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人財產神聖不可侵犯” 只是隨口一說嗎?

作者:五火球教主

出品:白话区块链(ID:hellobtc)

原用標題:提案没收大户的 Token,说好的” 私有财产不可侵犯” 呢?

封面: Photo by Mitchell Luo on Unsplash

最近圈內出了一件大事。

這個事兒,可能很多老鐵沒怎麼聽說,或者說聽說了也沒怎麼關注,因為著實跟自己利益上沒什麼關係。然而,這事兒對於整個區塊鏈圈子,對於去中心化,對於治理的影響,卻是極其重大的,或者說,用 “長遠且深刻” 來形容,更加貼切。

上一個可以用這幾個詞來形容的,還是16 年圈內史上最為著名的 “DAO” 事件,那次直接導致以太坊分裂為 ETH 和 ETC

這次發生了什麼?

那就是 Cosmos 生態智能合約平台鏈 Juno Network 的 16 提案。我想,後世的區塊鏈史書,也許會命名此次事件為 “16 號事件”,或者說 “Juno 巨鯨事件”。

緣起

起因是這樣的,長話短說。

Juno 去年最開始空投規則是:ATOM 的質押者 1:1 獲得 Juno 代幣空投,為了避免巨鯨和大戶帶來的治理權集中問題,規定每個地址上限只能收到 5 萬個 Juno。

然後有個巨鯨把自己手裡的 Atom 分了 50 個賬號,每個賬號都拿到了 5 萬顆 Juno,最後又匯總到了一個地址,於是他有了 250 萬顆 Juno,這些代幣放在今天差不多值 1 億美金。

早在去年 10 月社區就發現了這事兒,覺得這麼一個巨鯨手裡這麼多代幣,太嚇人,這就是懸在頭上的達摩克里斯之劍啊!於是弄了個 4 號提案,想要把這個大戶的幣削減 90%。

這時大戶一看情況不妙,趕緊跳出來向社區澄清 “俺不是一個人!俺們是給幾十名客戶管理 ATOM 和 JUNO 的基金,俺們保證不砸盤!俺們代幣全部質押支持 Juno 生態”,一通表態,大家信了他的邪,提案被超過半數的反對票否決,後來這幾個月 ATOM 和 Juno 幣價也都是一路水漲船高,大家都賺得盆滿缽滿,也就沒人再提這事兒了。

然後近期社區忽然發現,這個大戶是個大忽悠,他就質押了一半的代幣,另一半被賣成了 ATOM,Osmosis 之類的,過去幾個月一直有在拋售,而且近期質押也開始逐步取消,你這是要,砸盤?

於是就有了這麼一個注定會載入區塊鏈史冊的提案,Juno16 號提案,把這個巨鯨地址的 Juno 代幣削減至 5 萬顆,投票持續時間為 5 天,在 3 月 16 號以 40.85% 支持、33.8% 反對、21.8% 棄權的結果投票結束。

插曲

這次提案從開始到結束,只有短短五天時間。

但其中一些數據和插曲值得我們注意:

投票進行到第三天時,參與 16 號提案的投票人數已經超過 5 萬,投票率已經接近 85%,第五天結束時,投票率更是達到 98.45%,創該社區參與治理投票比例的歷史新高,且若是綜合考慮到參與人數和投票率,我相信在區塊鏈歷史上所有項目投票,這都絕對是 Top 級別了。

再看插曲,除了社區內部,Twitter 上各路人馬,KOL 紛紛發表意見之外,Juno 開發團隊這次居然都站了出來,表明了自己對於此次事件的態度。

基本上這麼幾個觀點:

1. 無論結果與對錯,此次事件都是一個值得敲響的警鐘;

2. 投票結果並不意味著會立刻被強制執行,社區隨時都可以改變他們的主意(3 月 15 號,Juno Network 開發團隊 Core1 發推希望廢除該提案);

3. 我們目前的治理工具都相對原始,需要有更好的治理體系和解決方案;

4. 未來的 Juno 憲法,應該有一些無可置疑的基本原則- 比如個人錢包(私有財產)神聖不可侵犯。

正方

這個事件中正方居多,而正方的理由再簡單不過,屁股決定腦袋,削減巨鯨如此數量的代幣,拋壓會大大減小。自己手裡的代幣自然價值也就更高。看上去頗具 “打土豪分田地 “的既視感。

而正方也並非毫無理由的 “打土豪 “,在他們眼裡,空頭規則明確規定了一個地址只可以獲得 5 萬 Juno,這種分賬號擼空投的行為是在鑽規則的漏洞,所以巨鯨 “有錯在先”,且他違背了去年對社區不砸盤,全部質押來支持 Juno 生態的承諾,所以這個事,正方佔理!

反方

反方的理由也很簡單:人家分賬號怎麼了?空投規則裡面沒有明文規定不許分賬號領啊!法無禁止即可為,即便是鑽空子,那也得認,人家鑽的光明正大好麼。

更重要的是,區塊鏈的精神是什麼?比特幣早期最廣為人知的一句話是李笑來說的 比特幣是人類歷史上第一次,用技術手段實現了私有財產神聖不可侵犯”

這句話背後的含義是什麼?那就是 “私鑰即一切,掌握了私鑰,就掌握了財產”。

現在你整這麼一出提案,直接把這個區塊鏈世界 “私人財產神聖不可侵犯” 的根基徹底動搖了,所謂的去中心化治理,也不能簡單粗暴的少數服從多數,允許多數人掠奪少數人財產啊,你這明明就是暴民政治

中立方

在中立方看來,這可能是一個典型的電車難題。

道德層面,巨鯨的確是鑽了規則的漏洞拿到了這麼大一筆財富,且後來違背了當初的口頭承諾,又是取消質押又是砸盤的。

利益層面,沒收巨鯨財產,對生態內每個人和系統都有利,至少是短期有利,除了那位巨鯨本人。

但程序正義層面,讓巨鯨每天繼續拋售,才算是真的符合理想中的 “程序正義”,再說你把人家分倉 50 個賬號的巨鯨處理了,那些分倉 10 個賬號的,5 個賬號,或者只有兩三個賬號的呢?你要查肯定也有,他們也鑽了空子,只是沒這個巨鯨這麼顯眼,所以只是 “搶打出頭鳥?”。

而且,萬一萬一,人家巨鯨真的如他所說,只是一個 “給幾十名客戶管理 ATOM 和 JUNO 的基金” 呢?那這個錢就屬於很多個客戶,他只是幫他們做分倉,你這一沒收,可就連所謂的道德層面正義都站不住腳了。

所以中立方也很糾結。

小結

到底應不應該犧牲一個人,來服務於 “最多人的幸福最大化” 呢?最為致命的是,歷史上有過這麼一次先例!那就是 DAO 的分叉事件。

按照 Code is Law, 那次黑客也無非是利用了合約的漏洞,“合理合法” 的盜取了資金而已。反倒是 V 神和社區的分叉回滾方案,顯得不那麼符合 “程序正義”。

既然有 DAO 在先,為什麼這次我們不能 “打倒鑽空子巨鯨,服務於持幣的每個人呢”?

電車難題之所以叫 “難題”,且作為倫理學領域最為知名的思想實驗之一,當然不會是一個簡單的非黑即白的答案或是觀點可以解決的。這也正是此次事件帶給區塊鏈 “去中心化” 與 “治理” 的重要思考。

這次,你站哪邊?

免責聲明:作為區塊鏈信息平台,本站所發布文章僅代表作者及嘉賓個人觀點,與 Web3Caff 立場無關。本文內容僅用於信息分享,均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及要約,並請您遵守所在國家或地區的相關法律法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