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協議提供方來說,如果說你的產品足夠有競爭力,或許一個生態的爆發就能瘋狂拉升你的市場佔用率。

— Web3Caff 編輯部注

作者:路遙,zhangluyao.com

原用標題:協議之間的網絡效應|預言家週報 #158(@橙皮書)

1

opyn 是一個以太坊上的期權交易所。期權比較複雜,門檻高,所以用的人比較少,去年年初的時候每天交易量才幾千萬。

當時還有個競爭對手叫 Hegic,做的事情跟 opyn 差不多,也是去中心化期權,但市場份額要大很多,接近 80%。

到 4 月份的時候,突然出現了一個叫做 Ribbon 的項目。它做的事情其實就是,用戶把錢存它那,它拿錢去做基於期權的套利。對用戶來說,這個產品比期權簡單多了,只要存錢即可,而且能看到 APY。所以一下子就很受歡迎。

而 Ribbon 的期權用的就是 opyn,導致的結果就是,因為 Ribbon 的爆火,短短幾個月,opyn 的市場份額從 25% 上升到了 94%,一下子變成了行業龍頭。Ribbon 貢獻了 opyn 裡絕大部分的交易量。

另一個很有意思的點是,事實上,Hegic 的期權產品很靈活,UI 也更易用,在去年年初佔了更大的市場份額,但為什麼 Ribbon 選擇了 opyn 而不是 Hegic 呢?

原因有很多,但我舉一個最簡單的例子。Hegic 裡的期權是沒法轉移和交易的,這就導致它的流動性很不好,在後來的版本里有改掉。而 Opyn 的期權從一開始就是 ERC20 代幣,可以自由地流動和交易。所以可見,他們對於可組合性的理解是完全不一樣的。

總而言之,這件事一方面可以看到可組合性的威力,另一方面是作為協議團隊,要拋開 web2 那種只關注人類用戶的思路,而把它看作公共設施,讓它的可組合性最大化(本質是因為其他協議也會是你的用戶)。

2

再舉個例子,也蠻有意思的。

永續合約協議 Perp 的 v1 是部署在 xdai(現在叫 Gnosis Chain)上的,一度貢獻了 xdai 整個鏈超過 90% 的交易量。

然而它的 v2 卻部署在了 Arbitrum 和 Optimism 上,為什麼呢?

最直接的原因其實是,Perp v2 是基於 Uniswap v3 做的,而 xdai 上沒有 Uni,所以他們只能部署在其他有 Uni 的鏈上。

Gnosis 團隊很著急這個事兒,聽說他們在竭力把 Uni 拉到 xdai 上來,只有 Uni 過來了,perp v2 才有可能過來。

3

這可以說是一種協議之間的網絡效應,web2 只關注用戶的網絡,而 web3 是協議與協議之間的網絡。

我認為協議在考慮增長時,很重要的一件事是考慮其他協議對自己的使用。也就是說:我如何確保,其他協議要使用的時候,會選擇我們?

答案就是,我們要盡可能地:permissionless、trustless、unstoppable。這些要素是 web2 不會考慮的,但對於 web3,對於協議之間的網絡效應,卻是必要的。

很神奇的是,這就是以太坊最初的那套價值觀。

值得閱讀的文章

NFT 精神史:罐頭、青蛙和平凡人的 15 分鍾英雄夢想

@王超:密碼朋克的頭像們雖然簡陋,但他們卻以一種分佈式的方式,對時代進行觀察,並試著與時代進行互動。
不爽的時候,他們也會毫不顧忌地對時代豎起中指– 一根分佈式的,不可追溯的,被技術保護的中指。

即便人如螻蟻,但每個人都有回應時代的衝動,以此證明我們曾熱烈或頹敗地活過。

Synapse:從跨鏈橋到 “Roadway” 零層的演變

@鐵拳:INTERNDAO 寫的項目分析文章,雖然只是說 Synapse,但結合最近一些跨鏈橋的動作,發現每個跨鏈橋都有一顆想成為 LAYER0 的心,吸引開發人員生態系統在其跨鏈流動性之上建立。通過解決跨鏈流動性問題,生態系統開發人員可以專注於構建獨特的用例,例如跨鏈抵押品、智能收益聚合以及更深入、更高效的借貸市場。此外,生態系統開發人員可以專注於構建更優雅的用戶體驗,使用戶能夠跨第 1 層無縫交互,同時仍將治理保持在一個地方。

Olympus12: Building a Strong Ecosystem Around a Web3-Native Reserve Currency

@Hope:OHM 涼了嗎?看喧囂過後社區的未來計劃。

什麼是 Mfers

@郭宇:當我第一眼看到火柴人 NFT(mfers)的時候就忍不住剁手,然後頭一次感受到一種輕鬆,詼諧,溫暖的社區氛圍。創始人 @sartoshi 一邊轉推社區創作的好玩的東西,一邊 follow 用 mfer 頭像的賬號。昨天他寫了這麼一篇有點煽情的創作回憶錄,轉給了幾個朋友,朋友問我,這能算藝術嗎?我說當然。

Soulbound

@Jessie:在這篇文章中,V 引入了遊戲中 soulbound 的概念——靈魂綁定的物品,一旦被撿到,就不能轉讓或出售給其他玩家。他試圖說明,NFT 在超越金融化的過程中,其實有很多未被開發的機會。讓加密貨幣空間中的更多物品 “ 有靈魂”,就是另一種選擇。在那裡,NFT 可以代表更多的人,而不僅僅是你能負擔得起的東西。

NFT 現在是用來炫耀(signaling)的,主要是用來炫耀你能買和知道哪個應該買,因為 NFT 是可交易的,因此有炫富的成分。這很好因為交易轉手過程中為一些慈善組織 DAO 募集了資金,但是

NFT 除了用來標籤誰有最多的錢,還能用來炫耀什麼呢?

一個有趣的思路是:創造 “不可轉讓(non-transferrable)的 NFT。舉了 POAP,proof of humanity、ENS 的例子,也就是這個虛擬物品代表著一個真實的人在虛擬世界經歷的 “時間”——你的技能、參與的證明。

Inside Heather Morgan and Ilya Lichtenstein’s Confounding Bitcoin Case

@沙漏時間:紐約時報對 Bitfinex 大案的追踪,我最感興趣的是 “貓去哪裡了”。

Eltoo 詳解

@阿劍:詳細地介紹了 Eltoo 的實現。實際上,如果我們將閃電網絡的核心理解為一套安全地作廢舊狀態的機制,那麼,閃電網絡就不僅在支付上有意義,而對一切基於比特幣腳本的應用編程有意義;因此,有望替代原本的基於懲罰的閃電網絡機制的 eltoo,也不僅僅對閃電網絡有意義。實際上,Eltoo 是 “L2” 的諧音—— 設計者的用意是很顯然的。

Solo Capitalist:分拆傳統 VC 投資的新興勢力

@Leon:我猜這種 solo vc 的趨勢在 Crypto 領域會更有想像空間。

封面來自: Photo by NASA on Unsplash

免責聲明:作為區塊鏈信息平台,本站所發布文章僅代表作者及嘉賓個人觀點,與 Web3Caff 立場無關。文章內的信息僅供參考,均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及要約,並請您遵守所在國家或地區的相關法律法規。