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FT 讓人們擁有了數字世界的所有權,而 Dapper Labs 為用戶提供了一個更加有趣的平台。

封面: Dapper Labs

“元宇宙的開拓者”是我們針對元宇宙的發展而設立的專欄,主要面向那些深挖元宇宙產業或者在元宇宙進行 “淘金” 的從業者,分享這些企業或者創業者們的故事,以獨特的視角窺見那些引領全球元宇宙發展的企業或個人,我們深信元宇宙的大幕已經拉開,引領未來 20 年的科技互聯網已經走上了時代浪潮。以下是我們的第 4 期內容,看看被知名前沿商業媒體《快公司》雜誌評選為 “2022 年全球最具創新力公司” 的 Dapper Labs 究竟如何成長為全球科技獨角獸,以下 Enjoy

根據海外平台 NonFungible.com 的最新分析師數據顯示,2021 年全球 NFT 的總成交額超過了 180 億美元,而相對應的 2020 年只有 8,200 萬美元,也就是說在過去的一年中,NFT 市場規模擴張了 200 多倍,縱觀過去一年的各行各業,這樣的數據增長實屬罕見。 

在去年底知名媒體《路透社》公佈的 2021 年科技圈 12 大熱詞中,NFT 與元宇宙、Web3、晶圓廠等 12 個詞彙成為了過去一年科技圈的代表,而這也成為了 NFT 在過去一年火爆增長的縮影。 

當然,提到 NFT 我們可能還會想到美國藝術家 Beeple、NBA Top Shot、CryptoPunk 和 “無聊猿”,這些都反襯出了 NFT 在過去一年所經歷的快速增長,而這些代表中,最讓我們驚喜的是 NBA Top Shot 商業化的巨大成功。 

從 NBA Top Shot 的 Beta 版本數據來看,用戶的留存率達到了 90%,上線後到現在 1 年的時間達到了接近 10 億美金的粉絲經濟收入,並且擁有了超過 150 萬的用戶,其中 80% 是主流用戶,也是之前從來沒有接觸過區塊鏈的。 

正因如此,知名前沿商業媒體《快公司》雜誌公佈的 2022 年全球最具創新力公司,NBA Top Shot 開發商 Dapper Labs 成為唯一入圍的 Crypto 公司,並在最具創新力的遊戲公司中排名第一。同時在完成去年的融資後,其估值來到了 76 億美元,成為了當之無愧的全球獨角獸公司。 

那麼,Dapper Labs 究竟是一家怎樣的公司,為何異軍突起般的成為了全球最具創新力的公司,又是什麼原因創建了 NBA Top Shot 這樣極具代表性的收藏類游戲,其背後團隊又來自何方?

Dapper Labs 的成長史

成立於 2018 年 2 月的 Dapper Labs,旨在通過更簡單有趣的方式讓 10 億用戶了解區塊鍊和體驗去中心化的優勢。短短幾年時間就打造了全球首款區塊鏈遊戲 CryptoKitties 以及爆紅的 NBA Top Shot,甚至是開拓了 NFT 領域商業化的新模式。 

細數 Dapper Labs 一路以來的發展歷程,每一個新的項目都刷新了從前的記錄。同樣,Dapper Labs 在區塊鏈領域所創下的成績有目共睹,因此 “DapperLabs 出品,必屬精品” 的佳話也在圈子裡流行起來,那麼 Dapper Labs 究竟如何誕生的?

Dapper Labs 與創始人的那些年

Dapper Labs 團隊由 Roham Gharegozlou、Dieter Shirley、Mikhael Naayem 共同領導,Roham Gharegozlou 出生於伊朗,從高中就開始接觸互聯網,製作網站,從斯坦福大學畢業後的第 3 年,也就是 2012 年,他創辦了一個專注於新平台主流應用和新興技術的工作室,名為 Axiom Zen。 

這家工作室一開始並不從事區塊鏈與加密相關的業務,而是在 2013 年 Roham Gharegozlou 遇到了曾擔任 Atimi 軟件公司開發總監和蘋果公司高級軟件工程師的 Dieter Shirley,閱讀過比特幣白皮書的他,正在用家裡的電腦挖出了自己的第一枚比特幣。

也就是這時,Roham Gharegozlou 了解到加密行業並被區塊鏈的魅力所吸引,Axiom Zen 逐漸涉及了區塊鍊和人工智能,隨後該工作室還在 2014 年的拉斯維加斯 Money 20/20 黑客鬆上獲得了大獎。 

Mikhael Naayem 是 Roham Gharegozlou 在巴黎時的高中同學,Roham Gharegozlou 找到 Mikhael Naayem 並跟他講述了區塊鏈的世界時,他剛剛將自己的手游平台即服務的初創企業賣給 Animoca Brands,隨後 Mikhael Naayem 意識到:這項技術有可能給予人們所有權、權利和自由。

在 Roham Gharegozlou 的多次請求後,Mikhael Naayem 便前往了加拿大。 

2017 年,Dieter Shirley 提出了 ERC-721 通證標準,在此之前,CryptoPunks 也曾對非同質通證進行過探索,但他們僅僅是在 ERC 20 標準的基礎上進行了改造。 

可以說 ERC-721 通證標準為整個團隊做出了關鍵性的貢獻,與此同時,基於以太坊開發的項目加密貓問世,在上線後曾造成了以太坊網絡的擁堵,並且 “NFT” 這一術語也正式被提出。 

加密貓火了,但是 Dapper Labs 在加密領域的探索並沒有停止,加密貓在以太坊上造成的網絡擁堵問題,暴露出其在可擴展性方面的缺陷,在火爆之後便迎來了斷崖式的下跌。 

基於用戶的體驗以及團隊長遠發展的考慮,Roham Gharegozlou 和他的團隊決定成立一家新的公司,並搭建了自己的公鏈——Flow Network。

Dapper Labs 的 “開掛” 鏈生

Flow 鏈憑藉優秀的用戶體驗,以及一個快速、去中心化且生態友好的區塊鏈,不僅解決了吞吐量和成本的問題,還解決了可用性,因此逐漸步入大眾的視野。 

Dapper Labs 創建 Flow 公鏈的初衷就是將其打造為專為高性能 Dapp 和遊戲所服務的平台,不僅僅是去中心化遊戲,以及各種形式的 NFT 都能在 Flow 生態中發展自身生態。 

風投公司 Venrock 合夥人 David Pakman 曾這樣描述 Flow:去中心化的遊戲和加密收藏品等應用對區塊鏈提出了不同的擴展性要求,而分片根本無法解決這個問題。因此,Dapper Labs 才會創造 Flow,希望將去中心化遊戲的用戶擴展到千萬級。 

也正是 Flow 鏈所具備著不同於其他公鏈的特質,不少投資公司與機構看到了 Flow 在區塊鏈領域的潛力,因此高額的投資也為 Flow 的發展提供了大量的支持。 

當時加密貓在首輪風險資本融資中籌集了 1200 萬美元,而 Dapper Labs 則是在加密貓脫離 Axiom Zen 之後成立的新公司,從 Dapper Labs 成立發展到現在已經完成了 11 輪的融資。我們通過一張表來詳細了解 Dapper Labs 的融資情況。

數據來源:crunchbase

可以看到,Dapper Labs 有著豐富的開發經驗以及毋庸置疑的能力,正因此,它獲得了涵蓋體育界和娛樂界多家機構的投資。 

儘管 Dapper Labs 用時間作為賭注來構建一個新一代的區塊鏈,但從其短短幾年的發展裡已經能夠看到 Dapper Labs 的崛起。

Dapper Labs 開發出了哪些備受歡迎的產品?

2020 年 12 月,Dapper Labs 的創始人和 CEO Roham Gharegozlou 在一次名為《為什麼 NBA、UFC 和育碧都在擁抱區塊鏈?》的演講中表示,只有好玩的東西才能推動區塊鏈技術的普及。 

Gharegozlou 認為易用性和可擴展性是區塊鏈生態發展的重要基礎,而生態系統的受眾也至關重要。 

基於此,Dapper Labs 從未停止腳步,他們與 NBA、終極格鬥錦標賽(UFC)、華納音樂集團、西班牙足球甲級聯賽、美國國家橄欖球聯盟等眾多知名機構強強聯合,與 SUMO、Ubisoft 和 Animoca 這樣的上市遊戲公司達成合作,並開發出了一系列備受歡迎的產品。 

提到 Dapper Labs 的產品,最為人所熟知的應該就是 Cryptokitties。Cryptokitties 是全球第一款區塊鏈遊戲,當前擁有超過 13 萬用戶,201 萬隻 Cryptokitties。

Cryptokitties 曾一度造成了以太坊 Gas 費的暴漲,也堅定了 Gharegozlou 打造全新區塊鏈的決心。 

2019 年 5 月,Dapper Labs 推出了基於以太坊的遊戲 CheezeWizards,創建了第一個大逃殺類型的區塊鏈遊戲,開創了鏈遊的新風格。 

2020 年 10 月,Dapper Labs 從 2018 年開始構建的區塊鏈 Flow 正式推出。當前 Flow 鏈擁有超過 1000 個項目正在籌備中,是一條快速、去中心化、且對開發者友好的區塊鏈。 

在 Flow 鏈推出的同時,Dapper Labs 還推出了 NBA Top Shot 的公測版,引爆了全網對於 NFT 的熱情。球迷可以收集 NBA 巨星的精彩瞬間並獲得所有權,滿足了 NBA 忠實粉絲多年的夙願。當前,NBA Top Shot 的交易總額突破了 10 億美元,銷售總量突破 1100 萬筆。 

之後 Dapper Labs 推出了其去中心化應用程序 Dapper Wallets,致力於打造通往數字世界的值得信賴的門戶,並且為用戶購買和存儲數字資產提供支持,其願景是提供元宇宙中成功構建所需的一切。當前 Dapper Wallets 已經擁有了超過 200 萬用戶,處理了超過 2000 萬筆交易。 

2021 年 10 月,Flow 集成了 Filecoin 存儲服務,以實現 NFT 更加去中心化的願景,確保持有者和發行者的 NFT“在任何地方都能安全使用”。 

同時,Dapper Labs 還與美國國家橄欖球聯盟 (NFL) 達成合作,在 Flow 上推出相當於 NBA Top Shot 的美式橄欖球 NFT 市場。NFL ALL DAY 在 2022 年 2 月超級碗結束之際正式推出,並在短時間內創造了 1500 萬美元的銷售總額。

而在 NFL ALL DAY 發布前期,Dapper Labs 與 UFC 達成合作,基於 Flow 推出了 UFC Strike,UFC Strike 允許粉絲建立屬於自己的數字檔案收集 NFT,並與他們最喜歡的 UFC 運動員互動。

除此之外,Dapper Labs 與西班牙足球甲級聯賽計劃推出記錄標誌性瞬間的 NFT 平台,值得我們進一步的關注與期待。 

然而 Dapper Labs 的步伐並沒有停下來,Dapper Labs 與 NFT 初創公司 Genies 合作推出 NFT 平台 The Warehouse,與 Dr. Seuss Enterprises 合作推出”Seussibles!”NFT,在元宇宙項目 Matrix World 中建立虛擬總部。諸如此類的舉動不勝枚舉。 

眾多分析師紛紛表示,“或許 Dapper Labs 會成為 Web3 的迪士尼”,21 世紀是創造 IP 的新時代,或許 Dapper Labs 會給我們帶來更多驚喜。

Dapper Labs 為何能屢屢出圈?

DapperLabs 為何能屢屢出圈,是因為做了幾款成功的遊戲?為區塊鏈世界創建了一個先進的區塊鏈平台?還是說,因為探索出一些創新的商業模式?可以說這些理由是主要原因,但是也可以說不是。 

因為真正的原因,還在這些理由的背後,那就是 Dapper Labs 團隊一直在秉持著初心,朝著 “如何能讓區塊鏈更好地被主流採用” 這個目標前進。 

圍繞著這個目標,我們可以從用戶、開發者、創新商業模式三個方向更好地了解 Dapper Labs 是如何實現其初心的。

用戶體驗

用戶體驗對於區塊鏈技術的廣泛採用是至關重要的。當 Dapper Labs 的加密貓 CryptoKitties 作為第一款區塊鏈遊戲火遍全行業時,其所帶來的榮譽並未讓他們感到過於驕傲,反而從這次經歷感受到了諸多問題,比如以太坊自身的性能十分受限,並且轉賬費用非常高。 

對於想要將區塊鏈技術普及到主流人群的 Dapper Labs 來說,當前的以太坊,甚至未來升級後的以太坊 2.0 都不是 Dapper Labs 想要的平台。在陸續考察多個新興區塊鏈公鏈之後,Dapper Labs 依然沒有找到符合他們設想的區塊鏈平台。 

於是,為了實現能夠承載千萬級用戶的區塊鏈平台,他們便自主創新的推出了一條新的高性能公鏈 Flow Network。 

在 Dapper Labs 的理解來看,要想實現區塊鏈的普及,那麼就得有能支持消費級應用的平台,以及能支持百萬用戶級別的應用,這些應用的使用體驗在性能上應該不能比現有的互聯網差太多,同時裡面的任何操作應該盡可能的免費或者是極低的費用,並且用戶在使用這些應用時並不需要懂得區塊鏈技術。 

目前大部分的區塊鏈應用是面向熟悉區塊鏈基本操作的人群,但是這樣的人群一定只是廣大用戶群體中的少數人,基於這樣的人群是很難實現區塊鏈技術的主流採用。

只有當區塊鏈應用無需了解區塊鏈技術,操作簡單,費用低廉,才能獲得廣大不懂區塊鏈的普通用戶的支持,而這正是 Dapper Labs 推出的 Flow 公鏈的目標。

目前,Flow 鏈上已經有多個區塊鏈應用正在實踐這個目標,NBA Top Shot 便是其中之一,它在很短的時間內,將傳統的 NBA 球星卡用戶迅速引入,這些用戶在不懂區塊鏈的情況下便能玩轉 NBA Top Shot,從而獲得了像傳統互聯網一般的用戶體驗。這也使得 NBA Top Shot 能很快突破 100 萬用戶,營收超過一億美元。

開發者友好

開發者一直是生態發展的重要基石,而 Dapper Labs 團隊,本身也是區塊鏈生態應用的開發者,十分明白開發者在開發過程中的各種困難和需求。 

所以,當 Dapper Labs 在設計 Flow 公鏈時,一方面站在如何推出更高性能更易用的區塊鏈平台的角度去考慮,以滿足用戶的使用要求;另一方面,則是考慮開發者在開發時如何更輕鬆的開發,來助推更多的區塊鏈用例的誕生。 

Flow 鏈上採用了一種新的智能合約語言 Cadence,並顛覆了以太坊的智能合約編程的當前狀態,從根本上引入了新的概念,將賬戶實現方式從以太坊的中央賬本的方式轉移到 Flow 的分佈式資源方式。

相比於以太坊的 Solidity,Flow 的 Cadence 編寫的智能合約更加的去中心化,增強了安全性,支持資源嵌套和組合等高級用例。 

另外,Flow 鏈的網絡設計是由結果驅動的,擁有可升級的智能合約,方便開發者對應用進行迭代升級,並且 Flow 還可將內置日誌記錄支持到 Flow 模擬器,方便開發者進一步調整。 

多項創新的技術使得 Flow 在開發方面具有速度快,開發方便的特點,得到了開發者的廣泛認可。 

目前,已有成千上萬的開發人員在學習使用 Flow 的工具。很多大學都在教學生有關 Flow 的內容以及做區塊鏈的機遇,還有可以建立在其中的各種應用。

連育碧也對 Flow 鏈贊不絕口,稱 Flow 讓他們能夠專注於 DApp 的邏輯。這也是為何 Flow 鏈的生態正在高速發展,持續推出爆款項目的原因。

模式創新

有了更高性能的平台,開發上也有更易於開發的智能合約語言和功能,似乎 Dapper Labs 距離他們的目標更近了。

但是這些優勢都只能算是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 裡的好 “器”,真正讓 Dapper Labs 高歌猛進,逐漸接近目標的因素,還是在於 Dapper Labs 不斷地探索出新的模式。

而每一次新的模式所帶來的成功,便會啟發其他區塊鏈應用的開發者,也引領了行業的發展方向。 

最早在 2017 年 Dapper Labs 推出 ERC721 標準以及全球首款區塊鏈遊戲 CryptoKitties,在當時區塊鏈技術只用於同質化通證的時期,Dapper Labs 的這一系列創新猶如一顆核彈一般,震撼了整個行業的所有參與者

自此,區塊鏈行業開啟了 NFT 的時代,如今如日中天的龍頭鏈遊項目 Axie Infinity 就對 CryptoKitties 有諸多參考。

但是,CryptoKitties 也讓 Dapper Labs 意識到這樣的區塊鏈應用門檻很高,只能吸引那些有區塊鏈基礎認知的人群,是難以得到更廣泛的應用。

區塊鏈的主流採用決不能被限制在區塊鏈圈子裡,時代亟需打破困境的引領者。此時,Dapper Labs 再次站了出來,攜手 NBA 推出了 NBA Top Shot,終於打破了平靜,為行業再次帶來了更多的可能性。 

Dapper Labs 極其專注於遊戲開發,盡可能地打磨出一款優質的能讓玩家滿意的產品,他們會有專門的團隊做市場調查來驗證許多想法是否有市場,在這樣用心的探索之下,Dapper Labs 探索出了一種新的商業模式,與大 IP 合作,結合區塊鏈這項新技術,將一些傳統的成熟商業模式(比如現實中的球星卡)放到鏈上實現,從而探索出新的玩法。 

NBA Top Shot 便是成功的案例,它既改變了粉絲與球星球隊之間的互動方式,也為粉絲經濟帶來了更多的商業模式和探索方向,值得其他行業借鑒。 

同時,在這個過程中,Flow 作為承載 NBA Top Shot 的區塊鏈技術平台,僅僅提供區塊鏈的一些特性,真正的用戶並不需要知道 Flow 鏈,也不需要知道 Crypto 或者區塊鏈技術,可以直接用信用卡或者法幣購買對應的 NFT 物品,無需使用 Crypto,用戶的使用體驗與一般的互聯網上的產品體驗沒有太大差別。 

正是這樣在使用體驗上符合大眾使用習慣,沒有額外的學習門檻,NBA Top Shot 迅速地將原有的實體球星卡用戶轉化為了自己的用戶,並成功影響到區塊鏈圈外,第一次使得區塊鏈技術得到了普通用戶的廣泛使用。 

Dapper Labs 在此之後,也馬不停蹄地將這套方式應用於更多的體育方向,比如 UFC Strike、NFL ALL DAY 以及即將上線的 Laliga。

Dapper Labs 還在持續地書寫神話,不僅驗證了這條路徑的可行性,還驗證了這樣的創新商業模式是可以復制的,為今後的區塊鏈應用指明了一條康莊大道。

後記

當我們站在 Web2 互聯網的十字路口時,一些故事充滿了荒誕的喜劇,傳統互聯網巨頭們面臨著增長停滯,隱私法案的頻頻出台,以及監管的施壓,那些停留在過去 10 年的商業模式和盈利方式似乎備受考驗。 

因此,Web3 的浪潮聲此起彼伏的從海上飄來,哪怕全球化面臨著考驗,但技術的發展似乎已經很難受到大的阻礙,因為聰明的資源會朝著趨勢到來的方向前進,這也是為什麼像 Dapper Labs 這樣的團隊能夠脫穎而出,因為他們踩在了下一個浪潮的頂端。 

雖然團隊已經打磨出了像加密貓和 NBA Top Shot 這樣備受全球矚目的產品,但只要這股創新勁兒保持下去,或許會有更加意想不到的產品出現。 

正如 Dapper Labs 的 CEO Roham Gharegozlou 在去年接受采訪所說,“未來,創作者和開發者可以在一個開源平台發布自己的作品或是代碼等,而不是被大公司(如 Facebook、亞馬遜、 Linkedin)壟斷。我們相信,消除這些壟斷將使技術創新的速度和多樣性得到更大的提升。” 

或許,我們當下所面臨的時代正是 1984 年蘋果發布那支經典的《1984》廣告一樣,手握錘子的革新者已經出現,接下來的故事交給時代。 

“我們之所以身在此處,就是要給世界留下一個印記。我們要像藝術家和詩人那樣創造一種全新的理念。”(斯蒂文·喬布斯)

聲明:本文為元宇宙之心運營團隊原創,未經允許嚴禁轉載,如需轉載請聯繫我們,文章版權和最終解釋權歸元宇宙之心所有。

免責聲明:作為區塊鏈信息平台,本站所發布文章僅代表作者及嘉賓個人觀點,與 Web3Caff 立場無關。本文內容僅用於信息分享,均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及要約,並請您遵守所在國家或地區的相關法律法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