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PEG 一直會統治 NFT 市場嗎?我想這大概不會。

原文:A Bull Case for Music NFTs: Everything You Need To Know About The Next .WAV Of On-Chain Art(Delphi Digital)

作者: Nick Pappageorge

譯者: Kerry,AZerDAO 建設者

封面: Photo by Wes Hicks on Unsplash

自從 Beeple 的那場打破紀錄的拍賣以來,NFTs 已經成為 2D 視覺藝術的代名詞。通常被稱為 “JPEG 圖片”,最有價值的 NFT 絕大部分為靜態圖像。相比之下,音頻和視頻 NFT 在銷售方面則有一些舍入誤差。

那麼 JPEG 會一直統治 NFT 市場嗎?在當下的數字媒體格局中這似乎不太可能。

首先,喜歡音樂的人遠遠多於喜歡美術的人。音樂產業從數十億人中產生了 570 億美元的收入,這其中有超過 5 億的用戶使用付費流媒體服務。而藝術品的規模似乎與之相當,全球收入為 500 億美元。但這在很大程度上是由僅有的 1 萬名左右經常購買高價作品的藝術收藏家支持的。就品牌知名度而言,差距是驚人的。

當然我們現在還不清楚 NFT 的未來會不會類似於今天的媒體格局。但以下幾個因素,包括收藏家文化、早期採用和最近的銷售數據,表明了音樂 NFT 尤其值得密切關注。在這份報告中,我們從收藏家的角度深入探討了為什麼音樂 NFT 處於有利地位,以及我們看到的新生趨勢。

視頻概覽

目錄

·  Delphi 的論點

·   為什麼是音樂?為什麼是現在?

·   音樂 NFT 得種類

·   探究藝術家案例

·   關於音樂 NFT 首次投放的建議

·   用 DAO 作為標籤

·  NFT 如何實現一個由創作者控制的母帶

·   音樂 NFT 的未來

·   結語

Delphi 關於音樂 NFT 的論點

NFT 在視覺藝術領域引起關注是因為沒有版權法的負擔以及行業守門人。

另一方面,音樂領域則有更多的障礙需要跨越。從技術方面來講,任何可以回放的歌曲都有可執行的版權,這就使音樂 NFT 的展示更加複雜。音樂的供應鏈也更具有挑戰性。視覺藝術家通常習慣於直接向消費者進行銷售。而在音樂領域,第三方流媒體平台往往介於音樂人和聽眾之間。最後,音樂領域在擁抱技術之前,通常因為挑起法律糾紛而臭名昭著。

上述這些都是音樂 NFT 領域重大缺陷。但是有這樣一群更強大的創始者,建設者和投資者,他們在重新調整激勵機制方面毫不畏懼。隨著越來越多的人加入加密行業以及 Web3 中,我們相信將有越來越多的機會激發藝術家們的潛力,保障他們的事業。這不僅僅是關於如何規避和唱片公司之間的問題。我們討論的是一種全新的收入來源以及參與模式,從而使藝術家們能夠建立更成功以及可持續的職業生涯。

以下是 Delphi 尤其感興趣的幾個領域:

  1. 超級粉絲的參與和獎勵機制:粉絲們和粉絲俱樂部將成為藝術家職業旅程中更加不可或缺的一部分。Web3 工具將在這其中幫助粉絲獲得相應的地位和獎勵,以表達對他們所給予支持的激勵。
  2. 社交圖譜:現在每個藝術家都可以來建立他們自己的粉絲社交圖譜,可以通過鏈上的行為來進行驗證,例如參與 NFT 的投放,或者通過參與最新的演出而獲得相應的 POAP NFT。
  3. 藝術家與粉絲的循環聯繫: NFT 和其工具將粉絲和藝術家之間從消費關係轉向合作關係。我們希望看到更多的藝術家嘗試使用代幣社區以及 DAO 來與粉絲建立更緊密的聯繫,同時將也更利於眾籌融資和營銷。
  4. 策劃及展示模式:平台和規章制度可以激勵更好的策劃和展示模式。這將使得音樂領域不再需要行業守門人,粉絲將會監督和提升新晉藝術家的地位。
  5. 可組合性和標準化:即使有了 ERC-721, NFT 的標準也是缺乏的,特別是對於多媒體來說。但是有了圍繞智能合約框架的實驗,將可以徹底改變藝術的製作方式。

目前我們在 Delphi 的團隊正在與希望探索 Web3 方面的知名藝術家和新晉音樂人進行會談。如果你認為你正創造的一些事物需要我們的幫助,請不要猶豫,立刻聯繫 creative@delphidigital.io 。

要實現這些雄偉的目標需要很多專業的團隊以及合作夥伴,因此我們想討論一下我們對這個行業的看法和投資理念。

為什麼是音樂?為什麼是現在?

加密貨幣錢包數量近期有了爆炸性的增長,MetaMask MAUs 從 2–21 年 4 月的 500 個增長到近期的超過 3000 萬個,並且對數字藝術所感興趣的領域也很可能會擴展更多。典型的 NFT 買家正在迅速變化,而音樂 NFT 不可否認地擁有更廣大的受眾。

拋開理論而談,音樂行業也確實正在抓住這個機會。類似像環球音樂集團這樣的巨頭正在與無聊猴一起實驗以 NFT 為中心的虛擬樂隊。同時,像 Grimes 和 3LAU 這樣的藝術家也已經以 100 萬美元以上的價格出售了他們的 NFT,這開啟了一個全新的收入來源。

音樂有著獨一無二的歷史和所有權文化,特別是與其他媒體相比,可以釋放其不對稱價值。在眾多藝術家中,相比較他們所捕獲的來講,音樂人可以說是創造了最廣泛的文化影響。以 Kanye West 為例,他的名字就為 The GAP 和 Nike 等合作夥伴增加了數十億的市值。在美術界,幾乎沒有人可以聲稱有這樣的影響力。已故的 Virgil Abloh 是 West 的長期合作者,他看到了這種偏差,並在不幸去世前正在計劃一個以 NFT 為中心的 DAO。

行業動態使 Web3 對於音樂領域的顛覆尤為成熟。對於大多數藝術家來說,Spotify 是一個被發現的工具,而不是收入來源。排名前 10% 的藝術家產生了 Spotify 上 99.4% 的流量。流媒體平台現在將藝術家的收入推的更低。NFT 為更多的藝術家提供了一條生命線,讓他們從自己的作品中謀生,這會加速其作品的接受度。

最後,音樂在創造緊密社區方面具有天然優勢。像 Bored Ape Yacht Club (BAYC) 這樣的知名 NFT 品牌,在很大程度上是因為他們的社區而激增。對許多人來說,持有 BAYC 並不是因為審美或在 Twitter 上用作頭像。相反的,價值來源於對一個獨家品牌的參與權限,IRL 活動,以及不斷增長的品牌影響力。音樂人們擁有著全世界最狂熱的粉絲群體,例如 BTS 組合擁有一個 4000 萬人的粉絲俱樂部。音樂 NFT 如果在適當的時候推出,也可能會獲得類似的價值。

下一個.WAV 的模型

與圖像 NFT 相比,音頻 NFT(以 MP3 或者 WAV 的格式)是一個相對較小的市場,在 Opensea 上每天的交易量通常不超哥 1 億美元。然而純音樂的 NFT 平台正在證明這一概念在經濟上來說是可行的。

現在,各種平台都在探索收藏家們最看重的是什麼。Royal 和 Decent 兩平台的設想是將 NFT 與版稅收入掛鉤。如果這個想法成功,這會是一個強有力的組合模式。這樣 NFT 不僅本身對收藏家們產生吸引力,而且早期參與的粉絲們會獲得歌曲在流媒體上的所有權(而不是從單曲 1–1 的翻轉中獲得的收益)。Sound 正在嘗試一種 1 對多的模式,即歌曲由一個團體所擁有,好處是這將擁有公開可見的評論。這些平台目前已獲得一些風投的支持,並由音樂領域的業內人士掌舵,具備很高的潛力。

然而 Catalog 的 1 對 1 模式真正的激發了人們對該利基市場的興趣。Catalog 類似我們熟悉的 SoundCloud 資料庫,同時允許歌曲作為 NFT 來進行出售或者拍賣。目前該平台還處於邀請制內測的階段,且主要集中合作一些在加密行業有天賦的新晉藝術家。但像 Boyz Noize、Vic Mensa 和 Mick Jenkins 這樣的知名人士已經在該平台上出售作品,該平台於 2021 年 3 月開始銷售。

Catalog 平台的 1 對 1 模式可能已經達到了一個拐點,2021 年 10 月,該平台的銷售額激增至 60 萬美元,月度環比增長 13 倍,也讓其累計銷售額超過了 100 萬美元。也是在 2022 年初波濤洶湧的市場中,該平台的銷售額也一直保持在一個不錯的水平。

2021 年 12 月,Sound 推出了其 1 對多的 NFT 平台,並已經成為了一個令人激動市場。Sound 使藝術家可以為一首新歌舉辦聽歌會,並在結束時可以打造一枚限量版 NFT。歌迷們可以支持他們喜愛的藝術家,對歌曲進行公開評論,並與藝術家和其他歌迷互動。

Sound 已經與 66 位藝術家合作,並總共發布了 84 首歌曲,一級市場的銷售額為 432 個 ETH(1,197,587 美元),二級市場交易額 855 個 ETH(2,369,882 美元)。藝術家們會從二級銷售中獲得分成,已經有 518 個 ETH 的收益直接支付給藝術家(1,434,586 美元),這對一個剛推出四個月的的平台來說是一個非常優秀的的數字了。

其他早起音頻平台,如 Async Art 和 Arpeggi,使音樂 NFT 能夠被分解開來 (例如可分解至一個鼓點節奏或一條低音線)。雖然可能有些小眾,但是具有潛力被收藏家所收藏。

AsyncArt NFT 則有許多不同的所有者,有效地使每個作品成為一個不斷發展的組合。主軌道 “可以分解為九個分支 NFT,每個分支 NFT 內最多有九個變體。主幹 NFT 的擁有者可以決定哪個變體— 例如,將分支 3 的喇叭設置為主幹中活躍的部分。同樣,Arpeggi 有一個完整的音樂數字音頻工作站(DAW),用於鑄造 NFT,並自詡其主幹部分百分之百上鍊。另一個實驗項目,Derive,允許多個藝術家將音軌編入一個七軌的鏈上音樂彙編。

將歌曲分解成鏈上的獨立單元可能會成為一個強有力的接受手段。在視覺藝術 NFT 中,像 Art Blocks 和 Gen Art 這樣的收藏品已經流行起來了,部分原因是收藏家們仔細研究了其稀缺性和鏈上元數據。Deafbeef 和 Euler Beats 的早期生成性音頻 NFT 也因為類似的原因而受到歡迎。隨著音樂 NFT 市場的擴大,其在鏈上屬性可能越來越重要。

如果鏈上主幹部分能夠較為容易的被重新混合和重複使用,也有可能為藝術家和製作人創造新的收入來源。像 Splice 這樣的公司已經證明了免版稅的樣本是一個很大的機會,而技術上的繼承者可能是 CC-0 許可的音樂 NFT。儘管離今天的現實還很遠,但流媒體和版權費的支付活動可能在未來十年內向鏈上轉移。

就收藏策略而言,目前還沒有一個明確的遊戲規則。沒有一個真正的 “播放索引 “來博取更廣泛的增長,但像 Catalog、Royal 和 Sound 這些有風投所支持的平台會有一些追溯空投的潛力。如果音樂 NFT 流行起來,在這些平台上搶地盤,收購藝術家的創世之作可能是一個不對稱的賭注 (如果這之後發生空投,那對你的基礎成本來說就更好了)。同樣,目前還不清楚哪些藝術家或作品集可以成為具有歷史意義的作品。按理說,一個有可能成為明星的 Web3 藝術家的創世之作會比 Tory Lanez 的 1 對多更好。但是,隨著更多可靠的音樂人擁抱 Web3,這一點可能不那麼真實。

一個開端的來源可能會引起許多投資俱樂部的興起。比如效仿 Pleasr 的模式,像 Noise DAO(擁有 1750 個 ETH),還有 Morii Music 這樣的團體一直在悄悄地收購音樂 NFT。到目前為止,他們的策略似乎只是收集他們喜歡的藝術家,並相信他們的名字會有成為藍籌股的潛力。在這些社區中活躍起來,可以幫助制定一個主題。

無論是參加這些俱樂部還是簡單地從外部監測收購信息,信號和周圍的收藏家的基礎都在定價方面發揮了很大作用。通俗的講就是” 集你所愛”,因為 NFT 的流動性概況本身就是是一把雙刃劍。

早期音樂 NFT 趨勢

音樂 NFT 正在使新一波獨立藝術家開始規避音樂行業的中間商。一個典型的例子是 Daniel Allan,他僅憑幾百個 Twitter 粉絲就能眾籌到製作一張專輯的費用。Allan 當時籌集了 50 個 ETH(當時約為 14 萬美元),比 Mirror 上的籌款目標高出一倍多。Allan 的 Overstimulated 專輯的支持者得到了未來主版稅的 50%,這有效地將傳統預付方式去中心化。

像 Allan 這樣的故事越來越常見。根據 Delphi 的分析,Catalog 上的中位藝術家每月有 16000 個 Spotify 流量,在 Twitter 上有 3300 個追隨者,這表明大部分 Web3 音樂人目前是獨立的或未簽約的。

令人驚訝的是,藝術家在 Spotify 上的受歡迎程度與 Catalog 上的銷售情況並不緊密相關。銷售額往往在 1 個 ETH 左右,沒有基於 Spotify 月流量的大量變化。這表明,早期的收藏家願意支持不那麼成熟的藝術家,並對早期的音樂人的 “第一性 “給予了充分重視。

探究藝術家案例

新晉藝術家是如何利用 NFT 的?

一個值得注意的獨立案例是 Haleek Maul,一個在巴巴多斯長大的說唱歌手,他在 Catalog 上賣出了 9 件作品,總價為 133.6ETH(撰寫本文時約為 29.9 萬美元)。Maul 在 Catalog 上賣出了前 8 個價格最高的作品,大多在 10ETH 到 25ETH 之間。Maul 的 INNER 專輯(56 個 ETH,當時約為 25.6 萬美元)的銷售額將轉化為 5870 萬 Spotify 流量。有趣的是,Maul 在 Spotify 和 Twitter 上的受關注度相對較少(4000 左右的月度流媒體流量和 8 千名 Twitter 關注),但這位藝術家已經大力向 Web3 靠攏。Doomsday 是一家由風投機構支持的製作公司,通過 NFT 眾籌音樂視頻,一直與 Maul 密切合作,目標是贏得視頻格萊美。

獨立藝術家可以說從 NFT 中獲得了最大的收益,他們將成為藝術家玩法發展中值得關注的對象。從已經發布音樂 NFT 系列的頂級藝術家那裡也可以學到很多東西。來自 Disclosure 的 NFT 產品仍然是一個關於這一切可能性的突破性的案例研究。但是關於這點我們是有片面性的,因為我們的 Delphi 團隊同事親自買了這個 NFT。但這次交易有幾件事是正確的。首先,該藝術有標誌性的 Disclosure 臉部圖像,出現在所有專輯封面上。而且它有一個獨特的賣點:擁有它可以獲得 4 張全球所有 Disclosure 音樂會的免費門票。

逆境中 NFT 的購買促成了我們和 Disclosure 之間的現實友誼。在我們購買 NFT 後,二人組的一半 Guy Lawrence 出現在 Delphi 的播客上。在這之後還進行了一次會面,在那裡我們提出了 Guy 為我們的家庭聚會做 DJ 的想法。令我們完全吃驚的是,他說:” 當然沒問題”(關於這個故事的更多信息,請閱讀這裡) 。

雖然這無疑是一個特殊的案例,但很明顯 NFT 可以幫助促成藝術家和粉絲之間更親密的關係。

另一個值得效仿的玩法是 Avenged Sevenfold’s Deathbats Club(DBC),一個以 NFT 為中心的粉絲社區。樂隊的 NFT 作品中的某些特徵決定了粉絲在音樂會見面會上獲得的機會。這種模式很容易被成熟的藝術家所複製,儘管它需要一些嚴肅的承諾和後續跟進以提供 IRL 活動的經驗。對你的超級粉絲群體承諾過高而又無法做到的負面聲譽風險是真實存在的,所以不應該輕率的決定來複製類似模式。

DBC 樂隊相關視頻:https://www.youtube.com/embed/yvjSx3YLlWM?feature=oembed

DBC 系列已經產生了超過 280 個 ETH 的交易量。那些花時間做好這件事並真正靠攏 Web3 最令人興奮的方面的藝術家,將在最好的位置看到他們的粉絲俱樂部擁有自己的生命。

並非所有的重大投放都是順利進行的。萊昂國王樂隊為他們的 NFT 創造了巨大的銷售額,但這個過程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歡迎,因為主網 Gas 費比人們試圖索取的 NFT 費用還要貴。樂隊還拍賣了一小部分獨特的 NFT,這些 NFT 給持有者提供了任何 KOL 演出的四張前排票(還有一些其他的福利可以在其說明中讀到)。沒有太多的交易活動,但當時人們為他們支付了 300 多 ETH。Gas 費的原因也使 Tory Lanez 的投放變質,最終他以每個 1 美元的價格賣出了 100 萬張 NFT。

關於音樂 NFT 首次投放的建議

進入這個領域的藝術家必須注意到這是一個長達十年的遊戲,而不是幾個月的時尚。不幸的是,去年有一些藝術家利用 NFT 的炒作週期,進來向他們的粉絲傾銷。如果你看一下像 Nifty Gateway 這樣的平台,一些音樂界的大人物做了投放,然後從來沒有做任何事情來與他們的 NFT 持有人交互。你可以在他們的二級市場銷售中看到一個明顯的趨勢。(提示:銷售額在下降。)

規劃是關鍵。當被要求發表評論時,Haleek Maul 給第一次做 NFT 投放的藝術家提出了這個建議:

“第一次投放是很重要的,因為這會為你的世界設定好場景。我想最好的建議就是盡可能的一路規劃到最後。確定好你想要講述的故事,並確保你以最好的方式將其傳遞給你的聽眾。我想這就是這些的價值所在,專注於一個核心的想法,並以此為基石建立起來。” — Haleek Maul

法律相關問題也是值得事先調查的。獨立和未簽約的藝術家紛紛湧入這裡,因為這裡的法律複雜性要小得多。正如 Disclosure 在我們的播客中解釋的那樣,數字商品越來越多地被大公司的唱片合同所獲取。

“如果你現在是一個獨立的藝術家,而你有大公司試圖與你簽約,我建議要仔細考慮。或者至少考慮合同中關於 NFT 的部分……或者如果合同中沒有關於 NFT 的部分,要你一定要確保含有。” — Disclosure (Guy Lawrence)

最後,建議考慮超級粉絲最想要什麼。Harris Cole,一位已經在 Catalog 上售出 16 件作品的 lofi beats 藝術家,提供了這樣的建議。

“我對藝術家進行首次投放的最好建議是,根據預先存在的公眾情緒,確定他們目錄中可以利用的部分。對我來說,這意味著包括我的首張專輯 “Pause “中的稀有卡帶。這些磁帶在很久以前就賣光了,而且只做了幾張,所以那些從我的音樂發行開始就一直在聽的人很可能有一些興趣得到一盒磁帶。” — Harris Cole

Delphi Digital 公司經常在藝術家以及大品牌的第一次 NFT 投放中進行加密。我們要補充幾個常青點:

  • 確保你的投放是經過深思熟慮的,這樣你就可以用它來製造巨大的轟動。你只有一次機會投放你的第一個 NFT。
  • 確保你的 NFT 有一個與之相關的故事,這很重要。確保你的 NFT 與你的品牌相符。
  • 如果可能的話,包括一些額外的東西:無論是演出門票、Discord 頻道,甚至是實體的獨家商品/唱片。然而,主要重點最終應放在 NFT 本身,而不一定是額外的福利。
  • 現在,我們看到許多 NFT 的發布只是為了獲取即時價值。要為長遠考慮。

簽署合約

雖然是實驗性的,但 DAO 的音樂公司是有希望的人才發展新機構。Dreams Never Die、Good Karma Records 和 HiFi Labs 正在使用最新的 Web3 工具和社區建設戰略孵化藝術家和音樂商人。

由創造者領導的 DAO 開始對處於前沿的藝術家產生切實的影響。藝術家行會 SongCamp 聯合起來創建了一個音樂 NFT 冒險遊戲。SongCamp 的音樂家和藝術家們眾籌了 40 個 ETH,創建了一個名為 Elektra 的 NFT 門戶,需要一個 NFT 門票才能進入。SongCamp 還為藝術家們提供資金,讓他們進行合作、藝術創作,並建立 Web3 產品,如 BPM,一個用於 Discord 的音樂機器人。

同樣,MusicFund 是 NFT 的音樂發現、融資和策劃的社區。Friends With Benefits(FWB)已被證明是一個強大的藝術家社區。這個受歡迎的 DAO 開始了一個支持創作者的獎學金和計劃,撥款由 Pat Lok 負責,他是一位電子音樂家,他的作品在 Catalog 和 Sound 上銷售。

在音樂堆棧的其他地方,Audius、ModaDAO 和 Metaplex 正試圖將加密貨幣激勵機制引入音樂流媒體、許可和商品銷售。它還不是 Spotify,但 Audius 目前每月擁有 600 多萬獨立用戶。

牛市案例:NFT 實現了藝術家擁有的主控權

究竟音樂 NFT 到底解開了那些束縛?乍一看,它只是藝術家工具箱中的另一個工具,用於創造收藏品、紀念品和商品,並具有軟件的附加靈活性。

正如 Matthew Chaim 所指出的,一個微妙但重要的區別是,NFT 給了藝術家對卡農的控制。Chaim 的觀點是,NFT 同時包含了三個形式因素:經典、收藏品和副本。

在這種情況下,卡農是唱片的代表,或互聯網的源文件。它也是一種收藏品,就像任何其他限量版的商品。最重要的是,即使數百萬人在 Spotify 上流傳一個精確的副本,卡農和其收藏品的屬性也能保持。事實上,隨著越來越多的人聽這個副本,NFT 變得更有價值。(這是對 “右鍵+保存 “問題的普遍反駁。)但與美術品相比,只有蒙娜麗莎級別的作品才會被廣泛看到,音樂被無休止地複制。

擁有一首歌曲的 “互聯網源文件 “可能看起來微不足道,它不被法律承認,也沒有任何保證。但是如果有了足夠多的收藏家相信 NFT 是經典的代表,那這些問題就變得不再重要。正如 Jesse Walden 所指出的,一旦有足夠數量的人認為它有價值,1–1 的 NFT 甚至可以 “翻轉 “版權,積累更多的市場價值。

展望未來:NFTs 如何改變音樂

技術已經降低了錄製、營銷和發行音樂的成本,這已經開始使天平向藝術家傾斜。但是在流媒體時代,真正的藝術家財富仍然難以捉摸。

有一個行業笑話說,音樂公司僱用的律師比營銷人員多。對於唱片公司來說,最要緊的事是從版權中提取最大的價值。正如我們所認為的,NFT 提供了一種類似於版權的代表,但沒有所有的法律繁文縟節。有了 NFT,藝術家們不必再擔心支票何時會寄來。相反,每次轉手時,價值就會立即結算。像 Catalog 這樣的平台已經開始證明這個概念可以大規模地運作。

展望未來需要關注的一個領域是激勵機制。這裡的一個例子是 Catalog 的拆分功能,它首先在 Zora 上實施。通過拆分,競標者可以為當前的 NFT 所有者創造一點甜頭,並提供後續銷售的一個拆分。這功能非常有效,因為知名的收藏家或投資俱樂部將更有可能在一個藝術家身上抓住機會,特別是當他們的策劃能力可以在以後的經濟中得到體現。

同時,Sound 最近利用了不同類型的拆分功能,當他們與獨立廠牌 Soulection 合作,在他們廣受歡迎的電台節目中主持了一期特別節目。創始人和傳奇策展人喬-凱播放了 62 分鐘的混音,他播放了一些他的廠牌的藝術家以及朋友的尚未發布的歌曲。在這場 Sound 的派對結束之後,共有 333 個混合的 NFT 以每個 0.1ETH 的價格提供給收藏者。巧妙地是無論籌集到多少錢,每筆銷售都會自動拆分,並分配給那些此次播放所有使用到的歌曲的所屬音樂家。利用 0xSplits 的技術,20% 歸屬 Soulection+,5% 歸屬 Joe 的策劃,5% 歸屬項目的設計者,剩下的則按照約定的條件分給藝術家。整個系列幾乎立即售罄,為相關藝術家籌集了 33.3ETH(約 9 萬美元)。

但這僅僅是可以實施的巧妙激勵措施的開始。我們不難想像,NFT 將對早期粉絲給予豐厚的獎勵。限量版音樂、VIP 體驗、進入聊天室或社區代幣等狀態指標都可以納入鏈上。後續只是關於如何將這一方式設置的更加吸引人。

隨著 NFT 場景的發展,數字媒體必然會發生巨大的變化。NFTs 將被抵押,它們將賺取版稅,它們將充當許可證,它們將代表早期藝術家的發現,並且它們將採取新的形式。現在只有少數家喻戶曉的音樂人開始嘗試。但隨著越來越多的知名藝術家開始銷售音樂 NFT,即將開啟一個搶占分額的時刻。

結語

如果沒有其他原因,2021 年的 NFT 狂熱證明了加密軌道是數字媒體貨幣化的一種卓越方式。現在還為時過早,該技術可能需要數年時間才能真正顛覆音樂行業的在位者。但有一種無法阻擋的氣息。

藝術家們不會再忍受目前的模式,而且這一形式已經開始初具規模。就其潛力而言,音樂 NFT 並不保證能迎來一個新的藝術家中產階級。但是對於傾向於 Web3 社區、眾籌和分銷的藝術家來說,未來是有希望的。(例如 Daniel Allan 說他現在有 85% 的收入來自於 NFT。)此外,正如數據顯示的那樣,擁有大量的關注者並不是暢銷的先決條件。

正如我們來自 Disclosure 的朋友 Guy 告訴我們的那樣,” 這是一個改變整個遊戲規則的時刻:對於流媒體,對於銷售,對於商品。我認為音樂產業將會擁抱這一技術,並將迅速適應。“

信息披露: DELPHI VENTURES 團隊的成員持有報告中提到的 NFT。

免責聲明:作為區塊鏈信息平台,本站所發布文章僅代表作者及嘉賓個人觀點,與 Web3Caff 立場無關。本文內容僅用於信息分享,均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及要約,並請您遵守所在國家或地區的相關法律法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