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來回顧 Devcon VI Day 1- Day 3:ZKP 設計公共物品、太陽朋克、加密貨幣監管、Ultra Sound Money 等相關精選報導。

原用標題: (精編文字稿) 聚焦波哥大 Devcon VI —— Part I

Devcon VI 活動已經過半,ECN 和社區小伙伴 Pablo@Plancker 從中挑選了一些精彩演講進行編譯。下面整理囊括 Day 1 — Day 3 的一些精選演講,話題有這些:零知識證明、加密貨幣監管、公共物品、Rollup、Ultra Sound Money 等等。

Devcon VI 活動深入報導網站: devcon.app

目錄

✦ Scroll Pre-Alpha 測試網升級

✦ Hardhat & Nomic 基金會:以太坊非盈利機構的創建

✦ Ultra Sound Money

✦ AMM 機制概覽

✦ 加密貨幣監管對開放區塊鏈的影響:機遇與挑戰

✦ 擴容以太坊

✦ Rollups 是最安全的橋接

✦ 以太坊是太陽朋克

✦ 提升以太坊上的預言機基礎設施

✦ Panel: 關於零知識證明該知道些什麼

✦ 以太坊基金會的意義

✦ 二次方融資的新應用

✦ 使用 ZKP 設計公共物品

✦ 探索以太坊 2022 年在商業上的準備

✦ RollupDay 的精彩發言

✦ Vitalik 在波哥大 2022:採用多證明機制 (multi-provers) 加固 Rollup 系統

Day 3

Scroll Pre-Alpha 測試網升級

編譯: ECN

北京時間 10 月 14 日,在眾多 zkEVM 項目角逐中脫穎而出的 Scroll 團隊在 Devcon VI 分會場中介紹了 Scroll 的架構和未來路線圖。主講人是 Scroll 的聯合創始人 Ye Zhang。圖片

演講分為四個部分:Scroll 的架構、Scroll 的 workflow、Scroll Pre-Alpha 測試網升級以及未來的路線圖。

Ye Zhang 首先介紹了傳統 zkRollup 運作流程。用戶將交易發送給 L2 節點,節點會運行某種 zk 算法並生成 zk 證明,這些證明會由 L1 上的智能合約驗證。

通常來說,Rollup 中會有一個定序器,排序用戶交易並讓 prover 生成 zk 證明。而 Scroll 有一個尤其突出的設計:去中心化的證明網絡。這個網絡由一群運行 zkEVM 的 Roller (類似於 PoW 網絡中的 miner) 組成,他們對交易生成有效性證明,然後將證明返還給 coordinator,由中繼接收證明並發給主網上的 Rollup 合約。

“三個月前,我們發布了面對用戶的測試網。用戶可以通過 Metamask 與測試網上預部署的應用交互;可以在 L1 <-> L2 之間橋接資產;可以通過瀏覽器查看交易狀態。” Ye Zhang 說道,“超過一萬名用戶測試橋接和上面的應用,很感謝社區積極參與測試和為我們提供了有用的反饋。”

在 Devcon VI 開始前,Scroll 發布了 Pre-Alpha 測試網的升級版本,面向開發者開放任意合約部署測試。

說到 Scroll 的路線圖,Ye 表示,Scroll 主要分五個階段推進他們的部署。階段一則是 Pre-Alpha 測試網;階段二是 Alpha 測試網,不同於階段一,這個階段開發者可以無許可地加入測試;階段三是 L2 證明外包,即向證明社區開放證明生成的工作,任何人都可以運行自己的機器成為證明者網絡的一員;最後就是階段四的 zkEVM 主網和階段五的去中心化定序器。

來源:https://youtu.be/7Oc0tjdbi70?t=4871

Hardhat & Nomic 基金會:以太坊非盈利機構的創建

編譯: ECN

10 月 14 日,Nomic 基金會的聯合創始人 Franco Zeoli 在 Devcon VI 上介紹其組織和項目——開發工具套件 Hardhat。該組織自 2021 年起轉型為以太坊上的非盈利組織,Franco 稱,這不僅是因為其團隊對以太坊的熱愛,也因為他們所創造的開發者體驗對於以太坊來說至關重要,且非盈利轉型本身也可能產生一定的社會影響。

Franco 在演講中回顧了 Nomic 基金會團隊一路以來的發展歷程。他說,“我們一直以來所做的一切都是在推動以太坊發展,這些經歷讓人有成就感,但也非常具有挑戰性”。直到現在,他們獲得了來自 EF、Vitalik Buterin、Uniswap、Coinbase、Consensys、The Graph、Chainlink、Polygon、Gnosi 等捐贈方的資助 2200 萬美元。

這些資助都將服務於開發者以構建網絡的去中心化,對此,Nomic 團隊有著相應的長短期發展路線圖。短期來看,他們主要聚焦於 Hardhat 系列工具的拓展和開發,包括其 CLI 任務運行器 Hardhat Runner、開發者節點網絡 Hardhat Network、源代碼編輯器 Hardhat VSCode 和他們即將推出的部署解決方案 HardHat Ignition。

而在長期目標上,他們聚焦於 Solidity 編譯器 Slang 和開發工具網絡 Rethnet 這兩個項目。此外,他們正在招兵買馬,希望有能用 Rust 構建編譯器或者一起改進 Hardhat 的開發者加入。

來源:https://youtu.be/SAVvu-5Kg7o?t=13573

Day 2

Ultra Sound Money

編譯: Pablo@Plancker

審閱: ECN

北京時間 2022 年 10 月 13 日,以太坊研究員 Justin Drake 做了整場 Devcon VI 唯一一場關於 ETH 作為資產的主題演講—— UltraSound Money。

Justin 從資產的角度帶大家理解以太坊協議,以太坊作為資產的對整個以太坊生態的成功至關重要。以太坊生態離不開 ETH,如果以太坊是互聯網的結算 (settlement) 層,ETH 就是互聯網的貨幣。

Justin 用貨幣溫度(流通速度)來做比喻。在一層網絡,質押就像將貨幣從液態凍結成固態,gas 燃燒則像從液態變成氣態,快速消耗。在二層網絡,情況類似,ETH 可以在 DeFi 裡綁定作為抵押品,ETH 也可以在交易中作為貨幣。圖片圖片

當人們想到貨幣 (currency) 時,通常想到的是高流通速率的用例。而在以太坊生態中,低流速的場景不應該被忽略,因為它們也很重要。ETH 作為可編程貨幣,可以被編程為不同的東西促進以太坊的發展,它可以被編程為押金來提供協議安全 (security),可以被編程為基本費用來維持以太坊的可持續發展 (sustainability),可以在 Defi 等場景中作為經濟帶寬 (bandwidth),可以用於交易帶動更多經濟活動 (activity)。

ETH 在 “冷經濟”(安全和帶寬)與 “熱經濟”(提供可持續性和支持經濟活動)中扮演的角色都非常重要。

Justin 提出以太坊的安全率可以通過所有被擔保的價值/經濟生態的安全值計算。現有的安全率為 20 倍,是一個比較健康的數據。在過去兩年中,ETH 的質押一直以比較健康的速率在增長,大約一天 20K 的 ETH 增長速率,截止本月,已質押約 14.2M 的 ETH。除了以上的質押保障網絡安全的冷經濟行為,以太坊還有通過發行質押獎勵的熱經濟行為。

隨後,Justin 在安全、可持續性、帶寬與經濟活動四個方面展開論述 ETH 作為資產如何幫助以太坊成為互聯網的結算層。

1. 安全

以太坊作為互聯網的結算層,它的經濟安全不能被以太坊上的經濟價值壓垮。互聯網上承載的經濟價值是巨量的,因此需要一個重要的概念——安全係數 (security ratio)

安全係數=total value secured/economic security

目前,以太坊的安全係數很健康,是 20.0x,這個係數越低,越健康。現在以太坊為價值 200 億美元的資產提供安全,但在未來,以太坊將為上萬億美元的資產提供安全。由於安全係數是越低越好,目前質押在以太坊的 ETH 有 1400 多萬枚,那預期長期的未來會有多少 ETH 質押在上面呢?

這需要看幾個激勵大家參與質押的指標:

  • 增發收益
  • ETH 的價格
  • 最小可行增發量

2. 可持續性

如果把以太坊看作企業的話,它的產品就是區塊空間,非常安全的區塊空間。利潤=收入- 開銷,利潤為正時,企業才可持續。那麼在以太坊上,利潤= 區塊空間銷售額- 安全開支= 燒毀的 ETH – 增發的 ETH。合併後,儘管安全開支減少了很多,現在還沒有處於可持續的狀態,也就是說以太坊的區塊空間銷售額還不足以支付其安全性。但好消息是,不可持續性的差值是很小,小於 0.1% 每年。如果再仔細分析,會發現自由於 EIP-1559,ETH 的燒毀速率是越來越快的,燒毀量是當下增發量的 3.5 倍,因此 ETH 的供給增長量預期會是負的。

如果 sound money (穩健貨幣)是指總量有上限的貨幣,比如比特幣,那麼 ultrasound money (超穩健貨幣)是指供給不斷減少的貨幣,如現在的以太坊。圖片

3. 經濟帶寬

在應用層上,ETH 在 DeFi 上被用作經濟帶寬。MakerDAO,AAVE 等 DeFi 協議使用 ETH 作為質押品,因為 ETH 沒有合約風險,沒有託管風險,沒有預言機風險,沒有橋的風險,沒有治理風險,唯一的風險就是價格的易波動性。Justin 相信在可以預見的未來十年,ETH 依然會作為重要的去中心化穩定幣的抵押品,並且規模將從現在的 2M ETH 增長到 30M 的 ETH。

Justin 提出了非流動性乘數 (illiquidity multiplier) 的概念,它對應於前面提到的 “冷經濟” 與 “熱經濟”。他認為,評估以太坊市值的一個方法是:ETH 市值=[流動的 ETH 的市值] x [1/流動的 ETH 的佔比],其中 [1/流動的 ETH 的佔比] 就是非流動性乘數。對於流動的 ETH,我們有模型等分析工具。我們通過流動的 ETH 了解 ETH 的市值,這一部分相當於把以太坊看作一家技術企業,但我們可以用它來了解整個以太坊的市值,而這個比例係數就是非流動性乘數。今天,以太坊的非流動性乘數很小——1/80%=1.25x,但當大多數的 ETH 都作為抵押品時,比如 80% 時,非流動性乘數能達到 5x。如果流動的 ETH、區塊空間銷售額是 1 萬億美元,那麼 ETH 作為資產的市值會達到 5 萬億美元。

4. 經濟活動

經濟活動指的是發生在以太坊上的具有流動性、多樣性、生命力的各種交易,而要實現這一點,最重要的是以太坊的可擴展性。好消息是,通過各種技術的結合,以太坊有望從每秒 10 筆交易擴展到每秒 1 千萬筆交易。而在這種情況下,每筆交易需要多少手續費才能實現以太坊的收入足以覆蓋其安全開銷,且 ETH 成為 ultrasound money 呢?Justin 認為,到時每筆交易的費用會從 300 萬 Gwei 下降到 3 Gwei,及時到時 ETH 的價格很高,3 Gwei 也會是很少的錢。

Justin 最後預測 ETH 的總體供給將達到 100M,其中 33M 作為質押保障安全從而每年帶來 1M 的發行作為質押獎勵,每年通過區塊空間銷售燃燒 1M,另外 33M 作為 DeFi 產品的抵押以發行去中心化穩定幣等,最後 33M 作為流動的貨幣。

來源:https://youtu.be/h4MP1vwnyEE?t=15631

AMM 機制概覽

編譯: Pablo@Plancker

北京時間 2022 年 10 月 12 日,來自 Odos protocol 的 Matt Deible 介紹了 AMM 的機制概覽及其設計背後的底層直覺。Odos 是一個 Dex 的聚合器。Matt 從 AMM 設計的基本原則出發,演講涵蓋了各種不同的算法機制,包括恆定和、恆定乘積(Uniswap V2)、Uniswap V3、KyberSwap、StableSwap(Curve)、CryptoSwap(Curve V2)、Solidly Stable pairs、Clipper、Dodo 和 RFQ 系統。圖片

cr: @0xsamgreen

Matt 首先將市場上現有的 AMM 產品大概可以分成三類,基礎的恆定乘積與恆定和的 AMM,混合式的 AMM,以及虛擬流動性的 AMM。做市商的目的是通過提供交易流動性為資產組合賺取收益,AMM 中的做市商通過差價賺取利潤,但也面臨著資產組合本身貶值的風險。

恆定乘積 AMM 適用於長尾市場進行價格發現。恆定和的 AMM 適用於短尾市場,依賴外部的價格預言機。兩者的中間地帶可能是最好的方案,即混合 AMM,通過引入新的參數在恆定乘積和恆定和曲線間尋找最佳的價格曲線。虛擬流動性如果能找到對應的流動性提供者,是一個很高效的 AMM 方案。

最後 Matt 指出鏈下的 RFQ 報價系統可以很好地橋接鏈下的報價資源與鏈上的結算,提升可組合性。交易員要面對多種類型的 AMM,需要 Dex 聚合器利用鏈下的優化提供最好的價格的同時維護原子交易,滑點保護,鏈上結算和資產自保管。Odos 甚至考慮了一次性多資產交易等更複雜的場景。

來源:https://youtu.be/wbQd4yio3bI

加密貨幣監管對開放區塊鏈的影響:機遇與挑戰

編譯: ECN

10 月 13 日,Devcon VI 的第二天,作為歐洲加密貨幣監管法律領域的專家,EUCI(歐洲加密貨幣倡議組織)的聯合創始人 Marina Markezic、Florian Glatz 和 Simon Polrot 在此次演講中探討了全球監管對區塊鏈領域尤其對 DeFi 的監管,並剖析了監管對區塊鏈的影響。

@EFDevcon

就在 10 月 5 日,歐洲立法機構通過加密貨幣監管新規 MiCA(加密資產市場法案)。這項綜合監管旨在將加密資產類別置於 ESMA(歐洲證券和市場管理局)和 EBA(歐洲銀行管理局)的監管之下。與此同時,歐洲最終確定的法規還有去年提出的 TFR(資金轉移監管條例)。

這讓人不得不回顧過去兩年裡興起的全球加密貨幣監管浪潮,SEC 針對 Luna 暴跌事件訂立的條款、OFAC 對 Tornado Cash 的監管打擊。值得關注的是,這些監管是協作進行的,它廣泛地發生在國際社會層面,如歐洲、美國等。Marina 認為,在接下來兩年,我們會看到更多的監管報導。

這些監管對於區塊鏈領域有著很大的影響,以下以歐洲為例。對於加密資產服務提供商們來說,他們需要加入歐盟和獲取 CASPs(加密資產服務提供商)執照、遵循反洗錢法等。對於加密資產發行方來說,發行代幣相當於 “小型” 的 IPO(首次公開募股),他們需要加入歐盟並遵循其相應的發行 “白皮書”。在加密穩定幣的監管方面,去中心化穩定幣被禁止發行,同時,他們需要提交季度交易報告給歐盟。歐盟將穩定幣支付交易每天限額定在 2 億美元,超出該額度時,發行方的執照將被撤回。Simon 認為,除了穩定幣外,監管還將繼續針對隱私協議。

此外,對於區塊鏈社區來說,需要他們提高其網絡的中立性,建構一整套去中心化、保護隱私的機制等來應對監管,而這,離不開每位社區成員的參與。

來源:https://youtu.be/wbQd4yio3bI?t=16778

擴容以太坊

編譯: Pablo@Plancker

北京時間 10 月 12 日,來自 Infura 的 Patrick McCorry 以 light talk 的形式介紹了以太坊擴容的情況。從區塊鏈的基本概念包括:區塊廣播者,驗證者,點對點網絡,擴容到以太坊的三種基本節點:全節點,存檔節點,修剪節點為聽眾普及了相關知識。

Patrick 提到雖然在內存中執行合約很耗計算資源,但讀寫數據庫是現在的瓶頸。以太坊擴容的瓶頸包括存儲、計算、帶寬。擴容的兩個目標是減少 fork 率和降低節點門檻。

比較常見的擴容思路是將計算從以太坊中分離出來並改為鏈下計算。將以太坊變成結算層 settlement layer。以太坊擴容的核心是橋接,同時解決數據可用性問題。

cr:@audrtyw

最後 Patrick 總結了對抗擴容瓶頸的三個思路:

  • 給每個資源分配一個目的並解決它:數據可用性層,結算層,執行層。
  • 通過橋接實現擴容(roll-up 為中心的路線圖)
  • 數據可用性+橋接的狀態轉換完整性

來源:https://youtu.be/lJ8KXQVlU6A?t=9671

Rollups 是最安全的橋接

編譯: ECN

l2beat.com 已經成為評估不同以太坊擴容解決方案的安全假設的最值得信任的社區資源。各個方案都有一個 “原生的” 橋接,允許用戶將代幣轉移到 L2 上,但除了原生橋接之外,還有大量其他橋接可供終端用戶使用。它們與 “原生” 橋接相比如何?用戶通過這些橋接發送代幣會面臨什麼風險?

在 10 月 13 日的主會場中,來自 Maker DAO 以及 l2beat.com 的創始人 Bartek Kiepuszewski 做了一場題為 “Rollups Are the Most Secure Bridges” 的演講。

“兩年前,我開始參與 Maker DAO 的多鏈戰略項目工作,那時我們就問自己一個問題,我們究竟是怎樣將 DAI 轉移到不同的鏈上的?這個問題不簡單,我們必須調研所有鍊和它們的安全性,並怎樣才足夠安全地轉移 DAI”,Bartek 回憶自己因何啟動 l2beat.com 網站,“我首先在 Maker DAO 的網站上發布了一個方案對比的表格,但沒什麼人回應。顯然,大家需要一些更加簡明和直觀的數據。於是我開始了製作 l2beat 這個網站”。

除了針對每個 L2 擴容解決方案的各種數據收集以及風險評估之外,近期他們推出了針對橋接分析板塊。在這個板塊,列出了每個橋接的方案的 TVL、7 天的鎖倉變化、市場份額、驗證方以及橋接類型。

風險評估一直都是 l2beat 網站重視的板塊,Bartek 因此特地從兩個方面評估了不同橋接方案的安全性。

首先是橋接有這幾種類型:

  • 代幣橋接
  • 流動性網絡
  • 混合橋接

代幣橋接具有無限的流動性;代幣存放在目的鏈上,代幣橋接驗證者這一設計具有一定風險;慢並且昂貴。流動性網絡的流動性有限;代幣存放在目的鏈上,流動性網絡驗證者沒有風險,但是與之相關的代幣橋會給其帶來風險;快且便宜。

第二個評估角度則是 “交易信息由誰來驗證”,分別有:

  • 第三方
  • 樂觀式驗證機制 (默認信息有效,除非信息被證明錯誤)
  • 由原始鏈的驗證者驗證
  • 由以太坊驗證,去信任化

總結下來,對橋接類型和交易信息驗證方進行比較之後,使用原生橋接並且由以太坊提供安全性的 Rollup 具有最佳的安全性。

來源:https://youtu.be/h4MP1vwnyEE?t=8397

以太坊是太陽朋克

編譯: ECN

10 月 13 日,Gitcoin 聯合創始人 Kevin Owocki 在 Devcon VI 第二天的《以太坊是加密朋克》演講中,闡釋了以太坊的一系列朋克隱喻:密碼朋克、太陽朋克、月亮朋克、Terrapunk。圖片

密碼朋克興起於 90 年代,Eric Hughes 所著的《密碼朋克宣言 (A Crypherpunk’s Manifesto)》是其運動的根源。通常,密碼朋克是指這樣一類人:他們強烈倡議密碼學技術和隱私加強技術的使用,將此作為他們改變社會和政治,將權力下放至個人的方式。

以太坊是太陽朋克。太陽朋克的概念在近幾年才興起,它誕生於氣候變暖、獨裁統治、虛假信息以及支離破碎的國際社會秩序中,旨在讓人類進行網絡規模協作。本質上,太陽朋克是一種虛構的圖景:如果可持續性和協調失靈等當代問題得到解決,未來世界會是怎樣。而以太坊作為這樣一種平台,可以通過達到碳中和、增加網絡碳信用、創建協作能力等來讓世界變得更好。

同時,以太坊也是月亮朋克,這個概念是密碼朋克結合太陽朋克的產物,它的理念在於資助那些保護隱私的公共物品。月亮朋克被視作是與太陽朋克如同手足關係的一種美學,但它具有更多普世的特徵,參考了巫術、未來式設計、自然、可再生能源和生命週期的概念。更多關於月亮朋克的內容,可以觀看視頻:

https://youtube.com/watch?v=QA3YZVDUN5s%3Ffeature%3Doembed

除此之外,以太坊還是 Terrapunk。Terrapunk 是一種傾向於增加更多人口、創造更多 “地球”、控制自然、提倡技術、將人類的生活拓展至宇宙的概念。Kevin 認為,Terrapunk 是太陽朋克的另一種表現方式,但不同於太陽朋克的人類極簡主義(human minimalism),它是一種人類極繁主義(human maximalism)。文章《Terrapunk 宣言 (the terrapunk manifesto)》可以幫助你深入了解 Terrapunk。

可以說,以太坊是一面鏡子,反射出我們所建構的價值觀。它是協作下的產物,推動生態不斷演進。它更是人類希冀的謝林點,構建著透明的、不可變動的、可編程的全球金融與協作的基底,建設新的製度。通過 web3,人類可以利用集體的智慧建立協作機制,解決人類最不容忽視的協作難題。

以太坊構建者一直致力於在以太坊上構建超結構(Hyperstructure)機構,滿足大家的共同需求。最終,以太坊將構建出超結構機構的集合—— 元超結構(metaHyperstructure),這些機構會以模塊化的方式實現與彼此的互操作性,讓以太坊用戶可以實現共同的價值觀。

來源:https://youtu.be/MJvE9UMPxIE?t=24970

提升以太坊上的預言機基礎設施

編譯: Pablo@Plancker

北京時間 2022 年 10 月 13 日,來自 Chainlink 實驗室的研發主管 Lorenz Breidenbach 發表了題為提升以太坊上的預言機基礎設施的演講。圖片

預言機持續地推動以太坊和二層生態網絡的發展。為了構建服務於真實世界用例的 dApps,從 DeFi,DAO 到 NFT 等,以太坊開發者都需要訪問安全的 oracle 網絡。在本次演講中,Lorenz 帶我們深入研究最新的 oracle 創新,並展示新的功能,使以太坊開發人員能夠建立可擴展的、安全的、功能豐富的應用程序,以實現廣泛的應用。

Chainlink 的經典預言機網絡使用鏈下報告協議,為開發者提供數據流。除了數據流以外,預言機可以幫助實現多種功能,包括儲備證明、安全的隨機性、合約自動化、跨鏈互操作性、公平排序、外包計算和存儲、通過 API 觸發現實世界的行動以及對任何 web2.0 數據的隱私保護訪問。

如一個經典的應用就是通過 VRF 和預言機實現鏈上安全的隨機數。另外合約自動化的執行也是預言機的一個重要應用,由於合約在鏈上無法自執行,因此一個可靠的鏈下預言機網絡可以很好地通過合約自執行功能擴展合約功能,提升用戶的交互體驗。

Lorenz 作為資深研究員帶大家展望了預言機未來的使用場景— 跨鏈可編程的橋。預言機可以橋接鍊和鏈之前的 gap,幫助合約從以太坊發送消息到其他鏈。另外,保護隱私地接入任何 Web2 的數據也將是一大應用場景,驗證者通過密碼學的方式承諾驗證用戶的 Web2 私有信息,同時使用 zkp 將用戶信息與預言機同步。

最後 Lorenz 總結了關於預言機的三個重要信息

  • 安全和可靠對預言機網絡是最重要的
  • 預言機不只是數據流
  • 預言機可以讓智能合約變得前所未有的強大

來源:https://youtu.be/Wr_SHOmz4lc?t=17755

Day 1

Panel: 關於零知識證明該知道些什麼

編譯:ECN

零知識 (zk, zero knowledge) 已然成為一個 “包羅萬象” 的術語,代表了很多 “現代” 和 “先進” 的密碼學—— 特別是與未來區塊鏈相關的密碼學。在 10 月 11 日的 Decon VI 開幕式中,進行了一場主題為 “關於零知識該知道些什麼” 的 Panel。Albert Ni 擔任主持人,gubsheep、Barry Whitehat 和 Vitalik 作為 Panel 嘉賓。在這個 Panel 中,他們分享了各自對 zk 的看法—— 如何看待它、應該注意什麼以及應該關注什麼。他們還探討了 zk 將可能如何改變以太坊以及怎麼對以太坊進行補充。

cr: @EFDevcon

開場時,Albert Li 說道:“隨著加密生態系統的不斷發展,“Crypto” 這個詞已經從單純的密碼學延申出無數的領域,包括加密貨幣等等。而零知識 (zero knowledge) 這個專業術語也不再僅限於技術範疇,它延申出一些使用 zk 證明技術的更廣泛的用例,這些用例包含這些屬性:準確性和簡潔性。”

對於 Albert 的問題 “未來 ZK 會如何對以太坊進行補充?”,Vitalik 表示,“我認為 ZK 天然是區塊鏈的補充。之所以這麼說,首先我覺得區塊鏈提供的抗審查特性,是以犧牲掉’ 可擴展性’ 和’ 隱私性’ 這兩種非常重要的屬性為代價的。而 zk-SNARKs 則是為這兩種屬性量身訂做的技術。”

Dark Forest 的創始人 gubsheep 則舉了一個用例,來說明一些應用在未來可能會非常有用。“假設一些傳統的 Web2 公司如 Facebook、twitter 給每個賬號提供一個狀態根,他們無需將這個狀態根所包含的數據展示出來,但他們至少會將這些狀態根所組成的默克爾樹發佈出來。那用戶可以做的是,可以對這些數據生成 zk 證明,讓別人可以驗證這些信息是正確的,但又不揭露信息本身。比如你可以證明你是 Facebook 的一員,你有用哪些聲譽,並且能將這些聲譽從某個平台轉移到另一個平台中。我認為這是 Web2 和 Web3 世界之間的一個非常有趣的交互。”

當主持人 Albert 問到大家對於這個領域中未來的預測時,基金會 PSE (Privacy and Scaling Explorations) 團隊的成員 Barry Whitehat 則開玩笑 (認真臉) 道:” 我的預測是,到 2040 年,有人會利用零知識技術進行研究並因此獲得諾貝爾和平獎。“

來源:https://youtu.be/HaqYiE8W0yU?t=18659

以太坊基金會的意義

編譯: ECN

10 月 12 日,Josh Stark 開展了《以太坊基金會的意義》的演講。此次演講分為三個部分:以太坊是什麼、以太坊基金會 (Ethereum Foundation, EF) 是什麼以及 EF 意在建構些什麼。

cr: @EFDevcon

以太坊一個複雜的生態系統,承擔著金融系統、開發者平台、前沿研究領域、政治運動、新的國家和司法管轄區、長期和去中心化的全球項目等角色。

EF 一個由各種團隊組建、為外部機構提供資助或募資的非盈利社區。這些團隊負責維護以太坊系統、資助公共物品、推動政治運動前進、應對問題和機遇、研究、倡議等。它旨在幫助生態獨立發展,不為聚集其自身影響力,而是在這個過程中逐步減少它對生態的影響。

EF 遵循著一種減法(subtraction)哲學,減少對生態的介入,促進新的獨立機構創建起來;同時,採取著按層分配策略 (layered allocation strategy),讓社區融入生態的發展。

但整個以太坊生態肯定不只是由 EF 來進行維護工作,還由它以外的整個以太坊生態系統去一起面對生態中的挑戰並適應新事物。EF 只是負責幫助人們成立新的組織,比如 DAO Research Collective、0xPARC、Nomic Foundation 等,而 “決定不去做具體的事情”,比如,不去開發一個屬於 EF 內部的共識層客戶端。

EF 希望利用社區團隊方法(community of team method,即社區由團隊構成)、按層分配策略來創建具有多個獨立決策者、內部結構靈活的組織。他們將更多的去中心化的獨立決策團隊融入生態,在出現新問題時,這些團隊會自覺地做自己該做的工作;另一方面,他們也會為每個具有特定長處的團隊提供相應的資助,如 Gitcoin、clr.fund。

除此之外,EF 認為,人們可以打破一些舊有的思維模式,探索一些以太坊能夠在金融、政治等眾多領域中構建的新事物。

二次方融資的新應用

編譯:ECN

10 月 12 日,Gitcoin 團隊及其 DAO 成員 Connor O’Day 開展演講《二次方融資的新應用》,主要圍繞二次方融資機制展開。

cr: @EFDevcon

二次方融資機制(Quadratic Funding,QF)是由以太坊創始人 Vitalik、哈佛大學的 Zoe Hitzig 以及微軟研究員 E. Glen Weyl 於論文《A Flexible Design for Funding Public Goods》提出。

通俗來說,QF 機制指的是通過取每次捐贈的平方根,來計算出為特定項目提供的資助金額。從技術上來說,它指的是一種在民主社區中資助公共物品的最佳數學方式。總而言之,這種融資機制關注參與捐贈的人數,捐贈的人越多,項目獲得匹配資金就越多。而這裡的公共物品指的是無競爭性、非排他性的公共物品,如能夠清潔環境的開源軟件。

回顧 Gitcoin Grants 一路走來,迄今為止,其所有的 QF 機制融資輪都基於中心化的堆棧來運行。對此,Gitcoin 走向去中心化之路的舉措包括:無需許可的協議、有彈性的身份系統、社區策劃和自助式產品功能,還包括借助 Gitcoin Passport 構建去中心化身份系統、激勵社區創造以及 TCR(Token Curated Registries,代幣精選清單)等新原語和工具。

Connor 提到,其實目前的 QF 並不是真正數學上的 QF。這是因為 QF 的匹配池和匹配時限是固定的,這意味著,當在匹配池飽和的情況下,匹配規模擴大或是縮小都會導致匹配池過飽和或未飽和。這就導致 QF 無法匹配到位,即無法提供更多的資金進行匹配或是無法匹配完資金池裡的資金。

對此,他提出一系列應對機制。首先是成對匹配機制(Pairwise Matching),這種機制可以避免貢獻者之間共謀為彼此捐贈的情況。當池中的貢獻者之間的相互關聯弱時,該池可以得到更多匹配,而當相關性高時,則降低匹配的金額。或是採用多元成對匹配機制(Plural Pair Matching),將社交距離與 DID/SBT/VC 等身份憑證結合起來,以衡量貢獻者和其貢獻網絡之間的距離。

此外,他還對比了其他新型的公共物品募資機制:clr.fund 採用的 MACI(Minimal anti-collusion,最小抗共謀)機制、Optimism 採用的追溯性公共物品募資機制(Retroactive Public Good Funding)和主導性保證合同機制(Dominance Assurance Contract)。MACI 投票是私密的,避免貢獻者出現共謀和有償投票的情況。追溯性公共物品募資機制則是由專家驅動的對以往獲資助的優秀開源項目進行追溯募資的機制,它實際上是一種” 白名單” 募資,而不是 QF。主導性保證合同機制是博弈論的產物,這種機制會激勵社區所有成員都為資助一個公共物品進行貢獻,並在未達到捐贈門檻(特定的金額或特定數量的捐贈者)時退還捐贈,避免了搭便車問題。

Connor 還談及 Gitcoin 計劃在未來升級至一個完全去中心化的新資助 protocol ,該協議會促進 QF 機制在新領域的採用,讓非加密原生的用戶也可以使用 Gitcoin 的網絡。此外,他表示,希望更多項目方可以使用 Gitcoin Grants 來開啟他們的項目。

來源:https://youtu.be/HaqYiE8W0yU?t=27814

使用 ZKP 設計公共物品

編譯: ECN

10 月 12 日,在 Devcon VI 波哥大開幕式上,來自 PSE 團隊的成員 Rachel 做了題為” 使用 ZKP 設計公共物品 “ 的演講。

“我花了一些時間才將自己的設計思維模式從’ 以盈利為目的’ 轉向’ 非盈利為目的’ ” ,Rachel 透露自己加入 PSE 團隊進行擴容和隱私公共物品設計工作的心路歷程,“這是一個非常大的轉變,因為我的設計初心不再是讓提高某個產品的銷售額,而是吸引更多的參與者來基於我們構建的東西去構建他們自己的東西”。

cr: @EFDevcon

演講中,Rachel 先解釋了為什麼要為隱私設計產品。

“你曾經想過在不披露你是誰的情況下證明某件事是正確的嗎?”

Rachel 認為,zk 證明讓我們能夠在數字世界的交互中選擇揭露什麼和隱藏什麼。

接著,她列舉了他們團隊在進行 zk 設計時所面臨哪些挑戰並給出了各自的解決方案 app。這些挑戰有:

  • 如何權衡易接近性和透明性
  • 如何讓用戶自主選擇披露自己隱私的程度
  • 我們該如何為匿名用戶創建彼此信任的環境
  • 我們如何在匿名個體的社區中表示身份

最後,Rachel 給出了三種他們在設計時思維模式的模型,分別是:反映技術的實現模型、反映設計者願景的表現模型以及反映用戶願景的心理模型。

來源:https://youtu.be/HaqYiE8W0yU?t=24217

探索以太坊 2022 年在商業上的準備

編譯: Pablo@Plancker

北京時間 2022 年 10 月 12 日,EEA (企業以太坊聯盟) 在 Devcon6 上發布了其報告,除了加密貨幣,NFT 和 DeFi,大多數人不了解以太坊在(聯盟鏈)商業上的應用。圖片

EEA 從 118 個商業導向的以太坊項目中收集數據,使用了 7 個技術指標和 3 個非技術指標對項目進行分析,最後得出以太坊現在依然在商業應用的早期。

在以太坊的商業應用中,比較常見幾個應用方向包括資產通證化,支付解決方案,交易市場和供應鏈。在報告中深度調研了 9 個用戶案例,會上沒有做一一分享,但 EEA 強烈建議讀者閱讀並從中得到一些啟示。

EEA 在最後給出了本次主題的一些結論:

  • 公鏈機會的不斷增加吸引了商業領域注意力
  • 去中心化的商業模式對很多場景有意義
  • 私鍊和公鏈正在融合
  • 商業應用將繼續依賴 L2 和側鏈
  • 技術進步正在解決隱私方面的顧慮
  • 進行中的主網升級正在解決商業應用問題
  • 監管仍然是攔路人,不過並不針對所有用戶案例
  • NFT 今天展示了通往數字資產的未來之路

最終,EEA 表示相信以太坊生態已經為商業應用做好了準備。任何需要信任的生意都是以太坊未來的機會。

報告下載鏈接:https://entethalliance.org/download-business-readiness-report/

歡迎聯繫作者把你所應用的相關案例也加進明年的報告。

來源:https://www.youtube.com/watch?v=l9l0DKWbYCg

預熱活動

RollupDay 的精彩發言

編譯: ECN

Galaxy 的研究員 Christine Kim 出席了由 Scroll 主辦的 Devcon VI 周邊活動 #RollupDay,分享了三個 panel “用 rollup 構建新型應用”“需要多少 EVM 才足夠?” 和 “L2 裡的 MEV” 中她個人最喜歡的觀點:

cr: @christine_dkim

1. 現在沒有一個產品級的 rollup 是抗審查的,這意味著 rollup 的領袖選舉是無需許可的,且智能合約是不可升級的。——@tyneslol

2. 當在思考如何走向去中心化的 rollup 和實現去中心化定序者時,有一個未被充分討論的問題:從多個分叉選擇規則協調中產生的大量 MEV。——@tarunchitra


3. 寫入協議的 PBS (enshrined PBS) 現在還不清楚是否真的會寫在以太坊協議上。關於 PBS 是否會與其他潛在的協議變更 (例如,單個 slot 實現最終確定性) 發生相互作用或有其他弊端,目前還有待回答。——@ObadiaAlex


4. 無限的數據可用性 (DA) 在以太坊上是可能的,但不是大家想要的。為了實現無限的 DA,以太坊將不得不犧牲長期保存數據的特性,並在一定時間後扔掉未使用的或經濟價值低的數據。——@dankrad


5. DA 層應該使其收益模式多樣化,這樣他們就不會受制於用戶的需求,而只能以交易費用的形式收取擁堵成本。運營和資本成本是 DA 層應該考慮的另外兩項收入來源。——@sreeramkannan

來源:https://twitter.com/christine_dkim/status/1579669738263044096?s=20

Vitalik 在波哥大 2022:採用多證明機制 (multi-provers) 加固 Rollup 系統

編譯: ECN

北京時間 2022 年 10 月 12 日,Vitalik 參加了由 Scroll 舉辦的 Rollup Day 活動,這場活動作為波哥大 Devcon VI 的周邊活動之一,主要專注於以太坊 Rollup 話題。在 Rollup Day 中,Vitalik 做了一場以多證明機制為主題的演講—— Hardening rollups with multi-proofs。

cr: @bozo_eth

Vitalik 認為目前幾乎所有 Rollup 解決方案都仍處於使用 “輔助輪 (training wheels)” 的階段,這意味著現階段的 rollup 還沒實現去信任或者信任最小化。

而這些 rollup 仍保留使用 “輔助輪” 的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就是過於復雜的代碼會增加其係統的攻擊面。舉 PSE 團隊所開發的 ZK-EVM 電路為例,它的代碼有 34,469 行。

鑑於在中短期之內,rollup 代碼很難實現完全沒有漏洞,Vitalik 列舉了幾個替代方案以促進 rollup 更加信任最小化甚至去信任化。

方案一:高閾值的治理方案決定對代碼的重寫 (override)。假設 6/8 多簽方案來決定是否對代碼中出現的某個 bug 進行重寫。這種高閾值的治理方案可以達到一定的信任最少化,但仍存在共謀的風險。

方案二:多個證明者 (multi-provers)。借鑒以太坊上的多客戶端機制,採用多證明系統 (欺詐證明的多種實現或者 zkEVM 的多種實現) 可預防網絡的宕機情況。

方案三:兩個證明者 ((欺詐證明 vs. zk 證明) 再加上治理小組,2/3 機制 (two-provers plus governance tie break)。這個方法的好處有:不必信任治理 (它不能與證明相矛盾);當一個證明系統出現漏洞,另一個系統不受影響;理想情況下,兩個證明程序應該具有非常不同的結構,以最小化同時出現漏洞的機會。

演講演示幻燈片:https://hackmd.io/@vbuterin/zk_slides_20221010#/

來源:https://youtu.be/Os10Ln8sMOc?t=6171

ECN 的翻譯工作旨在為中國以太坊社區傳遞優質資訊和學習資源,文章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轉載須註明原文出處以及 ETH 中文站。若需長期轉載,請聯繫 eth@ecn.co 進行授權。

免責聲明:作為區塊鏈信息平台,本站所發布文章僅代表作者及嘉賓個人觀點,與 Web3Caff 立場無關。文章內的信息僅供參考,均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及要約,並請您遵守所在國家或地區的相關法律法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