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3、無央社會這種社會實驗設計品畢竟更多地包容了財產、自由、多元、自下而上、跨越差異這些自由社會的要素,它一定會比當下社會更加豐饒和繁榮。

作者: malatang.eth

封面: Photo by Aedrian on Unsplash

作為擁有風險投資人、互聯網原住民、Web3 積極分子、法律系畢業生和古典自由主義信徒等多重身份的我,最近將這三件事串在一起鼓搗,琢磨出了一些有意思的想法。

文中的无央社会,来源于以太坊创始人 Vitalik Buterin 与他人合著的最新论文 Decentralized Society: Finding Web3’s Soul(中文全译本参见此处)。我现在将 Decentralized Society 译为无央社会(旧译 “去中心化社会”),原因我在这里阐述过。

財產權與自由

作為古典自由主義傳統的當代傳人,弗里德里希·哈耶克認為,財產是一切自由之母。對私有財產權和分別財產權的承認是阻止或防止強制的基本條件,也就是一切自由的基石。“除非我們能夠確知我們排他地控制著一些物質財富,否則我們甚難實施一項連貫一致的行動計劃”;另外,即使一個人不擁有財富,他實施行動計劃所依據的物質財富也絕不能處於某個其他人或機構的排他性的控制之下。只要財產是分散的而非壟斷的,人們就可以通過與他人基於自願同意而達成契約,在合作互益的基礎上實現自己的目的。

Web3 與 Web2 最大的不同,即在於將互聯網用戶的線上資產財產化,並賦予其財產權的內涵。這些虛擬資產包括賬號賬戶、網上行為軌跡及數據、有意無意創造的內容,線上人際關係圖譜,以及遊戲內的道具、皮膚、衍生物,甚至個人隱私等等。

Vitalik 倡導的無央社會走得更遠,它要在此基礎上對線上產權作進一步分解,使其內涵和形式更加豐富多元。未來的產權 “創新將取決於能否分解產權,以與現有財產製度的特徵相匹配,並對豐富的細節予以編碼。” 靈合幣 SBT 這種產權載體,可以靈活地代表實物和虛擬資產佔有權、使用權、收益權、處分權這種細微的產權差別並使之增殖,同時鼓勵新的實驗。

用戶完全擁有這類產權的整體或可分解局部,可以毫無拘束地、甚至匿名地對其進行交換、交易和處置,最大化地實現了財產權的佔有、使用、收益和處分的內涵,也使得 Web3 在自由這一維度上的高度,遠勝傳統互聯網。

哈耶克認為建立在經濟自由和財產權基礎上的社會不僅是最有效率、最為繁榮的社會,而且在道德上也優越於其它社會。因為這種社會是最自由的社會,自由是一切價值中最重要的價值。自由市場是進步與文明的引擎。按此主張,Web3 和無央社會至少具備了豐富財產權這一自由社會最基礎的必要條件,且其更分散、更多元、更細微,更有利於自由的生長。

自由與民主

儘管哈耶克認為民主是一種比較能保障自由的製度方法,但他認為民主政治有諸多問題。民主是手段,自由才是目的。他明確地指出,“民主本質上是一種手段,一種保障國內安定和個人自由的實用裝置”。民主並不能保證把權力交給那些最為明智和最有智慧的人士手中,而且在許多時候,政府的決策若由精英做出,或許對全體民眾會更有益。

在這一背景下,無央社會所建議的在 DAO 等 Web3 社區的治理投票中,按投票者相互關聯的程度調整其投票的權重,就顯得非常有意義。通過二次方機制,將關聯投票者在投票時的權重予以降權調整,從而將參加議事的成員分散度予以最大化,確保少數派的聲音能被聽到,避免社會被精英和少數人控制和操縱。

正如上述,哈耶克也認為,在某些情形下,精英治理可能比民粹治理更能保護自由,更能有利於社會的良性發展。DAO 治理投票中如何避免過度的民粹化,增加成員的投票積極性,減少搭便車的投機性,還是需要進一步探索的課題。似乎美式代議民主可供借鑒,即通過一定委託代理機制,鼓勵社區成員將投票權委託給能代表其利益和觀點的社區積極分子行使,使其演變成一種 Web3 架構上的代議民主制。

自發秩序與建構秩序

哈耶克在《兩種秩序》一文中將秩序分為自發(生成)秩序 (endogenous order 或 spontaneous order) 和設計 (或建構) 秩序 (exogenous order 或 made order)。其中,自發秩序是指沒有人有意識地去做,建構秩序則是以有組織的方式進行。自發秩序不是人有意識建立的,從而沒有目的性。那些經由傳統上人之慣例所形成的結構,既不是自然的 (natural),也不是人為的 (artificial),而是 “人之行動而非人之設計的結果”。即使那些有個體行為所導致的有序的社會結構(如語言、宗教、法律、貨幣、市場)等也應該被看成是個體活動的偶然的、自發的副產品。“社會的經濟問題主要是迅速適應特定時間和地點環境的問題。” 顯然,大量的信息是分散而專有的,為此,哈耶克凸顯了分散決策以更好地適應信息的變化。

哈耶克認為,任何人為的整體設計都會最終破壞這一秩序的 “創造性”。任何精英或政府都不可能了解社會成員之間分工合作的無限複雜的細節,從而不可能 “設計” 人類合作的秩序。因此,所謂適用於全社會的 “頂層設計” 自始就是荒謬的,其結局必然是一地雞毛。

建構秩序也不是完全無效。對社會領域的某一局部,比如家庭、公司、特定社團,設計、規劃、計劃、策略、目標、宗旨這些建構秩序的常用構件,是完全必要的。在這裡,家庭、公司、社團與個人無異。但是哈耶克強調,建構秩序有其特定的適用範圍。無數個體的建構秩序相互作用所形成的社會結構,從整體來看,依然是偶然的、自發的副產品。

美國喬治·梅森大學的梅卡圖斯中心的美國經濟和全球化計劃聯合主任唐納德·約瑟夫·布德羅教授在其《自發秩序並非設計的結果》(Spontaneous Order is Not an Engineered Outcome)一文中使用了下面的題圖。這幅圖與 a16z 最近發布的《2022 年加密行業現狀概覽報告》(2022 State of Crypto: An overview report)的 Web3 題圖(右)有異曲同工之妙。

資料來源:自發秩序不是工程結果
資料來源:2022 年加密貨幣狀況:a16z Crypto 的概述報告

Vitalik 願景中的無央社會,是 “一種共決共定的社交關係,靈魂們和社區自下上地聚集在一起,以此為彼此的新興特質,在不同尺度範圍內共同創造多元網絡物品和智能。” 既然是共決共定的,並且是自下而上的,強調多元和分散決策,這種社會在性質上也是一定是自發的、偶然的,它不應該是設計出來的。

這裡出現了一個悖論。區塊鏈從本質上就是中本聰、V 神等人設計、編寫出來的自動運行的程序,它怎麼會不是設計出來的?沿著這個思路,我們會得出一個邏輯推論:不管是比特幣,還是以太坊,都將只是豐饒的 Web3 和無央社會的局部建構秩序,Web3 的大繁榮,必定是無數種公鍊和協議的大繁榮的結果。不管是哈耶克和 V 神,都不會容忍一條或幾條公鍊主宰 Web3 的局面。作為設計出來的建構秩序,這種局面的必然後果就是自發秩序的窒息,以及自由的死亡。

理性的邊界

當然,公鏈協議作為一種建構秩序,與現實世界中人為的建構秩序也有不同之處。區塊鏈程序沒有目的,它自動運行,完成部署後不受人類意志的干擾。它更像一種絕對理性,不因外部因素的變化而改變,也不因外在意志的干擾而調節。在本質上,它似乎更接近於局部上帝,以及上帝意誌所代表的某些規律。

但是,公鏈協議是人類將它對現實世界的理解予以編碼,編寫進二維和二進制的軟件系統裡,然後循環往復地運行。它畢竟還只是一種人類理性,而人類理性是有邊界和局限性的。

在科學哲學理論上,哈耶克與他的好友卡爾·波普爾大力批評所謂的科學萬能主義,錯誤的將科學研究方式強加於社會科學的研究領域上,導致在實踐上產生相反的結果。通常這牽涉到在哲學上強行要求明確驗證,錯誤地認為所有科學解釋都可以簡單地用二維的線形圖表進行。哈耶克指出大多數科學都牽涉到復雜的多線形和多變數,而經濟學和非設計秩序的複雜性則有如達爾文的生物學理論一般,強加一般的科學研究方式只會造成錯誤的結果。大衛·休漠也為人類理性劃定了界限:我只知道我感覺到的事情,我不可能知道關於我感覺以外的任何陳述是否正確。

因此,公鏈協議所予編碼的認知,也僅僅是人類已經認識到的規律和理性。它不可能是社會生活(或社會科學)的全部。Web3 和無央社會也不可能是未來社會生活的全部,儘管它們會對未來社會產生深遠的影響,但它只是能社會自我組織的一種新穎方式。它會與 Web1、Web2 和傳統社會並行存在,相互影響,相互促進,演化遞進。

這同樣也適用於對人工智能的預測。人工智能如同區塊鏈的協議程序,反映的是特定的人類理性和建構秩序的代碼化。它的局限性也不言而喻。

情感與審美情趣

但是,高度發達的機器人和人工智能最終是否會演化出情感和審美情趣這些超越理性的東西呢?畢竟人類的情感也是從自然理性中發展出來的。

這個問題現在恐怕不會有答案。幾部有關元宇宙的影視作品,比如電視劇《上載人生》和電影《致命玩家》中,機器人演化出了情感,或者將現實世界中的情感移植到了虛擬世界中的人工智能,並與現實世界的人類展開了愛情戲。

說到情感和審美,休謨還有一句名言:“理性是激情的奴隸。” 青年政治學者周濂也說,“哪怕你費盡口舌,試圖通過理性的論證去說服或者改變一個人,但你會發現,即便你把他說得啞口無言,你仍然無法真正地說服他或者改變他。在這個意義上說,理性是情感的一個慢動作,理性是情感的馬後砲,理性是情感的奴隸。”“一個人的政治立場是右是左,他對權力的態度是喜還是惡,他的生活是有趣還是無趣,除了事關理性、理念、觀念,更大程度上是情感教育和審美趣味的問題。” 有的人偏愛廣場上萬人正步的宏大場景,有的人青睞舞廳裡群手亂舞的生意盎然;有的人將面子當作堪比命貴的心理需求,有的人將實惠實利當作人生信條。這些都不一定是理性思考的產物,更可能是審美的選擇,與人的成長背景和後續教育有關。

似乎跑題了。不過還真沒有。我的意思是,Web3 和無央社會再怎麼發展,它都難以解決情感和審美趣味的問題。作為一種植根於建構理性上的社會實驗設計品,它始終受制於人類理性的局限,無法單獨生長出無窮無盡的人性之花。如果我們把我們的生活全部交給自動運行的程序來規劃和控制,這將是多麼無趣甚至恐怖的事。

但是,這種社會實驗設計品畢竟更多地包容了財產、自由、多元、自下而上、跨越差異這些自由社會的要素,它一定會比當下社會更加豐饒和繁榮。

畢竟,我們離原始豐饒的社會,越來越近了。

免責聲明:作為區塊鏈信息平台,本站所發布文章僅代表作者及嘉賓個人觀點,與 Web3Caff 立場無關。本文內容僅用於信息分享,均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及要約,並請您遵守所在國家或地區的相關法律法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