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目前為止,超過 92% 的創世賬戶已經移動過他們的 ETH,只有 693 個賬戶迄今為止從未移動過他們的 ETH。

原文:Coin Metrics’ State of the Network: Issue 164(CoinMetrics)

作者: Kyle Waters、Nate Maddrey and Matías Andrade

編譯: DeFi 之道

原用標題:以太坊合併在即,回顧 8 年前的眾籌數據以及目前供應佔比情況

封面: Photo by Shubham Dhage on Unsplash

編者註:V 神在巴黎的 EthCC 會議上透露,以太坊的開發人員正在開展五個長期階段,旨在提高網絡的整體能力。議程上的第一個項目是 “合併”(The Merge),該項目已完成 90%,只需要在 Ropsten 上進行測試。一旦 “合併” 成功發生,驗證者就能提取他們鎖定在 ETH 2.0 存款合約中的 ETH。

8 年前的以太坊眾籌

經過多年的測試、研究和開發,人們對以太坊計劃通過合併(The Merge)轉為股權證明(PoS)的潛在時間表感到興奮。這次合併可以說是以太坊歷史上最大的協議級改變,它取消了挖礦並引入了一個驗證者係統,驗證者將質押他們的 ETH,以通過創建和驗證新區塊來賺取獎勵。

跟踪 ETH 供應繼續引起關注,因為 ETH 持有量直接決定了用戶參與 PoS 的能力。同時,轉向 PoS 也將引入新的 ETH 發行模式,並影響 ETH 的貨幣政策。然而,為了更好地了解以太坊當前的供應情況,觀察者需要回到以太坊網絡推出前一年,即 2014 年 7 月 22 日至 2014 年 9 月 2 日的關鍵時期:ETH 眾籌。 

本文將通過 Coin Metrics 的 ATLAS 數據對 ETH 眾籌的情況進行數據回顧。在回顧銷售背後數據的同時,也檢查了當前的創世賬戶(那些參與眾籌的人)。

背景介紹

加密貨幣應該如何進行初始分配?多年來,這個問題一直是爭論不休的根源。現在有許多初始發行模型,對早期採用者和貢獻者的獎勵數量不同,導致供應分配存在明顯差異。

對於比特幣,中本聰在 2009 年發布第一版比特幣代碼時解決了這個問題:

你可以通過讓某人送你一些幣,或打開 Options->Generate Coins 來運行一個節點並生成區塊。我將工作量證明的難度設置得非常簡單,所以在一開始的一段時間內,一台普通的電腦將能夠在短短幾個小時內生成幣。

任何人都可以下載比特幣的開源軟件,並貢獻計算能力以確保網絡的安全,以換取新鑄造的 BTC。根據比特幣的供應計劃,前 50 個 BTC 是在創世區塊中產生的,與任何其他區塊的數量相同,直到 2012 年第一次減半時區塊獎勵降至 25 BTC(有趣的是,這 50 個創世幣不可使用,並被證明是丟失的)。

此後,隨著比特幣替代加密貨幣的激增,新的模型得到了測試。2013 年,比特幣 Omni 層的前身 Mastercoin(MSC)發起了使用比特幣作為眾籌平台的籌款活動。任何人都可以將 BTC 發送到指定的地址,並以預先確定的費率收到一定數量的 MSC。該項目當時籌集了超過 5000 個比特幣,價值約 50 萬美元。而這種模式的成功也將為以太坊 2014 年高風險的 ETH 眾籌鋪平道路。

ethereum.org 在 2014 年夏季 ETH 眾籌期間的樣子(來源)

與 Mastercoin 一樣,以太坊眾籌以 BTC 來換取 ETH。當以太坊於次年推出時,眾籌的參與者被承諾分配 ETH。通過使用比特幣作為眾籌平台,理論上世界上任何人都可以參與。作者兼 Defiant News 創始人 Camila Russo 在她的書 The Infinite Machine 中總結了 ETH 眾籌的深刻意義,這本書對以太坊的根源進行了精彩的描述:

“以前,任何想購買 Facebook 或谷歌等大型科技公司股票的人都需要一個美國銀行賬戶;對於那些想投資於未在公開市場上籌集資金的初創公司的人來說,事情變得更加複雜。現在,任何人都可以成為最前沿科技公司之一的投資者。他們所需要的只是互聯網連接和至少 0.01 個比特幣。” 

眾籌於 2014 年 7 月 22 日啟動,計劃持續 42 天。至此,Vitalik 和其他早期貢獻者已經向世界展示了以太坊的願景,最引人注目的是 2013 年以太坊白皮書和當年 1 月在 2014 年比特幣邁阿密的演講。

眾籌有一套有趣的激勵機制,鼓勵那些願意提前參與的人。在銷售的前兩週,1 BTC 可以購買 2000 ETH,此後價格線性變化,最終每個 BTC 可以購買 1337 個 ETH。下圖顯示了以 BTC 計價的 ETH 價格,以顯示 ETH 在眾籌初期的折扣價以及從發售第 14 天到第 36 天的上漲價格。

資料來源:以太坊創世紀銷售的條款和條件

當時,使用比特幣作為眾籌機制在許多層面上都是一項新穎的實驗。但是,在公共分類賬上進行眾籌的一個結果是,多年後我們可以輕鬆訪問這個豐富的貢獻數據集。不出所料,迄今為止,這些數據一直是大量審查的主題——最激烈的是 Preston Byrnes 2018 年的言論和獨立加密貨幣研究員 Hasu 的數據驅動的後續分析。  

比特幣 “Exodus” 地址統計

下圖顯示了發送到以太坊團隊控制的比特幣地址(36PrZ1KHYMpqSyAQXSG8VwbUiq2EogxLo2)(稱為 “Exodus 錢包”)的 BTC 總量。值得注意的是,該地址是當時最有價值的多重簽名(multisig)地址之一。

同時也顯示了眾籌期間籌集的 BTC 和美元等值總額以及售出的 ETH 總額。籌集了超過 31000 BTC,價值約 1830 萬美元,共售出 6000 萬個 ETH(這使以太坊成為當時第二大眾籌活動)。

資料來源:Coin Metrics ATLAS 和 Coin Metrics 參考匯率

在售出的 6000 萬個 ETH 中,大約 5000 萬個在價格大幅打折的前兩週內售出——在銷售初期和每個 BTC 購買 2000 ETH 的最後一天,銷量出現顯著峰值。

在最小購買金額 0.01 BTC 和最大購買金額 500 BTC 之間,總共有 8437 筆交易(儘管理論上沒有辦法限制貢獻者將更大的金額分成多個地址)。三個最大的購買量是 500、466 和 330 BTC。平均購買量為 3.65 BTC 或約 7000 ETH。

最終,鑑於比特幣地址的偽匿名性,很難說出更多關於參與者的信息,但這些結果還是為迄今為止加密貨幣歷史上最重要的事件之一提供了寶貴的見解。

當前眾籌供應佔比情況

除了在眾籌中售出的 6000 萬 ETH 外,ETH 早期貢獻者還獲得了相當於售出 ETH 總量約 10% 的額外金額,另外約 10% 則留給了以太坊基金會。

這意味著以太坊在網絡啟動時的總供應量約為 7200 萬 ETH,分佈在 8893 個地址中。但隨著額外的 ETH 通過挖礦分發,隨著時間的推移,眾籌參與者和早期貢獻者控制的總供應量比例越來越小。今天的 ETH 總供應量接近 1.2 億,自創世以來已經發行了近 5000 萬個新 ETH。

資料來源:Coin Metrics Formula Builder

請注意,上面的圖表僅用於與一段時間內的工作量證明(PoW)發行進行比較,並不反映創世賬戶隨時間分配其代幣的情況。換句話說,控制 7200 萬個 ETH 的賬戶集從創世紀開始在不斷變化和增長。

到目前為止,超過 92% 的創世賬戶已經移動過他們的 ETH,只有 693 個賬戶迄今為止從未移動過他們的 ETH(最大的是 0x2b6ed29a95753c3ad948348e3e7b1a251080ffb9ETH,它控制著 25 萬個 ETH)。

縱觀所有創世賬戶,按今天持有的 ETH 數量計算,最大的是 0x1b3cb81e51011b549d78bf720b0d924ac763a7c2,它控制著 34.7 萬 ETH(以今天的 ETH 價格計算約為 5.3 億美元),該地址在創世時收到了 56 萬 ETH(直到今年才轉移了約 21.3 萬 ETH)。

但總的來說,在創世時創建的以太坊賬戶今天僅控制了 266 萬個 ETH,佔 ETH 總供應量的 2% 左右,相比 2018 年的 700 萬個 ETH 有所下降(當然,一些持有者可能只是將他們的 ETH 轉移到託管人/交易所或新賬戶中)。

雖然經常爭論其對供應分配的持久影響,但不可否認的是,ETH 眾籌是一個雄心勃勃的項目,其成功反映了圍繞可編程區塊鏈新時代,去支持智能合約和去中心化應用程序的熱情。隨著 The Merge 即將到來,許多人的目光都聚焦在以太坊上,因為它在其不到十年的歷史中進入了一個關鍵階段。

另請查看涵蓋 ETH 供應及其預售的其他資源:

  • Galaxy Digital Research:自創世紀以來以太坊供應分佈的細分
  • Takens 定理:可視化以太坊的歷史

免責聲明:作為區塊鏈信息平台,本站所發布文章僅代表作者及嘉賓個人觀點,與 Web3Caff 立場無關。本文內容僅用於信息分享,均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及要約,並請您遵守所在國家或地區的相關法律法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