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 React Native 時代引發的爭論來看:Web2 不會被淘汰,Web3 將與 Web2 並行發展,並且 Web3 的用戶也不必需要了解區塊鍊和智能合約。

原文:I sold my startup to Airbnb and went all in on developing web3 — here’s why and What working at Airbnb during its React Native era taught me about web3

作者:Devin Abbott

編譯:白澤研究院

封面: Photo by Julian Hochgesang on Unsplash

當我們談論 Web3 時,大多數人會立刻想到 NFT、加密資產或 DeFi。因為從 Twitter Crypto 的活動來看,這是事實。

但作為一名開發人員,我真正感興趣的並不是這三者。事實上,我估計目前有 95% 的 Web3 項目是高風險的,並且其中一些是騙局——而且絕對沒有準備好提供給用戶使用。

同時,我也覺得剩下 5% 的精品項目是值得提倡的。

幾年前,我創建的專注於開發人員的初創公司 Deco Software 被 Airbnb 收購,如果我在 Airbnb 繼續工作,那麼我在矽谷的職業選擇會非常好。作為一個本該成為 Web2 推動者的人,我辭職了,並選擇投身於創建免費、開源的 Web3 開發者工具,為什麼?

我在 Airbnb 的職業經歷給了我一個獨特的視角,讓我了解 Web3 如何被更廣泛的科技世界的許多開發人員採用。它與 NFT 或加密資產的投機沒有任何關係,我認為這兩者都被嚴重誇大了,並且分散了投資者對更大潛力的注意力。我相信 Web3 真正提供的是一場關於後端架構的 “革命”

在 React Native(另一種顛覆性技術)被大肆宣傳期間,我在 Airbnb 工作。當時它在開發者社區中引發的爭議也與我們今天在 Web3 看到的非常相似。

Airbnb 對 React Native 的反應

這個故事始於我在 2015 年共同創立的 Deco Software 公司,當時 Facebook 剛剛開源了他們的移動應用程序開發框架 React Native。在 Deco,我們使用 React Native 為開發人員創建了工具。

React Native 被開源真的令我們非常興奮。由於原始 Web 框架 React.js 的廣泛使用,數以百萬計的 Web 開發人員可以在完全一致的開發基礎下使用 React Native,輕鬆地開發移動應用程序。

同樣重要的是,React Native 可以使開發人員能夠使用相同的代碼庫創建 iOS 和 Android 應用程序。在此之前,如果你是一家初創公司,你必須僱傭兩個開發團隊,分別製作同一個應用程序的原生 iOS 和 Android 版本。倒是存在一些跨平台的解決方案,但在 React Native 之前,沒有一個可以與原生應用程序真正競爭。

React Native 是如此具有顛覆性,它似乎促使了當時 Apple 和 Google 自己承認為 iOS 和 Android 進行應用程序開發是多麼困難。這兩家科技巨頭最終發布了 SwiftUI 和 Jetpack Compose,本質上是採用了 React Native 的一些創意並將它們集成到平台中。

正是在這種熱潮中,Airbnb 收購了我們的 Deco Software,成為了採用 React Native 的最傑出的公司之一。

到那時,框架已經成為我作為開發人員的專長;我甚至寫了一本關於 React Native 的書。由於之前很少有為 Android 或 iOS 開發的經驗,掌握 React Native 對我來說是具有 “改變遊戲規則” 的優勢。我確信——儘管許多開發人員對此表示懷疑——React Native 將改變整個行業的遊戲規則。

然而在 2018 年,Airbnb 改變了。在收購了我專注於 React Native 的初創公司僅一年後,Airbnb 就放棄了 React Native。

正如 Airbnb 當時的首席工程師 Gabriel Peal 在公告中解釋的那樣:

由於各種技術問題,我們將停止使用 React Native……儘管許多團隊依賴 React Native 併計劃在可預見的未來使用它,但我們最終無法做到達到我們最初的目標。此外,還有許多我們無法克服的管理問題,這將使繼續投資 React Native 成為一項挑戰。

在發布這個公告時,我正在 Airbnb 開會,我記得這一公告在現場頗具爭議。從開發人員的角度來看,React Native 已經成為 Airbnb 在科技界的核心。對於 Web3 的類比,就好像 OpenSea 突然宣佈區塊鏈不再適合他們了!

儘管我自己專注於 React Native,但我只能將這一切視為一種成長經歷,在 Airbnb 工作的剩餘時間裡,我與 iOS 的開發團隊一起工作。我理解公司的觀點:由於 Airbnb 一直無法完全脫離原生 iOS 和 Android 開發,因此支持 React Native  意味著添加了第三種平台,而不是圍繞一個單一平台進行統一。

但這個決定也很昂貴。雖然有數以百萬計的開發人員熟悉 React 並因此熟悉 React Native,但能夠同時為 iOS 和 Android 開發是一個不太常見的技能組合。因此,聘請能夠在任一平台上開發的開發人員成本更高,也更耗時。Airbnb 繼續投入大量時間和金錢來建立兩個非常強大的 iOS 和 Android 團隊,每個團隊都有大約 30-40 名成員。

作為為數不多的獨角獸初創公司之一,Airbnb 有能力做到這一點。然而,對於大多數其他公司來說,這樣的轉變根本不可行。雖然 React Native 不適用於 Airbnb,但對於許多其他公司來說,它仍然是一個很好的解決方案。

我相信 Web3 可能會有類似的軌跡。

Web3 與 React Native 並行

同樣,懷疑者當時也認為 React Native 會失敗,因為它永遠無法強大到足以與原生應用程序競爭。實際上我認為這是真的——常用的 React Native 應用程序通常不如原生編寫的應用程序那麼快或強大。但是開發者仍然可以開發出 90–95% 接近原生質量的應用程序,並在此過程中節省大量時間和金錢。許多開發人員及其公司很高興能夠有這樣的權衡選擇。

這就是為什麼,儘管像 Airbnb 這樣的公司離開了 React Native,但它仍然蓬勃發展。

在小型初創公司,開發人員一直在他們的公司內提倡使用 React Native 作為一種具有成本效益的替代方案,即使他們完全意識到了缺點。

這就是為什麼——雖然很少有用戶注意到或關心——但 React Native 已經融入到了他們的生活中,在他們每天使用的應用程序中很常見,被亞馬遜、微軟和其他科技巨頭廣泛採用。

這可能就是為什麼我在 2015 年將 React Native 視為根本性轉變,現在也以幾乎相同的方式看待 Web3。

在我開始使用 React Native 的日子裡,Nader Dabit 在他的 React Native 播客節目採訪了我,這是他躺在床上時錄製的(他的麥克風放在胸前)。現在,他在一個非常專業的工作室內錄製有關 Web3 的播客節目。Nader 以前也是一位開發人員,他早在 2015 年就看到了 React Native 的巨大潛力,並且同樣看到了今天 Web3 的潛力。Nader 是第一個向我提出見解的人:“儘管前端開發人員花費最多的時間工作,但 Web3 是一場後端革命。”

圖片
Nader Dabit in his recording studio

例如,考慮任何 Web2 公司都會有的後端成本。在 Airbnb,我們有一個名為 Payments 的部門,不僅由客戶服務代表組成,還有相當多的工程師通過信用卡、PayPal、Stripe 等在許多設備上構建交易。我們必須支持來自世界各地的支付服務商的每一種法定貨幣,事實證明這很難做到!

雖然許多主要的支付服務商並不支持每個國家的法定貨幣,但區塊鏈在世界上的許多國家已經得到了支持。與其他支付處理器一樣,通過區塊鏈進行的支付仍然會產生交易費用,但它們通常會在一分鐘內完成處理——而不是像傳統金融機構通常需要的幾小時甚至幾天。一家面向 Web3 的大型公司可能仍需要一個專注於 KYC 合規性和其他監管問題的支付團隊,但它的工程量可能要小得多。

Web2 並不會被淘汰

儘管有很多開發人員對 Web3 提出了合理擔憂,但批評背後的語氣常常讓我想起那場激烈的 Airbnb 會議,我們如何宣布 React Native 已被淘汰。我的團隊被收購後努力使 React Native 在 Airbnb 取得成功,希望 Airbnb 很可能是 Facebook 以外的行業領導者。我們都相信 React Native 的潛力,儘管它不適用於 Airbnb,但我們不會通過負面的公開聲明來造成無法彌補的傷害。我們知道,許多 React Native 的批評者會重複我們在社交媒體上批評的任何內容,用它作為 React Native 和使用它的開發人員低於標準的證據。但批評者無法理解或分享更微妙的觀點是:React Native 不是 Airbnb 的正確解決方案,但它仍然是許多公司的絕佳解決方案。

實際上,當時對 React Native 的許多批評者都是那些不想學習新框架的原生開發人員。如果更多的公司選擇僱傭 React 開發人員,這可能會影響他們的職業生涯和薪酬——所以自然而然地,無論 React Native 作為一項技術的優點如何,都會有一些恐懼和不確定性。(當然,許多原生開發人員現在仍然是 React Native 的大力支持者!)

現在,隨著矽谷一些薪酬高、技術高的開發人員投身於 Web3 職位,許多從事 Web2 工作的開發人員也有類似的擔憂。

但是,如果 React Native 的歷史可以作為參考,那麼 Web2 中的開發人員無需擔心。iOS 和 Android 開發人員仍然做得很好,並且很高興與 React Native 共存。許多原生應用程序開發人員已經將 React Native 作為一種新知識來學習。同樣,Web3 可能會成為 Web 2 開發人員提陞技能的一種方式。與移動應用程序一樣,Web2  和 Web3 可以共存並相互平行發展。

也就是說,讓我明確一點:作為開發平台的 Web3 仍處於高度試驗階段。我們還不知道 Web3 是否或如何演變成真正的公司,如何成為實際應用程序。但是潛力是存在的,至少,Web3 已經能夠在早期階段對應用程序進行負擔得起的原型設計和測試。根據我的經驗,許多嘗試它的 Web2 開發人員都是在 “一夜之間” 從對它極度懷疑再到樂觀。這種態度轉變是發生在我和我的許多開發者朋友身上的。

然而,幾年以後,我相信有關 Web3 的爭議將會消退,我們將開始看到實際的基於 Web3 的應用程序具有實用、有價值的用例。一些應用程序可能很快就會獲得大量用戶,他們不必了解區塊鍊和智能合約——就像大多數人使用基於 React Native 的應用程序時,不知道或不關心 “框架曾經引發的爭議一樣”

免責聲明:作為區塊鏈信息平台,本站所發布文章僅代表作者及嘉賓個人觀點,與 Web3Caff 立場無關。本文內容僅用於信息分享,均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及要約,並請您遵守所在國家或地區的相關法律法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