升,都是整體 IP 價值上升的體現。

這不就是 Web3.0 的意義嗎?Web3.0 解放了人的創造力。基於此,所有 PFP 持有者,都有極大的動力來為 IP 創作。這樣的行為不再只是為愛發電了,我們創造的價值是屬於我們自己的。

誰能締造最好的社區,誰能發揮社區的創造力,誰就最有可能抓住 Web3 的紅利。

PFP 的 IP 不會僅止於由項目方來建設,社區的人們已經開始用自己的方式來參與構建。

下面是 @Harry_forj 整理的 BAYC 社區 IP 地圖,可以看到 BAYC 的 IP 授權已經多點開花。BAYC 的 IP 從 Web3 延伸到 Web2 市場,試圖將所有人們 Ape 化。

BAYC-IP 地圖

PFP 目標:成為文化符號

再來,從敘事的角度思考。

現在的 PFP 正如 Will 所說,沒有故事,缺乏靈魂。在我看來,靈魂是蘊藏在故事中的,上帝需要聖經傳遞福音,釋迦摩尼剔肉餵鷹述說佛法。

From: Will Wang

PFP 有可能成為這個時代的文化符號嗎?

首先他們需要講好故事,內容的構建是 IP 建設不可或缺的一環。比如 BAYC 選擇建立元宇宙,來傳遞精神:暢遊在 Metaverse 的猴子。

或許很多人覺得一個 PFP,竟然扯上時代符號,是不是太過了?這張圖可以代表我的想法。

NFT 發展脈絡

在我看來,NFT 遲早會深入我們所有人的生活,而現在 NFT 已經走到了 Brands 的階段,接下來便是 Culture-文化,時代精神的載體很大可能是 NFT。

從講好故事開始,構建 PFP 的靈魂。用 IP 觸達更大規模的人們,讓他們聽到 PFP 的故事,讓他們喜歡 PFP 的精神。這才能讓 PFP 走出價格下跌,玩家流失的負循環。

我沒有希望 PFP 成為能流傳千年的神話,但我們期待 PFP 能出現比肩 Web2 TOP IP 的項目。PFP 是文化和金融的結合,讓文化屬性發揮出最大的作用,是解決 PFP 痛點的必要路徑。

放上我最喜歡的《精靈寶可夢-特別篇》

IP 收益應取代版權費

Sudo 的興起,讓人們擔心 0% 的版權費是否會敲響 PFP 的喪鐘,讓 PFP 項目方損失最大的收入來源。但 NFT 的特性決定了,遲早會出現 0% 版權費的平台,總有一部分人不希望分享自己的利益。

我們要學習 Web2 第一大 IP:精靈寶可夢的成長路徑。讓 IP 的授權費用,品牌實體經濟,逐漸取代版權費成為 PFP 項目的第一大收入。這才能可持續化的發展,並且讓每個 PFP 的持有者都能獲利,讓社區獲得極大的動力來發揮其創造性,形成正循環。

我之前的文章,從 PFP 的角度看 CC0 探討了 CC0 不太適合 PFP 的原因,就是會缺失了 IP 授權費。

同時,我們不要忘記 PFP 的發展才短短 1 年左右,BAYC 是去年 5 月 Mint 的,而 Azuki 剛誕生 7 個月。他們的發展速度已經超乎我們的想像,但需要更多的時間來夯實基礎。

如果你相信 Web3 會佔領人們的生活,用戶量會指數型增長,那麼不要只關注價格的短期漲跌。

看得長遠些,從 PFP 當中找到最可能席捲全球的 IP 吧

免責聲明:作為區塊鏈信息平台,本站所發布文章僅代表作者及嘉賓個人觀點,與 Web3Caff 立場無關。本文內容僅用於信息分享,均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及要約,並請您遵守所在國家或地區的相關法律法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